“蒋沐汐,你咋说我家是你的呢?你讲不讲道理。”

  “你想讲道理,和刀讲吧!”

  说完蒋沐汐就要杀我,吓的我转身就要跑,从楼上的房间跑到大门,好像花了我很长时间,眼看着就要被追到了,可大门却怎么都打不开,我回头一看,蒋沐汐一把刀就砍了过来。“啊......”我大喊,这时候大门自己开了。门外一个声音大喊“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我一下惊醒,我靠,原来是做梦,背都湿透了!

  说这话的大叔叫凯南,我管他叫南叔,他和东叔是异性兄弟,院子里的人只有他们倆认识我爸妈。

  57酷匠#网正pf版首…4发

  我从床上爬起来,一只腿曲立着,好用手撑住脑袋。

  “南叔,你找我?”

  “没事,你劳动节的零花钱没了,我过来给你说一声。”南叔蛋定的来了一句。

  “哦,知道了......”我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不就是零花钱嘛”听我这么说,南叔就点点头。

  “等等,what?”我一下清醒了,从床上站起来“没有零花钱,凭什么?”

  南叔看了我一眼,奇怪的神情,“凭我是你叔”。说完抬腿作势就要走。我可不能让他走,没钱我吃什么。

  南叔是我家的“管家”,从形象上和能力上都是。他的头脑好,特别是在经济领域,家里的这些人都没有真正的工作,东叔更是完全不管事,不过由于南叔的经营,一大家子的开支费用也能支持,但是这个钱是怎么来的,我可就不清楚了,不过也不必搞清楚,现在最重要的保住我的零花钱。

  从床上一下就跳过去,拉住南叔,“叔啊!你可别啊,我可是你从小带大的,你怎么也得心疼我把,要没钱,这些天我吃啥啊?”

  “放心,饿不到你,蒋小姐不是回来了嘛,以后她照顾你,想要钱啊?那你也只有找她了,我也没钱。”

  “又是蒋沐汐,你和她很熟吗?听你的话,你也只有找他要钱花了。”感觉这两天都和她结上关系了,想起昨天她那一句老公,把我整的大半夜还没搞清楚,要不也不会睡到现在,想想都快中午了,肚子就饿了起来。

  “当然熟了,她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家可是大小姐,你可别惹她,惹火了我可帮不了你。”

  我满不服气,“我不是你带大的。”

  南叔可乐了“你到真不是我带大的。”说完了就真走了。我一个劲的喊,你再和我聊聊啊...南叔早跑了,到大门口的时候叫了声“你多大人了,睡觉还光着腚!”砰,门关了!

  我饿的不行,也不管那么多,穿上一件短裤,去稍微洗漱了一下就往厨房跑,里面还有昨天晚上蒋沐汐做的剩饭剩菜。现在大热天的,也不用热,我拿碗乘了就吃,到别说挺好吃的,昨天怎么没这感觉呢?

  ......吃过早饭,都他么中午了,这假期过的!身上又没钱,真是悲催。想着还是去外面逛逛,出了门就朝东叔的家走过去了,想到昨晚的场景看,东叔一定也对蒋沐汐很了解,而且比起南叔来讲,他的话要好套的多。

  东叔家在我家的东边,这倒是挺合适的。还没到他家,就看见一个猥琐的老头在给园林洒水,一边还跳着京剧,一边一只手还牵着条大黄狗,这就是东叔了,除了打架的时候,平时都一副邋遢样。不过细看下,那只狗是哪来的,感觉和一般的土狗差不多。重点是东叔以前可没养过狗。

  “东叔,你遛狗啊。这狗哪来的呀,看起来种不错啊!”

  “额,你说南仔啊,它可是一只好狗,别看它长得一般,不是什么名犬,但是它老妈可是很有名气的,好狗下的崽也不会差到哪去,这也叫子凭母贵。”

  “可我没见你养过狗呢,这狗哪来的?”南仔,这名字也就你敢取!我还有其他心思也就不跟你在这上面耗。

  “哈哈,是蒋妹子送我的!”

  果然......“蒋妹子?她是你家妹子啊!”我觉得渐入佳境了。

  “哪能!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女儿就好了,你可别小看她。人常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其实漂亮的女人也有厉害的角色。”

  东叔和南叔都一个劲的夸她,她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算了,还是先问清楚她的来头再说。“噢!她不是你家妹子,你还这么了解她,我听南叔说蒋沐汐是她一手带大的呢?”

  “什么,他一手带大的,他能有那本事......”说到南叔,东叔又开始来劲了“他也就是个算账的,......”。

  “行了,南叔本事挺大的,你平时的茶钱还是他挣得呢?诶!按你这么说蒋沐汐他家人比南叔还厉害!”不能让他把问题扯远了,不过说不定他一斗气就漏嘴了。

  “所以说他就是个算账的嘛,蒋妹子她家里人可是你南叔的上头,我也不敢比的。”

  “这么说,她还和我们有关系了。”

  东叔听我这么说乐了“对啊,有关系,大大的关系啊!哈哈哈.......她可是你未过门的媳妇。”说到这里,东叔笑到咳了起来!

  本来还等着继续套话的我,被他这一搞没了心情,转身就走了。

  “你别走哇,是不是昨晚上真跪板子了,哈哈哈......”妈蛋,原来昨天晚上,说的跪板子是这么回事!

  .......心情不爽,一直在湖边转悠,这边有些警察偷偷懒就会在芦苇后面躲着钓鱼,每天的收获还不少。这些干公职的一天生活滋润的很,在这里巡逻叫守鱼塘,不到下班不撤杆,悠闲自在每月还有固定工资,你说我读书有这待遇多好。转眼就下午5、6点了,这边撤了杆,大家一起散了。

  哎,回吧。其实肚子早饿了,毕竟到现在才吃了一顿饭,能不饿吗?以前都是在路边摊解决的!没钱的日子真不习惯。这会估计蒋沐汐也回来了,想起昨天的情况她应该在做饭了吧。又没钱又饿,还是早点回家。

  ”不对啊,南叔说钱是她管的,不会是故意的吧,按东叔的说法,蒋沐汐和我们家应该有很大的关联,不会是我爸妈找来坑我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