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林封连吐三口血,望着后方那数十道人影擦了擦嘴角,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之色。

  喃喃自语道:“既然跑不了,那就来陪葬吧。”“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林封迅速盘座而下。

  “乾坤,开”“散。”一阵庞大灵力波动隐隐传出,随后双手一挥一股庞大灵力仿佛有灵性般分出几股游动于天地间渐渐隐匿起来。

  又是几口精血吐出,林封却不闻不顾,从储物戒中拿出几个阵石加固阵法,随后静静望着前方。

  “咻”“咻”“咻”数十道身影缓缓而至。站在前方三人,居中一人是一名中年人。

  双眼怨毒的望着林封怪声道“呦,咱们的阵法大师,怎么不跑了。”

  冯易云刚才在追击林封时被其所部下的阵法弄的满头狼狈,甚至被其断了一条手臂,作为剑宗大长老已经太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尤其是对方只是一个灵神初期境界,实在是丢脸之极。

  站在冯易云左边老人道“大长老,这小子恐怕知道已无余力在跑了,所以留下想要与我们拼死一战。”

  “嘿嘿,杨护法此言甚对,不过这个小子中了太上长老的乱灵掌,恐怕不用我们动手便也存活不了多久吧。”

  站在右边的铁护法摸着山羊胡子双眼也是怨毒的看着林封道,看来先前所吃的亏同样不小啊。

  冯易云冷哼道:“这次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众执法弟子摆剑阵。”

  单手一挥。身后的数十弟子往个方位飞去,凭借着自身生死境后期圆满加上两大执法灵神后期加上众执法弟子也都在元神之上,倒不相信林封还能翻了天。

  林封对上方所发出的动静不理不睬,掐着法决,感应到体内一阵阵暴虐的灵力波动,在这样下去恐怕真会像那铁护法所说的不用他们动手便会被这股灵力弄死。

  不过此时已无退路了。心底深深的叹息,只恨自己不够强大,不然宗族之人也不会死伤殆尽。

  好在最后林封遁走之时看到由岭南秦家领着一群往日林氏对其有恩的散修出手救走了部分族人,要不然自己会留下与敌人同归于尽吧,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好不了哪去…………

  仇恨的双眼望着天空上那些正在布着剑阵的人,林封双手一掐法决大喝道:“秘法-定乾坤。”只见天地间一道道灵气仿佛有灵性般向天剑宗弟子束缚而去。

  冯易云和那两位执法脸色一变,不过随后冯易云便冷笑道:“林封,你这不过是强行施展出来的阵法,你中了太上长老的乱灵掌,只怕这道阵法已经是极限了吧,哈哈。”

  杨护法和铁护法闻言便镇定了下来,虽然感觉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束缚起来,不过这股力量能明显感觉到一丝丝减弱,便对着林封冷嘲热讽。

  i)酷…。匠网5M首发

  林封脸色闪过一道疯狂之色,确实,如同冯易云所说林封已是穷途末路。但是就凭这些小人怎会知我林氏秘术的厉害。

  双手不断掐着法决,眼花缭乱让人看不清楚。随着法决不断变动,林封身体也不断爆出一团团血雾,冯易云等人看到脸色也阴晴不定,随后想到林封的伤势也不相信还能翻出多大浪来,不过想到林封这位天骄之才也不敢小看,当即一声大喝到:“调整自身灵力,突破阵法。”

  冯易云话毕,周身一阵强大的灵力波动汹涌而出,生死圆满境的实力毫无保留的释放。

  在加上众人强大灵力释放,阵法内明显传出一阵阵波动,由冯易云处传出一道道裂痕,仿佛整个大阵下一刻就会被众人冲散。

  在场的人在阵法一道上没什么研究,只能凭借自身强大的力量来以力破法。

  冯易云望着前方的林氏余孽,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意,毕竟先前吃的亏也不小啊,林氏居然出了这个妖孽,念力、阵法一道都已达到灵神之境,居然能有如此彪悍的战力。

  看来林氏一族的阵法之道真是不容小觑,怪不得宗主如此窥探林氏宗族的阵法一道,甚至太上长老都出马了。

  望着下方盘膝而坐的林封,摇了摇头,要怪就怪生不逢时吧,要不然在早上个千年,林氏有此等天才,恐怕连宗主都要衡量一下是否与其为敌吧。

  脑海中数个念头闪过,容不得多想,看是慢,时则快,冯易云望着前方,灵力涌动的更快,“破”“破”“破”。连续三声大喝,向前拍出了三掌,加上众弟子也在不断攻击,束缚之力渐渐消散。

  此时下方林封周身不断有血雾爆开,林封目光平静,随着法决不断变动,身体已经开始龟裂起来。

  林封低下头喃喃自语道:“时间不多了,希望这道仙法有用吧。”随后抬起头,原本平静的目光中一丝丝疯狂之色涌动而出,双手缓缓往前推动大喝道:“献祭、秘术-碎尽万物”。

  伸出的双手轻轻的向前虚握,同时先前所丢出的阵石爆发出一道道光芒。

  此刻林封所能调动灵力已经不多了,凭借族内传承之法生死搏杀所用的献祭之法才能施展这招秘术出来。

  顾名思义,献祭是将整个身体以及真灵碎裂开来通过秘术都转为庞大的灵力以供使用,用了之后离死也不远了,真灵也就是魂魄和身体都没了,还能活?。所以不到绝境是不会施展此法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