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雪花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年纪也很年轻,大概才二十岁左右,由于我本来就很喜欢数学,这门课的成绩一向也是很好,所以在她的课上,我一直都是认真不已。

  此刻洛雪花找我出来,我心里也能够理解,我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脸,我感觉自己对不起她的期望,我让她失望了。

  “下午怎么不来上课?”洛雪花语气柔和的问着我。

  我弱弱回了一句,“下午在家里睡觉...”既然已经决定了面对一切,我也就不打算对洛雪花有所隐瞒了,毕竟她也是真的关心我。

  洛雪花听了后,沉吟了一会儿,对我说,“早上的事情...”

  她没有把话说完整,估计是考虑到我的感受,我心下微微感激,而后我自嘲一笑,“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只是在履行诺言而已。”

  “这样啊,行了,你进去吧,别想太多了,班主任那里我会帮你说一下的,以后别再任性了,不管怎样都要来上课呀。”

  我点点头走进了教室,经过最初的躁动,在洛雪花来了之后,同学们都是安静的自习了,晚自习期间,吴迪好几次看着我这边,估计是在担心我,我想着晚上放学了,就把事情都告诉他。至于蓝燕,一直是看着我,有很多话跟我说的样子,不过我态度冷淡,她也没有办法。

  我思考了很久,决定尽快把剩下的两件事也给做了,免得以后总是担心着,我于是转头对蓝燕说,“蓝燕,还有两件事是什么你就说了吧。”

  听到我的声音,蓝燕顿时是神色一喜,只是对我的话,她却很是茫然,不解的问我道,“梁正,你说什么,我真的不明白啊。”

  “你别再演戏了,昨天晚上你亲口对我说的。”我语气微微不耐烦,到什么时候了,还演戏有什么意思吗。

  蓝燕表情十分无辜的说,“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

  “难道昨天晚上你没有去我家吗?”我直接了当的问道,随后我紧紧看着她的眼睛,如果此时她说谎的话,我想我一定能看出一些破绽。

  听到我这样说,蓝燕很是肯定的道,“当然没有去过,我都不知道你家在哪里。”

  一瞬间我有些晕了,蓝燕的样子那么认真,一点也不像在说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人真的不是她,可是不可能啊,明明和她长得是一模一样,我又没有眼瞎。

  “不可能啊,我明明看着就是你,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和我长的一摸一样,难道说...”蓝燕听了我的话,顿时小声嘀咕了起来。

  “你说什么?”我问了一句,她难道是想到了什么吗。

  “啊——,没什么,那她穿的什么衣服当时?”

  什么衣服,蓝燕问这个干什么,我奇怪不已,但是我还是回想了起来,好像是一件卡通的睡衣,我不禁道,“卡通的睡衣,上面是皮卡丘的图案。”

  “皮卡丘...”蓝燕呆呆的念了出来。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自从我说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之后,她就变得这么奇怪,难道那个人真的不是她,可是世界上真有两个长相如此相像的人吗,我怀疑不已。

  “皮卡丘怎么了?”我于是追问道,可惜她一直是呆呆的思考着问题,再也不理我了。

  蓝燕不理我,我只好转身过去写作业了,过几天就会有新学期的模拟测试了,我一定得争取考好一点,把成绩给爸妈看,让他们能露出一丝笑容。

  晚自习一下,蓝燕便急匆匆的跑出了教室,还从没见她这么慌忙过,我摇了摇头,这时候吴迪走了过来。

  “什么情况?”吴迪看着我问道。

  我叹口气,把事情全部告诉了他,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着我,我说我没事,然后他告诉我,班主任知道我旷课一下午后,大发雷霆,这我是预料之中的,也没有奇怪。

  “我知道了。”虽然周丹脾气好,但是这一次,我实在是玩的太过了,她不发脾气就不是一个老师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什么惩罚我都得接着呀。”

  虽然我心里也是担心,但是也只能这样等待事情发展了,我离开教室的时候,有几个同学竟然是指着我说,裸奔狂,丢人。

  “把我们5班的脸都丢光了!”

  我转头看着那个说话的男生,有些生气,但是我无法反驳他的话,我确实丢脸了,不光丢了我自己的脸,还破坏了5班的名声,我难辞其咎。我低下头不搭理他,继续朝前走去。

  没想到我这样的做法,却是让他更加的得寸进尺了,他拦住我的道路,指着我道,“梁正,以后别说你是5班的,你这个裸奔狂!”

  被他这样指着鼻子教训,我心里渐渐是气愤了起来,难道这是我愿意的吗,他什么也不知道,就会在这里指责我,我一把推开他的手指,大声叫了出来,“你够了!”

  他见我突然发作,吓了一跳,还以为我要打他,可是我却是半天没有动作,于是他又恢复了胆量,对我吼道,“梁正,你凶什么,你还有脸对我叫!”

  班上没有走的同学此时都是看着我们两人的闹剧,见到我被人欺负,可是没有人上来帮我。我沉默不语,面前的男生却是更加嚣张,他伸手推了我一把,“你个废物,还敢跟我叫,你是废物!知道吗!”

  “他不是废物,胡浪,你别太过分了。”一道声音突然在教室里响起。

  B更…*新最#快M上mp酷!o匠eD网*

  我一抬头,居然发现说话的是,在我看来胆子最小的飞天庆,这还真是可笑,那么些人就只有他敢帮我。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朝着飞天庆投去感激的目光,后者轻笑了一下,走到了我和胡浪面前。

  我面前的人叫胡浪,我这时候才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确实有些浪,因为他戴着一个月牙的项链,穿着一个破洞的牛仔裤,好像很喜欢扮演古惑仔的角色。

  “你要为他出头?”胡浪看了一眼飞天庆,冷冷道。

  “是的。”飞天庆伸手从裤袋里掏出一张红色的钞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我愣了,飞天庆居然拿出了一百块钱,胡浪也愣了,不过短暂之后他立刻是回过神,使劲吞了下口水,快速的抢过那一百块,“好,这次就算了。”

  一百块,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还是很有诱惑的,胡浪拿了钱之后就走了。我望着飞天庆,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