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车离开广场后不久,前面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了,刚好兵子把车开到十字路口跟前,就到红灯了,无奈只能停下来等着绿灯的到来。

  兵子趁着这空荡回头问我,“老大,现在你该说说,那赵虎到底咋了,是死了还是没死啊?”

  我笑了笑,指着张峰三人,“赵虎被我们四个连手干掉了。”

  兵子听了略微诧异道,“怎么你们四个才打过他一个?”

  “呵呵,没费多大事。”

  我轻松说完,然后随意望了一眼后窗户,结果我注意到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我心里顿时一阵疑惑起来,黑色奔驰?林响说得赵虎来的时候不就是从黑色奔驰出来的。

  难道这其中会有什么关联吗,可是现在赵虎和他带来的手下都已经死了,那在车里的人回是谁呢。

  “你看什么呢梁正?”张峰一边摆弄着小刀问我。

  我看了一眼张峰手里的刀,上面还有血都没有擦干净,我撇撇嘴道,“你能不能别摸了,上面血擦擦吧……”

  张峰嘿嘿一笑,然后把小刀擦了擦,这时候绿灯到了,兵子吆喝一声脚踩油门,车子继续开了出去,我还特地向后看了一眼,那辆黑色奔驰没有继续跟着我们,我也就没再管它。

  十字路口我们面包车一直往前,开了不到十几分钟,我口有些渴,于是道,“你们车上等着,我下去买点水,都小心点。”

  韩鹏满不在乎道,“去吧,能有啥事呀,都现在了!”

  我推开车门走下去了,直奔对面的超市,兵子在我背后喊道,“别忘了跟我们带点,随便什么都行!”

  真是,做老大的我会把这个忘了么,进了超市后,我先是吹了会空调,刚才大战紧张也紧张,汗那是实打实出了不少的,我就站在那里吹冷风,搞得那个售货员阿姨用异样眼神看我,我才慢慢晃荡起来,挑着饮料。

  又晃荡了一两分钟,我拎着七瓶水走出了超市,吹了半天的风,心里也是舒爽了不少,可是当我眼睛注意到面包车上的时候,猛地颤抖了一下!

  好像出事了!

  我连忙箭步跑到了车跟前,粗鲁扒开车门,车里面居然空无一人!张峰他们五个,一个都不在车上了,我到处位子上看了下,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脑子顿时迷糊了,到底怎么了,他们五个怎么会突然消失了?难道说是赵虎的手下追上来了?可是就算赵虎手下知道了他们老大的死讯,又怎么会知道是我们几个干的。

  还有刚才一路上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怎么这短短一会儿的时间就骤然变故。对了!我猛然一拍自己的脑袋,刚才那辆黑色的奔驰车,有问题!

  玛德,都怪我,要不是我没上心,张峰他们现在也不会下落不明了!现在该到哪里去找他们,我着急不已,我边拦车边给张峰他们五个每一个人打电话。

  无一例外,都是关机,不在服务区。这下没准了,人肯定是被抓了,手机被缴了。赶回同生之后,我把买的水随便往沙发上一扔,换下汗臭味的衣服,然后就直奔警局去了。

  现在能帮我的只有夏诗雨了,毕竟这次扫黑行动,一切进展我都要跟她交代,这次出了问题,我藏着也没用。顶着烈日,来到警局,我无视门口的警察,直接急匆匆跑了进去。

  找到夏诗雨的办公室,扫黑组三个字样十分明显,我敲敲门,里面响起夏诗雨的声音,“请进。”

  我一把推开门,“夏组长,出事了!”

  夏诗雨见我这么慌忙,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梁正,你慢慢说,发什么事情了。”

  我于是快速把刚才袭击赵虎的事情说了一遍,夏诗雨听后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得出了结论,张峰他们一定是被赵虎的手下给抓了。

  “赵虎的手下?”虽然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疑惑道。

  “不然还能有谁?”夏诗雨反问了一句。

  我缓缓点头,“可是,张峰他们能力都不弱,怎么可能那么快就被人制服了?”

  “也许当时情况很特别,是你我料想不到的。”夏诗雨揣测道。

  f酷dm匠X网‘正版#首i发

  情况特别,好吧这个理由确实可以解释,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于是我再把林响也失去联系的消息告诉了夏诗雨。自从出了天月夜总会后,我就失去了林响的消息,刚才来警局的路上,我打他的电话,已经提示关机。

  这是否意味着,林响也出了意外,我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这一次刚大干一场,就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不仅我的面子上过意不去,还害了兄弟们。

  “林响,他应该没什么危险……”夏诗雨这么说道。

  我奇怪道,“哦?你怎么确定林响是安全的?”

  “你不是说林响爬上了朝风国际楼顶?”夏诗雨若有深意问。

  我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但是感觉会和林响的安全有关,便继续问道,“是的,那又怎么了?”

  “你知道朝风国际是谁的?”夏诗雨再问。

  我一头雾水道,“夏组长,都这个时候,你还卖什么关子啊!”

  “朝风国际,是大型国企,由c市知名企业家梁云红一手创建,其人业界口碑一向良好,从未恶性攻击诋毁过同行,所以我相信,林响在朝风国际栽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明白的点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我倒是可以放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