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历2020年,经历了短暂时间的太空旅行后,我终于降落到了伴星。

  之前只是通过显示屏了解这个世界,当我从太空舱出来的时候,真正的踩在这片土地之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跟本星一样,然而不同的是,空气无比的清新,一阵微风徐来,一望无际的草原随风舞动,发出沙沙声。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突然间,一个白色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黑色长发散落着,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形,一身长裙随风飘舞着。就这么在微风中站着,她偶尔会用纤纤玉手整理一下被风吹在眼前的头发,就这样,静静地打量着我这个“外星人”。

  ,☆酷匠Fp网Q0永久M!免r费V看k小J说%

  西历2015年。

  我叫韩骏,那时我还是一个学生党,每天早出晚归,刻苦学习,就为了高考能考个好点的大学,然后能有一个舒服的人生。除此之外,我喜欢体育运动和天文观测。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巧合,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繁重的学习使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我难得有空去一次天文台,那天像往常一样,星空璀璨。管老师要了天文台的钥匙后,就独自走到天文台,轻车熟路的打开天文望远镜的保护罩,打卡计算机,好久不摸这些设备的我就像娶了新媳妇的人一样,极其兴奋。

  我随意的转换着望远镜的角度和位置,任由计算机记录着庞大的数据。一阵夜风吹来,微微有些冻人,我才发现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想到那堆积如山的作业我也只好悻悻而归,收拾了天文台拷走了刚才的观测数据,确认好一切都收拾妥当后,我遗憾的离开了。

  这回去就是好几天,优盘里的数据一直没有时间分析,直到周六日才满心期待的去浏览,这可真是等死我了。这一周都感觉心里痒痒的,那天回去就想看看到底都观测到了什么,结果写完作业就累得要死,这状态持续到周六日才缓解过来。我漫无目的的浏览着,突然,太阳轮廓边上的一个黑影吸引了我的全部注意力。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这个阴影看着太像一个星球,这个星球就是我们所居住的地球。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眼花或者机器出现了问题,但是反复几遍观看,多段视频都有这个奇怪的阴影。我心中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引了出来,心想着,这一定是一个未被发现的行星。

  众所周知,太阳系中有九大行星,唯独地球孕育了生命。曾经有人和我聊天,讲到曾经玛雅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一定是去了别的星球,而且还离地球不远。当时人们就像看见文盲一样鄙视着他,最像地球的火星都没有发现生命,那玛雅人能去哪里?我就这么瞎想着,会不会玛雅人都去这颗行星了?那又为何离开啊?

  接连的几天,我和我的好朋友们轮番去天文台按着之前记录的角度去观察,每次的结果都是,有个行星躲藏在太阳的另一面,并且和地球同轨道。剩下的时间,我们便开始处理图像想要真正的看清这个行星相貌,然而,我们观察到的阴影只是因为太阳炽热的表面而折射过来的光线,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发现,这颗行星简直就是地球的克隆体。既然确定有这么一个行星,我们就必须通过科学的演算去证明,一个星期我们几个人都在论证着这颗行星的存在。

  “大家都过来,我算出来了,真的有,这颗行星的存在真的符合引力等一些列公式和多普勒位移法,你说我们会不会成为大科学家?!”说话的人是王彬,我在天文社的死党。他突然的这么一嚎差点没把我们心脏吓出来。

  “我靠,你至于这么激动么!只不过是验证了一下既有的事实,就高兴成这样。”李树峰白了一眼他,就凑了过去。说来这个李树峰也是一代奇人,没有人不会被他说话噎死,但也正是他,在枯燥的日常生活中能给我们带来一丝欢乐!

  就这么着,我们一群人呼啦啦的围着王彬,看着他这个旷世奇才最后的演算。我想,这个时候,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心潮澎湃吧,科学家总是找系外行星,最后竟然没有发现,有一颗适宜居住的类地行星只离我们有3亿千米。想想就是兴奋。

  没有一点犹豫,我们当即决定把整理后的报告投稿到《天文爱好者》、《中国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天体物理学杂志》和《天空和望远镜》各一份。

  没过多久,全球的学术界彻底震惊了。谁也没想到这么近的地方就有适宜人类移居的地方,更没人想到,拥有这一伟大发现的竟然是几个毛头小子。一时间,我们成了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当然,在学校被崇拜的五体投地,在家里则是快被家长夸到了天上,甚至见到人就说:“我家孩子就是那个发现新行星的人。”当然,好事来的突然,烦恼也来得突然。就这样每天被围着,也真是够闹心的。

  不久,国际天文联合会就给我发了封邮件,告知我们行星的演算工作已经结束,并证明确实存在。现在按规矩需要我们给这个行星命名。

  “要不就叫‘新-地球’吧!”李树峰没头脑的来了一句瞬间就遭到了王彬的吐槽。“你可真是没有想象力……”

  我说:“要不就叫‘碧兰星吧’跟我们地球相似,都是有深蓝色海洋和万木吐翠的陆地的行星。”我说完,王彬就开始起哄“还是骏哥起的好,我同意!你们呢?”还回头的看看大家的反应。没有一个人有异议,我们就这样把名字报了上去。没过多久,报纸上就刊登了头条“我国中学生发现新类地行星并命名‘碧兰星’”。这下是彻底轰动了,人们没想到,竟然连国际天文联合会都都承认并授权他们命名了。

  然而欢庆的日子并不长久,有一天竟然有个军方航天局的工作人员找我们,说希望我们参与一个新项目。这下我们都是一头雾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狼说:

各位读者,鄙人第一次写作,还请大家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