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年初春,咋暖还寒。

  体育馆滑冰场。

  台阶上坐着一男一女。

  她问:“你是独生子吗?”

  他说:“是的。”

  她问:“你猜我家有几姊妹?”

  他说:“我猜不出,但是我可以给你算算。”

  她惊讶的问:“你会算命?”

  他笑了,道:“是的。”

  她也笑了,道:“那你快算啊。”

  他让她伸出右手,煞有介事的左看右看,然后抬头若有所思。

  她急道:“喂,你算出来没?”

  他笑着道:“算出来了,你家三姊妹。”

  “啊!”她大吃一惊,浑没介意她的右手还捏在他的手心:“你真的会算啊?”

  他笑了,发自内心的。

  他说:“这只是最基本的,我还能算点其他的出来哦。”

  当女孩子的好奇心被勾起的时候,总是有点不依不饶的。

  所以她急道:“你快说啊,你还能算出啥?”

  “呵呵,”他不停的笑,很是开心。

  她终于注意到自己的手还放在他手里,脸儿一红,很快的抽出来,嗔道:“看你那傻样儿。”

  他清了清嗓子,道:“那你注意了,我要开始说了。”

  她瞪大眼睛等待着他的下文。

  他说:“首先,你是一个爱学习的女孩儿,但是你的成绩始终只能算中上。”

  她说:“嗯。”

  他说:“你小时候很顽皮,男孩子性格,有侠义心肠。”

  她说:“嗯。”

  他说:“你很聪明,爱思考。”

  她说:“嗯。”

  他说:“你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你排行第二。”

  她说:“嗯。”

  他说:“你很勤快,很懂事,爱劳动。”

  她说:“嗯。”

  他说:“你家庭条件不好,母亲和大姐是主劳动力,父亲近年身体抱恙。”

  她说:“嗯。”

  他说:“你感情上受过一次伤害,幸能及时刹车,并无大碍。”

  她说:“嗯。”

  他说:“没了。”

  她问:“没了?”

  他说:“嗯。以我的能力只能算出这些,实在惭愧。不过还不知道算对了多少呢。”

  她惊叫,道:“全部正确!”

  他迎着她有点崇拜的目光,笑了。

  半晌,他说:“其实也没那么神奇,要不要我给你解释一下呢?”

  她疑惑道:“难道你不是算出来的?”

  他点头,道:“是的,其实所有的判断都来自于我们认识的这两天。”

  她说:“但是昨天没说两句话啊,今天算是第一次交谈。”

  他还是一脸笑容,道:“你听我给你解释,然后你就会觉得其实很简单。”

  她点点头,没说话。

  他说:“你让我猜你家是几姊妹,那么我来分析下。因为你刚刚问过我是不是独生子,所以按照人的惯性思维,你要是独生子女,或有一个兄弟姐妹,你会问,你猜我是不是独生子女。而不是问,你猜我家几姊妹。”

  她点头道:“嗯。”

  他说:“既然排除了一和二,就只有三和四,不过,四个的可能性明显小于三,所以我大胆的猜了三,果然一举中的。”

  她说:“嗯。”

  他说:“既然你问的是几姊妹,而不是兄妹,姐弟,那么我再次大胆的做了个结论,你家三个都是女儿。”

  她说:“嗯。”

  他说:“这个有点汗颜,蒙混过关。哈哈。然后呢,因为你中专三年级,所以我估计的你年龄十八岁左右,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但这很关键。你家三姊妹,如果你排行老大,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据你的年龄来看,你应该出生在82年以后,早就搞计划生育了。但是你刚刚在跟你妈妈的电话里提了句妹妹还好吗。所以,第一,你不是老大,第二,你有个妹妹,综上所述,你排行第二。”

  她的表情微微变化,道:“嗯,继续。”

  他说:“我刚刚摸过你的手。。。”

  她羞道:“呿!”

  他摸摸后脑勺,笑道:“哈哈,并不嫩滑,所以你常常做事,这是不可否认的。第一,你父亲身体抱恙,第二,你家三姊妹,第三,你经常劳动,第四,你读中专而不是高中。以上几点,不难推断出你家庭情况不好。”

  她说:“嗯,但是你为何知道我爸爸身体抱恙?”

  他说:“你开始在电话里问过你妈妈。。。”

  她抢道:“我知道了!”

  他说:“既然家庭不好,所以你应该很努力的学习,我坐在你侧面,看得见你带的隐形眼镜,其次,我看你的袖口,明显有磨损的痕迹,说明你经常伏案书写等。但是你心有旁鹜,担心父亲的病,担心家里的生活,担心妹妹等等,所以你虽然聪明,但是成绩一直不能拔尖。”

  她惭愧道:“嗯。”

  他说:“至于说你小时候调皮嘛,那是因为你现在的性格像男孩子,而且左边脸上有细小的伤痕。当然,这是一个大胆的假设。但是细想,谁小时候不调皮呢?所以这样说出来应该不会遭到你的反驳。说穿了,这也是人的通性。”

  她笑着道:“嗯。”

  他说:“你终于笑了,很好看!”

  她转过头,不让他看见,脸上又红了。

  他说:“好了,都给你解释完了,你看,这其实是不是很简单?”

  她背对着他,点点头,脸上还在发烫。

  “别忙!”她忽然道:“你怎么知道我有过感情伤害的?”

  他看着转过头的她,笑了。

  “你看他们,”他用手指了指滑冰场里的两人,道:“他们恋爱三天了,其中一个是你的好姐妹,而另外一个,是我的好兄弟。”

  '8最RN新l章¤节Z上酷I匠●网#。

  她佯怒,道:“她这么快就把我出卖了!”

  他说:“她只是在帮我而已。”

  她问:“帮你?”

  他点点头,笑道:“嗯,帮我更了解你。”

  她顿觉尴尬万分,手足无措,吱唔半天不知该如何说。

  他说:“你是不是想说,我为何要了解你?”

  她不说话,脸上又热乎乎的。

  “呵呵,”他笑得比什么时候都开心,道:“我已经猜完了你,我这个问题就留给你来猜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狼说:

轻松一下,番外兴趣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