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毛死了,我内心彻底动荡了,这个消息似乎那么的不真实,我从未想过,自己身边的人,有一天会离开我,或许我想过,但是此刻,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张峰四人见我这么大的反应,于是问道,“梁正,怎么了?”

  我呆呆的捡起手机,嗓子如同失声了一般,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只晓得我的心情十分糟糕,糟透了!比起我断臂那个时候还要糟糕,我慢慢往前走去,张峰四人跟在我后面。

  如果不是我一直没有把小毛脑袋上的伤放在心上,他就不会死去,都怪我,太大意了!我这个老大真的很不称职!我边走边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连带发出苦闷的低吟声。

  张峰这时候跑到我的前面,拦住我,严肃问道,“梁正,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总会解决的。”韩鹏也劝说我。

  办法,没有办法,这个世界上难道有起死回生的能人吗,不会吧,我在心里默默叹息,可怜的小毛,我这个老大还没有让他享受到荣华富贵,他却已经先走一步,我该怎么跟火哥交代!

  火哥这么放心的把小毛三人交给我,我却如此让火哥失望!

  “没办法了,小毛死了……”

  我推开张峰,继续向前走去,我这句话一说完,张峰四人也陷入了沉默,显然他们明白,兄弟间的情谊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他们也曾在一起出生入死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拦上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我再次给兵子打了个电话,问了他医院的位置,我们就一路赶了过去。一路无话,气氛很是压抑,等到下车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我的鼻腔,我不是第一次来医院,但是这一次心情更加沉重,走进小毛的病房,我看到小毛正一声不吭的躺在床上,此刻他是那么安静。

  我多想他能起来,夸张对着我大叫几声,可惜以后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了,世事就是这么难料,令人唏嘘。

  “阿正……”

  “嘘……”我对着兵子二人摇了摇头,“不要打扰他。”

  二人闭嘴不言,我走上前去,近距离望着小毛的脸,他脸色平静,没有多少痛苦,我伸手抚合了他的双眼,我在心里对自己道:小毛,你安心走吧,你的家人我们会帮你照顾,你的仇我也一定会帮你报!

  一番周折之后,打电话通知小毛的父母,小毛的父母来了医院后皆是哭得像个泪人,不停捶打着我们几人,大家眼睛都是微微红了,没有谁说话,更没有反抗,就这么任由小毛的父母捶打,直到他们累了……

  小毛的父母把小毛的尸体带走之后,我们回到了同生社区,我还不敢通知火哥,虽然这件事情火哥迟早会知道,我告诉兵子二人,不要把事情告诉火哥,他们点点头说知道。

  回家的时候,小婷已经睡着了,我一个人在房里独自思考起来,想了一会儿,我走出去问大家,“上次那个光头怎么样了?”

  张峰四人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表情显得有些疑惑,兵子说了一句,“光头一直不开口,火哥后来让我们把他关在一个小房子里,在市郊区。”

  “不开口,我有办法让他开口!”我语气冷冷道。

  我的表情冷的吓人,张峰几人都是诧异的看着我,张峰四个后来的,还不清楚光头的情况,在路上的时候我跟他们解释了一番,一行人杀向郊区,今夜我就要叫光头开口!

  徐猛是哪一路的人,现在我还不是很肯定,也没办法再追究了,只有先从光头这个突破口,反正白鹤区就是这么几个老大,而且我猜测徐猛很有可能就是三凶之一的手下。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赶到了市郊区,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土地,正在开发建设,不过在建成之前,垃圾成堆是必然的,我们踩着垃圾慢慢前行,几分钟后,远处就看到了一个破败的小木屋,木屋里灯光还是亮着的。

  兵子指了指木屋道,“那个小木屋就是,光头被关在里面……”

  我点点头,大步走了过去,到了小木屋门前,我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声音,“呜呜……”

  兵子道,“怕他喊人,就把嘴给堵上了。”

  R@最P新章●:节上酷~匠}网E=

  我表示理解,用力把门撞开之后,屋内的情景就落入了我的眼中,只有一张简单的座椅,一个不锈钢的碗,里面装着一些剩饭残渣,大概是光头吃剩下的,地上满地的水渍,屋子里充斥着难闻的馊味和骚味,我挥了挥手,有些不适应。

  “他怎么吃饭的?”

  “我们每天给他送一次……”

  见到我们来了,光头在座椅上不住的挣扎抖动,摇头不止,我走过去,捏着他的下巴,把嘴里的布条拉了出来,“光头,我们又见面了!”

  “水……”光头嗓子嘶哑着说。

  一天了,没有喝水,他已经是渴得不行了,我于是让兵子去买瓶水来。

  兵子一听有些犹豫,“啊,这么远,买水啊……”

  “去吧。”

  兵子走后,我继续问光头,“光头,水我让人帮你去买了,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能配合一点,否则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什么问题……”光头此刻精神十分涣散,毕竟在这屋子里关了这么久,是个人都会有些崩溃的。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徐猛的人?”

  我说完后紧紧注意着光头的表情,他听到徐猛这个名字,瞳孔微微一缩,我心里了然,看来他认识徐猛,那么问题便好办了。

  “徐猛?你问他干什么……”

  “告诉我!他是谁的手下?”我逼视着光头。

  “我不知道……”

  玛德,跟我来着一套,我死死捏住光头的下巴,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再问,“告诉我,他是谁的手下?”

  “我不知道……”

  还嘴硬,我眼神冷冽起来,朝张峰使了个眼色,他微微一愣,然后把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他杀人用的那把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