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都有可能,正像哈姆雷特王子所说:“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只有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叠加态突然结束,哈姆雷特王子的犹豫才终于结束,我们知道了猫的确定态:死,或者活。但生活中更多像是一种必然,改变影响着世界线的进程,影响着日后所发展的内容,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影响着事情发生的概率,但是,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如今的日子,以后的日子,只能由我掌握。这是世界,那是我。

  一个小时后,雷格西瓦伦区,捷运站,一辆悬浮车缓缓驶入。

  交通站的出口,两个人背着包走了出来,向市中心望去。

  “哇,这里好大,好繁华啊!”

  作为一国之首都,繁华肯定是必要的,站在交通枢纽站,远远就能看见远处的高楼大厦,一个个透着,电影中未来科技的感觉,每一个大楼的外墙都是晶莹剔透却不会折射过于强烈的太阳光而晃了别人的眼睛。天上漂浮的车辆错综复杂,地面上没有一个地方没有行人,这就是雷格。

  “走吧,白雪,竟然来了一次,去吃点这里的好吃的吧!”

  “好啊,吃好吃的就世间最美好的享受!走起!”

  但白雪仔细想想,雷格这种地方,哪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特色小吃。来自五湖四海天下各个角落的人,因为各种原因聚集到这种城市,倒也让食品的风味五花八门,还真是每一家带有地名的店都有几分其家乡的味道,可要说十分正宗,那就有待商榷了。

  然而我初来乍到没有吃过什么,根本就无法分辨。

  交通枢纽站边上就是地铁,看来是方便人们转乘别的车进入市里而特别设计的,看着也方便。然而我要坐地铁,可苦了我们二人。

  且不说这雷格之大,密集人口足足有一千五百万之多,地铁系统繁忙运作,那可是尘世如潮人如水,分分秒秒把本来下站出的这一站就给你挤出去。结果我们两个人等了两趟列车才千辛万苦的挤进上车的队伍。可列车人多,我可不想白雪受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触碰,只能够是咬牙杀出一条血路,让自己面朝白雪,让这小妞靠在了边角上,然后我非常绅士的用身体挡着白雪,免得她在挤来挤去的车厢里受到什么伤害。总之,双手也不需要抓着扶手,反正这摩肩接踵也根本摔不到地上。

  静静地,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也不知道在轰隆的地铁之中想了些什么。

  此时列车人群喧闹你我皆静,隧道灯迷蒙你我皆醒。

  流光溢彩,一站又过一站。

  快要到站,白雪捏了捏我手上的小臂,“嘶……”我吃痛眉头一皱,只好是又用身体一步一步的挤了出去。

  东走走,西转转,很快,我和白雪的双手都抓满了小吃。

  这些小吃,大概对于我来说,确实新鲜。原本还以为,曾经的我在本星上,犹豫吃什么可以从美食街上从最左边走到最右边,从最右边走到最左边依旧不知道吃什么,最后饿得我只好随便进一家尝尝,可是食色性也,好吃的东西也完全不需要习惯的过程。

  然而毕竟只是小吃而已,吃再多也吃不饱,还是需要主食的帮助。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坐下,抬头一看这居然还是家百年老字号,横梁上挂满了各种奖杯证书,墙壁贴满了各种国际友人的合影,店里头客人虽多但是却有点安静,似乎都在翘首以待,候着服务员从帘布里头端出一碗碗汤面。

  “好香。”白雪扬起白皙的脖子,就是嗅了嗅。

  “看看这个……”我指了指桌上的一张纤薄的菜单。

  “只有三种刀削面呢,我们运气不错,想不到传说中的笑面阁居然是在繁华步行街里面。”白雪一脸恍然,也是差点没有拍腿叫好。

  “这也好,省去了点餐的时间,就让老板来两碗传闻中的行云刀削面吧。”小吃吃得越多反而我越觉得饿……肚子早就咕噜咕噜打鼓作响,也是赶紧的召唤伙计点单。

  出门在外,特别是异国他乡,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此,在陌生的地方看着陌生的人群体会着陌生的风情,这正是旅游一方的目的。尽管两人并不是以旅游作为目的出门,可却有机会体验一番这文化精髓之一的食文化,绝对要趁机大饱口福。

  %"最Sj新Z\章c节上酷k匠IA网

  其实我并不是那种特别爱说话的人,尤其是在吵闹的环境经常会一言不发。有时候有时候,周围很吵闹但是自己却很安静,这并不是一种好的兆头。那种深水海沟一般的情绪,沉寂在漆黑不见光亮的底部。也许那并不是泥潭,而是清净的一池细砂,但倘若没有人愿意进去瞧瞧,谁也不知道,那究竟也没有多少区别。

  听所愿的声,说所想的话,看所愿的景,人之所愿,其实有时候就是那么千万抹洪流中的出头礁石,剥离开来,潮水两边散,最后也许免不得被侵蚀消亡。

  我就这么着,专注的望着窗外发呆,白雪很少见到我是这个神情,也是很奇怪的看着我。知道两个“哐当”声在耳边响起,伴随着热腾腾的热气,才把我拉回来。白雪空想半天也不知道所以然,也就摇了摇头,“我们吃面吧!”

  有的时候,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反而让自己觉得孤独,是的,我还是想念那些朝夕相处的亲人了。想到这里,眼角不禁有些湿润。

  “特鲁,特鲁……”

  “这面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吃,简直就是人世间极品啊!”吃了几口,我就想感叹道,之前又是吃罐头,又是吃炒菜,来这里这么久,终于吃上我喜欢吃的面条,还是这么美味,当然忘不了感慨。

  “嘻嘻,你要是喜欢吃,我还可以带你来。”听见我终于说话了,白雪以最快的速度咬断面条然后回话给我。

  看着嘴角都是油腻的白雪,我居然是楞了半天,十分好心肠的从怀里掏出纸巾给她擦拭。

  不了白雪脸微微一红,小脑袋一偏,躲过了我的纸巾。看到这里,我只好作罢。

  然而白雪却是笑了。

  “我是个随身会带手绢的女人。”

  白雪腼腆的说道。

  “对了,韩骏你是不是想家了?”

  “嗯。”

  尘世如潮人如水,而如水的人潮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