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离家超过一天的,这次上高中我一走就是五六天,早已经是归心似箭!终于要回家看看了,我的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吧?

  家住在市郊区一个很偏僻的小村,里面住着的大多数都是像我们家这样进城打工的穷人,由于路程较远,我回家的心也是急切,所以直接便上了一辆的士。

  跟司机师傅说了一句北岗村,我便躺在了后座闭目养神起来,这几天在学校里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到家之后妈妈一定会抓着我问这问那,到时候我可得好好跟她诉说一番。

  大概过了半个多少时,我睁开了眼睛,的士已经是到了北岗村口,司机师傅这时候问我还要不要往里面,我摇摇头说不用了,我知道司机也是想多赚一点,不过剩下的路也没有多远,我还是自己走走好了。

  村里的路上随处可见都是垃圾,不过我的心情却是平静不已,我并没有多少不耐,因为我清楚,这个村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在这村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了,一切的事物我早已经习惯。

  踩在黄土道路上,我的心情越发的兴奋,马上就能见到妈妈了,路上有人和我打招呼,我一一笑着回应,走了几分钟不到,我便望见了自己家那个小平楼。

  我快速的走了过去,家门是关着的,我伸手轻轻敲了敲木门,不一会儿门打开了,我看到了妈妈那张憔悴的脸,我一瞬间鼻子是酸酸的,她刚才一定又是头痛了吧?

  妈妈见到我很是高兴,眼中露出喜色,拉着我进了屋子,屋子里的一切都没有多少改变,大部分的东西还是老样子,我心里难受的一把抱住了妈妈,有些抽噎道,“妈,我想你了。”

  “这么大个人了,不羞啊。”妈妈推了推我道。

  C酷aL匠网P#正C~版首发:R

  自从我长大后,每次抱妈妈她都会这么说我,不过她的脸上始终是带着宠爱的笑意,我知道她并不会真的推开我。

  “妈,你刚才是不是又头痛了?”我担心不已的问道。

  如果不是怕妈妈她骂我,我一定会给她带一些药回来,好过她总是吃着那个没什么效果的头痛灵。说道头痛,妈妈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苦涩,她看着我道,“是的,不过正儿回来,我的头痛立马就好了。”

  “妈,你去医生那里看看吧...”我此时不由得再次提醒她道。

  多年的头痛病,一直这么拖着,我真担心她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是她却是摇了摇头,“妈没事的,在学校这段时间怎么样,来跟我说说。”

  说着妈妈就把我往床边拉了去,我们一起坐在床上,我知道她这是在转开话题,心里很是无奈。不过说起学校的事情,我还是很乐意讲给她听的,起码这时候她会露出真切的笑容。

  “嗯,妈我去给你倒杯茶吧,然后我就跟你说。”

  我起身去倒了一杯茶给妈妈,然后便跟她讲起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她听得一直是笑呵呵的合不拢嘴,我心里也是畅快了不少,关于她头痛的阴霾心情也是散去了。班主任给爸爸打过电话,说了我在学校一下午没有去上课的事情,妈妈此时是问我到底怎么了,我没有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只是说我睡过头了。

  妈妈说中午给我做好吃的,聊完学校的事情后,我们就到村里的菜集市买菜去了,妈妈特地买了一斤猪肉,准备给我炖红烧肉,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吃红烧肉,每次妈妈做红烧肉我都能吃两碗饭。可惜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我并不能经常吃到。

  吃了两碗饭后,我肚子是饱得不行,喝了几口水,帮忙着妈妈收拾了一番,我就在地上扑上凉席睡下了,一直到晚上我才醒来,此时爸爸已经回来了,他正在和妈妈说着话。

  “爸——”我喊了一声。

  爸爸回过头看着我,“睡好了?”

  “嗯。”我点了点头。

  爸爸的语气虽然是那么平和,但是我知道他此时也一定是高兴不已,因为我看到他的手一直在轻轻抖动着,这是他激动的表现,只是他总是喜欢把自己的感情藏在心里而已。

  爸爸和妈妈不同,妈妈比较关心我的生活,爸爸他则是总是在意我的学习,在意我将来会不会有出息,所以自然是少不了一番问话,问我学习有没有跟上,我笑着告诉他学习什么的都好,他听了较为满意点点头。

  晚饭做得和中午一样丰盛,爸爸明显也是食欲大增,我们一家三口,在灯光下,显得是其乐融融,这一次,爸爸居然破天荒的买了一瓶啤酒,说是要和我喝点。以前,他可是很少喝酒的。

  “瞎闹,给孩子喝什么酒啊!”妈妈立刻是在一旁斥责道。

  “高兴嘛,再说了阿正都这么大了,也该喝点酒了!”

  一般爸爸说起道理来,妈妈就不会再反对了,这下也是一样,她横了一眼爸爸便不再说话了。一瓶雪花啤酒,爸爸给我和他一人倒了半碗,瓶子就见底了。

  爸爸端起碗喝了一口道,“阿正,以后还是别回来了...”

  “说什么呢你!还没喝酒就醉啦,怎么不让孩子回来!”

  妈妈在一旁叫了起来,我听着心里是一酸,爸爸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再回家了,“爸,怎么了?”

  “回家挺耽误时间的,你学习要紧,有这个时间都可以抓紧看些书了。”

  见到爸爸那个严肃的样子,我心里特别难受,立刻是喝了一大口酒,酒下喉咙,微微有些苦,但是却苦不过我的心苦,爸爸他是对我期待多么之高!

  “爸,我知道了...”

  “每个月给你几百块钱的生活费,够用么?”

  “够的,我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

  “该花的还是要花,别太苦着自己...”

  本来妈妈还会插上嘴,但是见到爸爸那有些醉意的样子,她也是默然不说话了。然后我便和爸爸一直是他问一句,我回一句,他碗里的酒早已经是喝完了,而我却是没有喝多少。

  “喝啊,阿正。”说完这一句,爸爸是彻底醉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