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停在通向空地一条黄泥道上,天色漆黑,与我预料一般周围连路灯也没有一盏。还好我们两个都随身带了手电,能够照明周围的环境,下车后,我用手电四处探照起来。

  其实这不是一个纯粹的空地,而算是一个废物遗弃场地了,满地都是可见的垃圾废料,不远处几个小山包还林林矗立,还真是偏僻场所,在这里杀个多少人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我心里不禁涌起这样一个邪恶的念头。

  “你笑什么?”

  刀疤小步往前走着,嘴里对我问道。

  我笑了么,我摸了摸嘴角,“额,没什么,他们什么时候到大概?”

  “把手电光了吧。”刀疤说着率先关掉了手电,“刚才我们来的时候,他们就出发,应该快了。”

  “哦。”

  我点点头把自己的手电也关了,往前走了一阵,我看到了那间废弃的工厂,在工厂的对面正好有一片森林,看起来漆黑黑的,显得阴森可怖。由于光线黑暗,脚下总是踩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搞得我心里是有些慌慌的。

  “吧嗒---”

  我脚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把我吓了一跳,身体也不禁颤抖着靠向了刀疤。

  “干嘛你?”刀疤奇怪道。

  “没事……踩到东西了好像。”

  我拿出手机照了一下地面,我感觉刚才踩到的是个硬物,照亮之后才发现是个铁罐子,害得我虚惊一场。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我站了起来。

  刀疤说,“放松一点,别太紧张了。”

  对,我太紧张了,从出发时候的略微紧张,到此时我已经是有些草木皆兵了。抬眼望去,工厂离我们大概只有百来米了,我和刀疤悄悄掩藏起了身形。

  工厂门口有一盏大吊灯,昏黄的光线并不能照得多么远,门口站着两个人,注视着周围的动静,从他们淡定的表现看来,并没有发现我和刀疤。

  我微微放心,于是等待蛇头帮手下的到来,几分钟以后,刀疤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精神一震,他们来了。

  刀疤看完手机后,小声对我说,“我的人来了,就在外面泥路上等着,我过去下,你在这等着,别轻举妄动。”

  我点点头没话说,刀疤走了一会儿,他一个人又返回了,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箱子。这个大箱子里面装的就是准备交给赵虎手下的一百万。

  “他们等会就会悄悄摸到树林里去。”

  我从刀疤手上接过箱子,走了出去,我明白,现在就是看我的了。走了几步,身后传来刀疤的声音。

  “小心点。”

  “我知道了。”

  我手上带着一块手表,这个手表有一个按钮,只要我按下,刀疤那里就会接到通知,这个东西是蛇头专门准备的,为了防止我不测。我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按下。

  十一月的天气按理说不那么炎热了,可是c市的这个夜晚却没有多少凉风,我一步一迈,身上不知不觉出了一些汗渍。

  走到距离工厂门口只有十几米的时候,对方的人发现我了。

  “站住!前面的人是干什么的!”

  我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大喊,“我是梁正,钱我带来了,别伤害我兄弟!”

  说话那人一听明白了一些,立刻在另一人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便转身进了工厂里去,想必是通知去了。这时剩下的一人,见我还在往前走,离他只有几米的距离了,于是又喊道。

  “站住,别动!”

  “我是来送钱的!”

  “我叫你站住!”

  我继续往前,那人显得越发紧张,甚至手已经摸到了腰间,难道他这是要掏枪?我心里一惊,立刻停止了动作,站在原地,把箱子提起来展示给他看了看。

  那人看到箱子,神色略微放松,手也放了下来,对我说,“站住别动。”

  这时候,先前进去的那个手下,跟着几个人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俊秀男子,他旁边是一位彪形大汉,我略微一看,就知道今晚的正主就是这两人了。

  毕竟那股气质是难以掩盖的,骗不了人。

  “你是梁正?”彪形大汉声音粗气的问我。

  “是的。”我抬了抬箱子给他看。

  “把箱子拿过来!”

  我手紧了紧缩了回来,“先把我兄弟们放了,我才会把箱子给你。”

  彪形大汉脸色一冷,振声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

  刹那间气氛突变,火药味十足,几个手下在彪形大汉一句话下,立刻是掏出了刀,慢慢朝我逼来。吓尿我了,还以为是枪,原来他们没有枪啊。

  酷‘)匠》n网首发

  也是,赵虎应该也没那么大能耐弄到枪械。

  不过对方人多,这么硬上,今晚肯定是白费了力气,我嘴角撕裂一笑,“别动,这箱子里可有一个小型炸弹,只要我一用力,这炸弹就爆了,大不了同归于尽大家。”

  “小子,你狠!”

  彪形大汉没想到我有这么一手,脸色愤怒又无奈的让手下退去了。

  这时候那个俊秀男子说话了,“梁正是吧?你说你箱子里,有炸弹,我偏偏不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