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院子外就看到屋里灯大亮着。“难道爸妈回来了,不可能吧,东叔都没有跟我说过”

  我家在城市的东边,是一大片老宅子。家里没有其他人,除了我就我的两个叔叔,而东叔和南叔也不和我一起住,他们和自己家人住附近。我从小没见过我爸妈,叔叔们说他们在外面忙事业,等长大了得自己有本事,自己去找。这一片的房产是老爸留给我的,虽然在我名下,但实际是南叔在打理。房子还是上世纪的老建筑,就我自己住在主宅里。我从来没带过同学到家里来,在这里过夜,不习惯的人估计半夜都不敢起床。而现在家里灯大亮着,让我困惑了,不过我并不担心是小偷之类的,东郊这边的治安很好,靠着市公安局,时不时就有警察巡逻,打小就没见过小偷什么样,另外家里东叔的身手很好,我到过东叔的阁楼,里面全是什么武术奖杯奖状什么,的要真遇见了,叫一声就能把东叔喊来,也够贼受的了。

  我大着胆子,拿出钥匙开门,弄出很大的声音。吱......门从里面开了“你平时都这么晚回来吗?我等很久了。”

  我楞了,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一个女生手里拿着把刀,比水果刀大比菜刀小,身上还有些红色的“血迹”。我想叫又叫不出声来,吓的呆住了,只见她越来越靠近,她身后屋里照出的亮光笼罩下,模糊的脸也渐渐清楚,一张杀手一样冰冷的脸。

  “蒋沐汐!你你你......你要干嘛......”我吼了出来,但感觉不是从嘴巴里发出来的一样,声音都不正常。

  我的声音刚过,蒋沐汐只是顿了一下,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背后大街上一阵冷风吹过,越让我感觉害怕。我转身都还没站起来就往街上爬着跑,还一边喊着“东叔,救命啊!杀人啦......我要死了,快来人啊。”只见一个身影从隔壁墙上翻了下来,那是东叔的庭院,我像找着了救星一样往那个方向跑着,“四脚并用”。

  “童仔,哪里杀人了跟我去看看,你说谁不长眼,敢......!”东叔上前牵起我,双眼透出金光。我盯着蒋沐汐,东叔也就顺着我的眼神看去。不过他一看就呆住了,牵着我的手一松,我又摔在地上,刚好趴在东叔身前。被这一下搞的我莫名其妙,本能的吼着“东叔,你干啥呢?把我弄疼了。”可他也没理我,眼神上的金光也不见了,迈着脚从我身上垮了过去。我呆了,从他裤裆过去也没反应。

  东叔走向蒋沐汐,我得意的一笑。东叔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一根手指头都够我受的。就在我想好待会打到一半去做个好人,给留个好映象,劝东叔别动手时。东叔走到蒋沐汐面前,伸出一只手摸着她的头,“长这么大了!小汐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哈哈......”笑得好勉强。

  我又楞了,感觉小半辈子学的知识都不够用了,这世界超出了我的想象!

  “别套近乎,你没事做了吗?”

  “有啊,我可是大忙人,每天.......”东叔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一边虚吹,一边往我这边退。

  “哎呦”我叫了出来,“东叔你没长眼啊!”

  东叔回头,一副脸好像才发现我被他踩着的手。“额,人老了,走路都不稳当,你将就点呗。嘿嘿,我还还有事,你们聊你们聊。”说完,翻墙,哪来回哪去了。

  我心里还怕着呢,大喊道:“东叔你别跑啊,我怎么办?”墙那边传来东叔的声音,“乖乖回去给老婆跪板子咯!”把我瘆的,这东叔真他么没骨气,真是有名的耙耳朵,不过他这么一闹,我情绪倒稳定了不少。

  站在家门口,家里的门大开着,却不敢进去,这他么就是最痛的距离。我咬了咬牙,还是进去了。屋里没见到蒋沐汐的影子,只听到一阵阵剁板的声音。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走到厨房门口,发现桌上摆着一道道菜,都没冒气了,不过菜都挺可口的样子。这时候门打开了,蒋沐汐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盘菜,身上沾着些番茄汁把我尬尴的。

  “坐吧,马上好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坐下来了,看着她把菜一道道热,热好又一道道端出来!然后,她端出两碗热腾腾的饭,说:“吃吧,我饿了。”

  更R}新/@最t快^上。…酷4x匠$网

  本来就很尴尬的我,也没有其他的话说,刚才这些事让我知道她不是坏人,也就一直埋头吃自己的饭了。就跟在教室里没有两样。半个小时,蒋沐汐,放下了碗筷,说有事还要出去叫我自己收拾,然后就到二楼最里面的房间里去了,那是我家的一个空房间,家里的空房多的是,除了一楼正屋后面的房间我在住外,其他都空着。

  不一会,蒋沐汐下来了,换了一身衣服,牛仔裤加T恤。

  我一直盯着她,快出门的时候,她回头对我说:“你盯着我干嘛。”把我楞的,我就问她怎么对我家这么熟悉!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这是我家,我自己有钥匙!”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脸,“走了老公。我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说完就关了房门!

  这下我听清楚了,不过听清楚了人蒙了。额,我一定是在做梦,可刚才摔地上可是真的疼,我可没傻到还要掐自己。妈妈咪呀!地球太危险,我还是回火星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