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陈浩南,铜锣湾的扛把子,那是何等威风,决定好自己孤身去见老鬼那帮人之后,我就一直在脑子中想着这些画面给自己打气,我相信自己能行,我绝对不比别人差。

  事情商量好之后饭也吃完了,火哥四人说是要去网吧上网打游戏,还说是要搞一通宵,我明天就要去见老鬼那帮人,此刻当然是没有心情去网吧陪他们几个打游戏了。

  “不用了,你们去吧,我一个人好好想想明天怎么跟老鬼说。”

  火哥走上前拍了拍我的肩膀,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又回过头对我叮嘱了一句,小心点。

  我心里明白,火哥这是真的在担心我,其实到现在说真的,我发觉火哥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火哥以后,最开始我异常憎恨这几个欺凌我的混混。

  可是现在呢,相处之后我又发觉自己的恨意在慢慢消退,我最初的目的是想靠近火哥,让火哥相信我,重用我,最后我再给他重重一击,算是对他们几个欺凌我的报复。

  由此我还萌生了混的念头,我也踏出了自己从未想过的第一步,抢劫。现在想想,这一切是否还有意义,我以后的人生该这么继续走下去吗,我也不知道了。

  但是我真心有点对火哥难以下手了,或许我天生是一个善良的人,对谁都难以真狠起来。算了,现在想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目前最大的问题,得是想想明天怎么应对老鬼了。

  老鬼以前有五个手下,为人心狠手辣,火哥几个已经两个多月没跟老鬼接触,不知道老鬼有没有吸收什么新的手下,更有没有找上什么厉害的靠山。

  可以说,我作为一个身无本领的毛头小子,这么去见老鬼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火哥几个真正上的看得起我,认为我是一个有用的手下,我也能真正成为火哥身边的核心。

  虽然我现在身体还不行,但是此次去面对老鬼也不是干架,最重要的是靠着自己的脑子,智者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如果我能谈妥,日后火哥什么事情估计都能听从我的建议了。

  小毛、兵子和凯子这三个家伙估计也得对我佩服的更加了。

  见老鬼最大的危险地方是韩芳,我抢劫了老鬼的马子韩芳,那天在飞火迪厅老鬼看我神色明显有含义,很有可能是知道了我抢劫韩芳的事情,如果是真,那么我与老鬼见面,老鬼定不会容我安全脱身。

  是真是假,现在我也猜测不出,只能是冒险一搏了。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我便躺下身子睡了过去,早点休息明早起的时候,精神也能足一点面对老鬼。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闹钟叫醒了,才七点多我就出门了,和老鬼约定的也就是这个时间,虽然两方是闹矛盾,但是火哥还是有老鬼的联系方式。

  我在昨晚事先就给老鬼发了个短信,告诉老鬼我叫梁正,是火哥的手下,想和他谈谈,突然收到我的短信,老鬼仿佛也不奇怪,很是淡定的回复了我两个字:谈谈。

  于是我们约定在了出租屋旁边街上的一家茶馆见面,选择离出租屋这么近我也是有考虑的,因为这里离飞鹰网吧也近,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可以随时找机会通知火哥几个,让火哥他们好救援我。

  当然,我不希望是这样的局面,我还是希望事情能和平解决。

  这家茶馆门面装修一般,估计这大早上的也没有什么客人,不过开门倒是很早,我当然也是提前知道了的,否则约见在茶馆,结果这么早连门都没开,岂不是让自己还没和对手交锋就闹了个大笑话。

  我整理了下头发,强行定了定心神,然后抬脚慢慢走进了茶馆,柜台前服务员正在无聊的摆弄着她的手机,反正老板不在又没有客人,她偷懒玩会儿也没有什么关系。

  职业的敏感让她察觉到有人进来了,于是连忙放下手机,抬头望向了我。

  “先生,你是要喝茶么……”服务员挂着笑容很是客气。

  虽然我才十六岁,而且明显一副稚嫩面目,她还是礼貌的称呼我先生,素质还真是不错,这年头在中国像她这样的高素质服务人员很少见了,个个都是那种势力眼,这看不起那看不起的人。

  鉴于她这么礼貌,我也淡淡笑了起来,四顾打量了一下茶馆里,还没有其他人的身影,也就是说老鬼此刻还没有来,好吧老鬼好歹也是个混混头,比火哥还资深一点的地位,怎么可能会提前来见我。

  我笑着对服务员说,“我约了人,给我来一杯你们店里味道不错的茶吧。”

  我都很少喝茶,更没有关注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随便是最好的选择了。

  “呵呵,我们这里有菊花茶、柠檬茶、好点的有铁观音,龙井,你想喝什么?”

  “额,柠檬茶吧……”

  整太贵的怕待会儿给不起钱就麻烦了,毕竟荷包的钱也不多。我找了个位子坐下,很快服务员便把茶给我送上来了,她继而又回到柜台处玩手机去了,闲的无事我仔细瞅了几眼这个服务员,发现她长得还挺漂亮。

  眉清目秀,挺清纯可人的,身材也是娇娇弱弱的,很能吸引男性的保护欲望,就是不知道在这里上班,每天会不会受到一些不良人士的骚扰。

  pL酷匠网首0发$8

  毕竟这是白鹤区,c市比较混乱的一个地方,这街边上也是一些网吧和烧烤路边摊,人来人往的很是混杂,难免有一些色心大起的家伙。或许是我的目光太过明显,服务员注意到了,她撇了我一眼,表情有些羞涩,但又不快的把头偏到了一边去。

  我脸上顿时有些尴尬不已,她肯定是把我当成那种肤浅的小青年了,不过我也不好解释什么了,于是不再盯着她。等了好几分钟,茶馆的门终于被推开了,只不过随即我便听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小婷!赶快给我弄两杯铁观音!”

  这个声音十分粗鲁无礼,好像是把这茶馆当作菜市场买菜一般随随便便吆喝,而且还是带着命令的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