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好之后,凌晨已过,这么晚去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我于是问问大家的意见。

  “晚上好呀,趁着赵虎的人都睡着了,偷袭不是更加有利嘛。”

  “兵子说得对,白天的话,人多混乱,不光不好下手,也太张扬了,容易伤及无辜啊。”

  对于兵子凯子二人的说法,都有一定道理,我点点头转而继续问,“你们几个,有什么看法?”

  “同意,现在动手比白天好。”

  张峰这么说,剩下林响、山鸡、韩鹏也都点头赞同,于是,我当即决定,突击赵虎。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次行动马虎不得,事前准备必须做足,关于消息方面,蛇头帮老大可以给我一些帮助,只是现在我对高云凡有芥蒂,再去求蛇头帮忙,也让我有些为难。

  众人见我皱眉,于是问我怎么了,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山鸡哈哈一笑,“呵,我还以为什么呢,你忘了我山鸡擅长神马啦,这件事我包了!”

  对呀,我怎么把山鸡给忘了,他可是情报专家,而且是专业训练的。不过,我这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毕竟我没有见过山鸡这方面的本事,再者山鸡他也没有在c市待过多久,对这里的情况难免不会了解那么清楚。

  我微微一笑,还是有些担心道,“山鸡,那就看你的了,别让我失望……”

  “放心吧,看我的!”

  我们一行人离开同生后,林响和山鸡都说要去拿自己的工具,对此我不解,于是问拿什么工具,林响说要拿他心爱的狙击枪,山鸡则是说要拿他的笔记本,他搜查情报都要用到这个笔记本。

  我问他们两个东西放在什么位置,结果二人告诉我在警局,曹放警局,那上次告别夏诗雨的时候怎么不一起带上。结果二人理直气壮的回答,上次那时候他们还根本没有下定决心跟我办事。

  “那你们现在打算跟我了吗?”我郁闷道。

  林响山鸡皆是讪笑了一下,然后说,“现在当然,否则我们也不会要去拿工具了。”

  “为什么改变了想法呢?”我问道。

  “先是你打得韩鹏认输了,然后通过小毛的死,我们一致认为你是个可以跟随的人。”

  韩鹏被二人提起败给我的事情,脸色顿时有些不自在,不过听到后面的话,他也是当即点了点头,看着大家的态度,我十分高兴,总算是被自己的手下认同了。

  “好,既然你们支持我,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我激动道。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在心里默念着。随后林响开着车,带我们一起去警局,到了警局的时候,见到了夏诗雨,现在她对我是没有那么傲气满满了,不过脸上也是没有什么笑容。

  整天板着脸,她活得不累么我心想。

  拿了狙击枪和笔记本,我们就离开了警局,林响真是把这把枪当作宝贝一样,我试了下,怪沉的,他却是一直乐嘻嘻的扛在肩上,也不闲累。

  山鸡同样是了不得,笔记本到手,整个人就在那点点的,完全把我们当成空气了。

  “林响,我说你这个都在车上了,把枪放下不行么?”

  “我好久没碰了,可得好好摸摸它。”林响一脸陶醉,一只手在枪上摸了起来。

  我被他这动作是吓了一跳,玛德还在开车呢,搞什么飞机啊,想死也别带上大家啊!

  “曹,你看着点,小心撞到了!”

  “放心,我技术好得很,出事不了的。”

  林响十分轻松的回答道,对此我只得是无奈摇头,但愿吧。车子出了警局大院后,我们一直在街上绕着,观察周围的环境,等到山鸡查出东西来,再做决定。

  “碰!”

  就在林响让我放心没几分钟,突然一声震响,把我耳朵都震得发麻,我连忙问,“什么情况啊!”

  林响回头尴尬一笑,“撞到杆子上了……”

  “……”

  这个家伙技术不行还非要装,现在好了,车子被撞坏了,把车子送到修车行,然后我们便在大街上逛了起来,山鸡查了半天,也不知道有什么进展,我不由问,“山鸡,你到底好了没?”

  “没呢,再等一会儿。”

  “你这效率也太低了吧,还专家呢,这都多少分钟过去了!”

  山鸡叫苦抱怨道,“梁正啊,你以为这是打架呢,一拳一脚就完事啦,我得上网找信息啊,还得联系人啊,这可都是要时间的!”

  我摆摆手不耐烦道,“行行行,你别比比了,速度点吧!”

  等着山鸡的时间,我们几个找了个酒吧坐了下来,我们喝酒山鸡找资料,也是消磨时间,凌晨的酒吧正是热闹的时候,大多数豪放的男女此刻嗨在一起,把酒言欢,对上眼之后就微信留号什么的,约炮。

  经过这么多次,我也已经是彻底习惯了这里面的作风,第一次我被人搭讪还是王不悔那个丫头,但是刚坐下没多久,又有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走了过来。

  我淡淡一笑暗想:这个女人铁定是把我们几个当成了凯子,想钓我们上钩。

  “帅哥,坐下喝一杯行么?”

  我露出自己断臂,笑着说,“喝酒可以,自己花钱。”

  “啊!”女人见到我的断臂,惊呼一声后,连忙道歉跑开了。

  zk酷1匠Q@网;I首发◎

  “哈哈,我这手还能吓到人,没想到啊……”我说到最后,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笑还是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