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头帮,在c市发展已经有几年光景,c市大环境混乱,混混遍地走,警察无能至极,没人管理这些混混,使得他们越来越嚣张。这些人根本不把规章制度放在眼里,只有金钱、权利、美女的角逐。

  c市有许多的大小帮派,蛇头帮只不过是一个中等而已,但是兄弟和睦,老大为人低调,没有什么仇家,一直也是稳定发展。蛇头帮的老大叫蛇头,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心思缜密,想事周全,对于形势的认识十分独到。

  几年前,还是一个马仔的时候,蛇头就认识了高云凡,那时候高云凡还是一个小孩子可以说,但是蛇头一眼就看出了高云凡,背景不俗,当时高云凡正被一帮混混追砍,蛇头二话不说出手相助。

  蛇头救下高云凡的时候,高云凡已经是昏迷不醒,送到医院经过治疗之后,高云凡醒了过来,把自己的家世背景全部告诉了蛇头,蛇头当时也并没有吃惊,两人从此成了好兄弟。

  此后,蛇头在c市被老大派去卧底,任务完成,一举摧毁了敌人的团伙,越来越被老大看重,最后老大死去后,蛇头便接手了蛇头帮,带领兄弟发展。

  而高云凡则是在汉市上学,但是由于黑道家庭的缘故,高云凡从小就染上了混混做派,经常和人打架闹事,混组织,渐渐也靠着自己的能力混出了名堂,在云街把云街七少的名号扬了出去。

  虽然一个在c市,一个在汉市,但是两人一直都有联系,互相关注道上的情况,梁正得罪了冯龙,这个事情还是从吴迪口中得知的,知道后高云凡一直在想办法打听梁正的消息。

  而刚好前几天,蛇头跟高云凡联系的时候,偶然谈到了一个惹到了下山虎的愣头青,高云凡好奇问了一句,这个愣头青是谁呀?蛇头于是说出了愣头青的名字:梁正。

  ……

  蛇头帮的主要据点是帝皇酒吧,戴飞坐在车上不禁暗自得意,在云街七少里,除了高云凡这个老大,戴飞认为自己是最有能力的,果不其然这次老大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

  只是最近有些麻烦的是,猴子收的那个徒弟阿狗,似乎有些邪乎,眼神很是冷酷,连他也会感到一丝不舒服,这可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帝皇酒吧在高野区,是高野区档次比较高的一间大型酒吧,兴业时间从中午一直到次日的早上大洋,在帝皇酒吧还有一种政策,那就是vip制度,持有帝皇酒吧的白金会员卡,在酒吧内的一切消费都是免费的。

  但是这个白金会员卡,不是谁都可以办理的,必须得有一定的权势,所以帝皇酒吧在道上名声很是响亮,很多混混以能成为帝皇酒吧的会员为荣。

  出租车停下后,戴飞走下车,望着灯光闪亮的帝皇酒吧,他缓缓走了过去,酒吧内的灯光色调十分昏暗,气氛也相对安静,不似那些嘈杂喧嚣的小酒吧,让人顿时感觉出档次不一样。

  但是这些都不在戴飞的关注之内,走到柜台处,戴飞淡淡问道,“蛇哥在吗,凡哥让我来的……”

  服务生听了戴飞的话,愣了一下才道,“你稍等一下,我进去帮你通知一声。”

  戴飞点点头,找了个位子坐下,大厅里分成了一个个区域,每个区域摆着几个位子,显得很是开阔,缓缓奏响的音乐很是有情调,戴飞要了一杯酒,慢慢品尝着。

  不一会儿服务生带着一个男人出来了,戴飞略微打量着男人,胡渣刀疤印记,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戴飞站起来道,“你是?”

  男人反问道,“你是凡哥派来的?”

  戴飞淡定点点头,“是的。”

  “走吧,蛇哥在里面等你。”

  跟着刀疤脸走进了内室,戴飞见到了一个脸上带着冷静笑容的男子,大约二十来岁,穿衣服十分体面,一点也不像个道上混的人,戴飞一时间搞不清楚这个人的身份,难道这人就是蛇头?

  刀疤脸走到年轻男子身边,低下头道,“老大,他来了……”

  刀疤脸话音一落下,戴飞才算是知道,这人真是蛇头,于是戴飞连忙走过去,恭敬道,“蛇老大好!”

  蛇头微微一笑,“你们老大叫你来是?”

  “来拿一些c市道上的资料,特别是下山虎和荒原豹的。”

  “哦?”蛇头惊疑一顿,继续道,“这么说你们老大决定要动手了?”

  《最@新'章:节◇》上●A酷匠G网v%

  “是。”

  “刀疤,去把资料拿出来给这位兄弟。”

  刀疤表情微微犹豫,最后还是动身走开了。

  ……

  一下午的时间都是在讨论怎么应对赵虎、荒原豹,想了许多方案,最后还是没有一个定数,等到我肚子都有些饿了的时候,戴飞才拿着一个文件袋回来了。

  猴子连忙跑过去,把文件袋拿了过来,急忙忙拆开,分给大家看了起来。

  “肚子有些饿了……”我不好意思道。

  “看完资料再去吃饭吧。”高云凡道。

  资料足足有厚厚的一沓,十几张的样子,我没有耐心看那么多,于是随便拿了一张简单的瞥了起来,看了一会儿,反正就总结了一点,这两个家伙很牛。下山虎,荒原豹。

  不过这戴飞去拿个资料用不了这么久吧,我奇怪问道,“戴飞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不过这丫的居然直接无视我,他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我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于是推了推猴子,猴子会意,立刻也问了起来,可是戴飞还是不说。

  这时候,高云凡发话了,“阿飞,说说吧。”

  果然还是高云凡的话才有效,戴飞放下资料,顿顿说,“蛇哥他让我吃了顿饭,还给了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说是什么会员卡。”戴飞说着就把一张卡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我仔细一看,卡是白色,像是镀白金了,正面上就写了四个大字,帝皇酒吧。嘿,原来就是一张会员卡而已,我还以为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做工精致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水中无痕说: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