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时候,火哥四人回到了三阳路屋子,高云凡离开前同意让他们四个住进这里,这让四人都感到高兴,以后再也不用挤在那么破小的出租屋里了。

  四人为了给梁正留下独自的空间,所以就一起出去打了一下午游戏,一直到现在才回来,进屋后小毛悄悄走到先前梁正进的那间房间,小心翼翼推开了门。

  望着小毛做贼的样子,火哥不满说了一句,“小毛,你干什么在!”

  “嘘,火哥你小点声,我看看阿正他在干嘛……”

  “你小子,阿正他现在心情正不好,你就别打扰他了。”

  小毛不听劝阻,依然走进了房间,只是进去之后,他却根本没有看见梁正的人影,这让他顿时奇怪了,梁正到哪儿去了会。小毛跑出来急忙告诉火哥,“火哥,阿正他不在房间里啊!”

  “不在?”火哥先是一愣,然后猛然一惊道,“快去另外两个房间看看,阿正在不在!”

  于是四人把三个房间都找遍了,就是没有发现梁正的人影,拿着被揉成一团的信,火哥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这次事情大了,阿正他一定是受不了刺激了,所以跑了。

  刚断了一只手,如今又看到这封信,心情会差到何种地步,火哥简直是不敢想像,不行阿正在外面这么呆着一定会出事的,一定要把阿正找回来!

  火哥神情严肃不已的说道,“现在什么情况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什么情况啊?”小毛抓着脑袋问道。

  “你!”火哥气得一巴掌拍过去,“阿正手断了,又看到这封信,你说怎么了!”

  小毛委屈不已,“我真不明白啊,这信怎么了,难道说那个叫蓝燕的女人……”

  兵子和凯子这时候道,“你白痴呀,这里面不都说了吗,阿正也喜欢蓝燕!”

  “额,刚才就那么一扫,我也没看清楚不是。”

  火哥怒吼一声,“好了,都别废话了,给我出去找阿正的人!”

  ……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房门的,痛苦过后,我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我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屋子里还是没有别人,我就这么离开了,迈着失魂的步伐。

  我要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我能去哪里,我还有未来吗,我的未来在哪里?

  我浑浑噩噩走在街上,我的脑子里只剩下无数的问号,如果现在有人来抓我,那么我一定会庆幸,庆幸他们让我解脱,我觉得我活够了,我想死。

  我失去了蓝燕,失去了谢婉蓉,失去了父母的期待,到现在我连自己的手都弄丢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跌跌撞撞,迎面一个男人向我走来,我没有绕过他,直接撞上了他。

  “你走路没长眼睛啊!”

  男人被我这么一撞,整了整他的衣服,立刻就是对我大骂起来。我抬头看了一眼,他很年轻,不过比我应该要大一些,穿着很是正式,像是个上班族,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骄傲。

  我没有说话,继续朝前走去,可是却被他拉住了。

  “你撞了我,就想这么走啊!没门!”

  我用力的挣脱他,结果他又来抓我的左手,只是这一次他却是抓了一个空,“哎哟!原来是个残疾!”随后男子放开了我,发出轻蔑的笑声。

  我虽然此刻心神大乱,但是听到他说出残疾这个字眼,我还是没有忍住,转过身子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我用的右手,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的右手此刻特别有力。

  或许这就是愤怒的力量,我爆发了自己身体内的能量,男子被我掐得是脸面胀红,“你……要干什么!”

  酷…匠iN网|首y-发.

  我更加使了使劲,说我残疾,我就掐死你!

  “你快……放开我……”男子的脸已经由红色开始变成了紫色,两只手猛力的在我身上挥打着,但是我已经是极度疯狂的状态,对于他的这点打击我根本没有在意。

  路上已经慢慢有人在围观这我们,男子无论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气息也是越来越微弱了,那些围观的人不停议论,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我。

  “怎么回事啊?好好怎么打起来了?”

  “我也不清楚……”

  “那男的好像没了左手,不过他力气好大啊,一只手都掐得对面男的挣扎不开。”

  “嘘别说了,我告诉你们吧,那个穿的像白领的,被年轻人撞了一下,然后好像是骂了年轻人一句残疾……然后就这样了,所以你们还是小心一点……”

  然后围观的人群顿时又安静下来。

  “救我……”男子脑袋扭动着发出最后的求救。

  再有几秒,他就会被我掐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脖子后面突然被砍了一下,然后我就昏了过去,没了知觉。

  ……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扭了扭,脖子还有些酸痛,谁打我的。

  “有人吗?”我对着房门外喊道。

  不一会儿,一个人走了进来,我一见顿时吃了一惊,眼前的人居然就是我在公园碰到教我太极拳的王爷爷。这个世界还真是小,没想到我随便在街上就能碰到他,这么说那个人应该还没死了,也好。

  望着我吃惊的样子,王爷爷笑着道,“醒了吧,来把这碗汤喝了。”

  我不舒服的扭动着脖子,这才发现王爷爷手里还端着一碗汤,香气直接吹到了我的鼻子里,让我顿时充满了食欲,肚子咕咕叫起来,我吞了一口水,接过碗。

  “脖子有些酸是正常的,过两天就好了。”

  我点点头,吹了吹气,慢慢尝了一口汤,“嗯……”味道还真不错,许久没有喝到过这样好喝的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