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们五个应对老鬼就有些麻烦,现在老鬼又靠上了下山虎这个狠角色,想要报仇,那是难上加难了。

  不过想到自己被赵虎打得那么惨,还有赵虎这几天肯定又没有少欺负小婷,对于这样的人渣,绝对不能再让他在世上兴风作浪了。只是目前为止,我对赵虎的了解甚微,只是知道他外号下山虎,白鹤区很有名头。

  “对了火哥,这个赵虎他到底什么来头?”我对火哥问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对付敌人,最起码要清楚的了解到自己与敌人的差距在哪里,否则永远也只是妄想而已。

  见我问到这个问题,火哥眉头立刻是皱了起来,我不由得猜想,这个赵虎果然是来头不小,看来我这次真是踢到铁板上了!

  火哥皱眉道,“这个赵虎……他是白鹤区的三凶之一下山虎,另外两凶分别是入云龙林龙,荒原豹陈豹。”

  下山虎?入云龙?荒原豹?白鹤区三凶,这三个人名头取得倒是挺响亮的,但是真有那么厉害吗,还是只是吹嘘而已。谁都知混混江湖路,一张嘴吹遍天下。

  正如某某小混混,本身没有什么实力,和几个狐朋狗友在一起吃饭,嘴里时常挂着,当年一条街,一个人砍翻了七八个,威风八面,浑身是血的战斗到了最后!

  “这个三凶,很厉害吗?”

  火哥这时候拿出烟,点燃一根,随手发给我一根,本来我是不愿抽烟的,因为我认为抽烟十分损害身体,我还不想自己那么早就弄垮了身体。但是现在这个情景,我觉得还是抽一根比较合适。

  于是我也就接过了火哥的烟,我点燃烟后,轻轻吸了一口,立刻被呛得不行,弄得我顿时咳嗽了出来。

  “咳咳!”这抽烟的滋味可比喝酒难受多了。

  火哥怪异的看了我一眼道,“第一次抽烟?”

  “不是,还不习惯。”我皱皱眉,还是把烟掐灭了。

  火哥吸了一口,然后轻轻吐了个烟圈,样子确实有些帅气,不过我想我是不可能学会了。

  “呵呵,现在的学生不都是很早熟么,还有你这样不怎么抽烟的……”

  “我和那些人不一样。”

  我就是我,我不会刻意去模仿任何人。

  “有特点好。”火哥苦涩一笑,然后叹口气道,“他们三个人,可算是白鹤区这片地上的老大级别的人了,每个人手下都有几百号人。这次你真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几百号人!我顿时震惊了,那我这辈子还有机会报仇吗!希望太渺茫了吧。

  “火哥,我连累你了……”

  我有些感到歉疚,得罪了赵虎,以后火哥肯定也是不好混了,白鹤区毕竟就这么大个地方,道上的混混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绕不出这个地界。

  但是如果火哥从此不在白鹤区混了,虽然也许还有发展的可能,但是那也要看火哥愿不愿意离开白鹤区了。

  “都是兄弟,说这个干什么。”火哥慢慢道,“虽然赵虎以后估计不可能再找你麻烦了,但是在c市你估计是很难再混下去了。”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不甘心问道。

  得罪了啸天虎我才逃难到c市,没来这里一个月我难道又要跑路去别的地方吗?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我可是不想再过了,实在是没有一点心安的感觉。

  漂浮如浮萍一般,居无定所,到处游荡,再这么下去,我会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吧。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甘心,想报仇,但是确实没有什么办法……除非……”

  “除非什么?”

  听到除非这两个字,我的心里顿时又燃起了一股希望之感。

  “除非你能找到靠山,而且他的实力还要不弱于赵虎。”

  靠山?我现在在c市也就认识火哥这几个关系好点了,还有谁能帮我,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我摇了摇头道,“靠山……除了火哥你们,我谁也不认识。”

  “那就没有办法了,不如你还是走吧。”火哥拍拍我的肩膀道。

  我真就这么一走了之,我不但对不起我自己,我还更加对不起火哥为我的付出!

  小毛跟我说,飞火迪厅的看场权被老鬼拿走了,火哥四人又成了无业混混的状态,平时的生活费不是找人要的,就是向爸妈拿的,日子过得是十分凄惨。

  做兄弟的,我一定要让火哥几个改变这种生活状态,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

  “我想想吧……”

  火哥猛吸了一口烟,深深望了我一眼,最后缓缓道,“我先下去了,你自己想清楚,要走的时候我们一起送你。”

  火哥说完便走开了,望着他那有些萧瑟的背影,我心中感慨不已,我到底该怎么办!

  凉风吹打在我的脸上,很冷很冷,远处少有的几户人家还亮着灯光,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几处零星散布着,正是要步入秋天的季节。

  靠在围墙上,突然我手机响了起来,铃声再不是那首海阔天空,而是寂幻的系统铃声而已,滴滴嗒嗒的清脆响声,猛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么晚了,会是谁突然给我打电话,再说貌似我的手机号码,没有多少人知道吧。

  抱着好奇的心理我按下了接听,“喂?”

  “请问是梁正吗?”一个男子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

  对方的声音我有些熟悉,我在脑子里反应了几秒,才想起原来是那个招聘人员,他好像是姓刘。

  看o正M#版章、(节o上酷!q匠3+网#

  “是刘招聘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于是就这么叫了。

  “对!是我,我比你大几岁,叫我刘大哥就行了。”

  刘大哥,搞的会不会有点太过亲切了,我们之间还没有那么熟识吧,当初我也是只是敷衍而已,没想到这人还当真了,还真是有些意思。

  “那好吧……刘大哥,那个你有什么事情吗找我。”

  如果他真的开口问我入职的事情,我该怎么回绝他呢?

  “关于工作的问题,你考虑好了吗?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上次我把你的情况告诉了老板,老板对你很感兴趣。你能来公司一趟吗,我们老板想见见你。”

  这个刘招聘在电话里语气是十分客气,让人根本不好意思拒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水中无痕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