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口中碎碎念叨的把爸爸扶到了床上,“真是的,酒量不行也要喝!”

  “妈,别说爸啦。”

  经过刚才的一番对话,我的心情也是有些难受,心里想着爸爸的那些话,突然感觉呆在屋子里太闷了,我和妈说了一声,就到外面透气了。

  在村子里的夜晚能看到月亮,月光十分柔和,这也使得我的心情缓和了一些,爸爸他不让我回来,就是希望我能一心一意的学习,这没有什么好难受的,我捏了捏手,在心里振作了一番。

  我相信自己,相信我梁正一定能出人头地!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的时候爸爸已经不在家里了,我也不知道昨晚他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没有,我知道他上工地去了。我要离开,妈妈一直把我送到村口,看着我上车。

  “正儿,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坐在车上回头看着妈妈她在跟我挥手,眼中似乎有泪水在涌动,一瞬间我也是伤感了起来,我趴在窗户上对着她叫道,“妈,我知道啦,你快回家吧!”

  妈妈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便默然转过了身子,我看着她的背影,是那样的萧瑟,这种别离的伤感一直到我回到自己小屋以后,还没有散去。今天是上高中的第一个星期天,我也没有什么计划,看着墙角那一堆衣服,我不禁有些头痛,其实我很讨厌洗衣服的,只是现在衣服再不洗的话,明天去学校我连穿什么衣服都不知道了。

  摇了摇头,我还是走了过去,打了一大盆水,把几天的臭衣服一起塞在了盆里,然后倒了一堆洗衣粉在上面,然后蹲下身子就是一阵猛搓,以前我也不是没有洗过衣服,反正就是搓,然后吐清水就行了。

  花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是把几天的衣服都洗完了,晾好衣服之后,我就在家里写起了作业,说实话现在高中刚刚开始不久,都没有什么作业,用不多久我就写完了。

  正苦恼着无聊的时候,高云凡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在学校旁边的台球厅等我,具体什么事情他也没有说,总之现在我是跟着他混的,所以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了。

  ……

  赶到天天台球厅的时候,我只看到了高云凡和猴子,至于云街七少的其他五个则是没有在,此时还不到中午,台球厅里也没有什么生意,除了高云凡和猴子,只有另一桌在玩。

  “梁正,来啦!”

  看到我进来,高云凡和猴子都和我打起了招呼,我也笑着回应了他们。台球室不像酒吧那么混乱,我还能适应,起码我以前也挺喜欢打的,只是有几年没有打了,手也是生了。

  高云凡掏出烟,递给猴子一根,然后又递给我,我摇了摇头说我不抽烟,他也没有勉强。说实话我对抽烟没有好感,我知道这东西害人,对人也没有丝毫的好处,每次看着那些人吞云吐雾的享受样子,我是极其不能理解。

  我站在一旁看着高云凡和猴子打着,两人的技术都不错,猴子挑了挑杆子,笑着说,“凡哥,这局我可要赢你!”

  “这话你说好久了,可是没一次赢的。”高云凡淡淡回了一句,丝毫没有把猴子的话放在心上。

  我望着桌子上,此时猴子只剩下两个球,而高云凡还有四个,我不知道高云凡为何这么自信,猴子咧嘴一笑,一杆打出,球进了底洞,还把他剩下的2号恰到好处的弹到了中洞边缘的位置。这个2号离中洞这么近,我想猴子一定是可以进了,高云凡这把恐怕要输了。

  猴子脸上更加是得意了,他望了一眼高云凡,十分轻松得把2号给进了,可惜事情突然发生了一些变化,猴子由于得意用力太大了,白球的位置根本就没有停好,猴子脸色微微变了变。

  “怎么了,这球不好打吧。”高云凡在一边说道。

  岂止是不好打,可以说猴子想进球基本没有可能,因为白球此时在中洞位置,而黑8在底线的中间靠边缘,而且这个角度如果不能进球的话,搞不好会给高云凡机会,把底洞旁的四个球全进了。

  所以此刻,猴子最好的做法,还是防守。

  显然猴子也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有些犹豫不决,随后他猛吸了一口烟,把烟头往地上一甩,他选择了防守。猴子找准角度,轻轻用力,把白球准确停在了黑8的反底线边缘上,此时白球离着高云凡的四个球是有一张桌子那么远,而且靠着边缘,高云凡也是十分难打。

  “竟然停在边上,看我的!”

  高云凡自信的说了一句,然后对着白球猛力一杆,白球直接冲了出去,直奔底角,撞到了四个球的区域,四个球立马是进了一个,我呆了呆,这一球打得好啊,角度如此之犀利,并且难得的是,剩下的三个球都没有被挤出原来的位置,还是在底洞附近缩着。

  我看着猴子的脸色这时候是变了,或许是知道这一把又要输了,他泄气不已的摆了摆球杆,“靠!你这完全是运气啊!”

  我心里清楚,从高云凡刚才的表现来看,那完全不是运气,没有足够的自信,他是根本不敢打出这么一杆的。没有意外的,高云凡把剩下的三个球全进了,然后是黑8,猴子输了。

  “次次都是运气,你怎么没这么好的运气啊!”高云凡吐出嘴里的烟头,调笑说了一句。

  猴子不服气,说要和高云凡继续,结果又来了三局,猴子是一局没有赢。

  “怎么样,服不服?”

  “服了...”

  猴子这下才是泄了气,连战斗的欲望都没有了,我在一旁看了半天,手也是有些痒了,只是没好意思开口说,谁知猴子这时候说了一句,让我打打,我于是便答应了。

  拿着杆子,我立刻是感觉到了一种紧张。

  “干啥呢?”猴子笑嘻嘻道,“又不是打仗!”

  我被猴子这么一说,脸顿时有些红了,高云凡横了猴子一眼,“你话多,买水去!”

  G#酷‘T匠网?首J发√t

  猴子走开后,我和高云凡开始了,他的技术真的是不错,第一局我一个球都没有进,他只用了两杆就收了,这让我感到了巨大的挫败感,我顿时不想再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