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呢人呢“长项也不见了。。”“好可怕啊,还好没去练这个可怕的魂术”弟子一个个都议论着。“可恶的老鬼。把我打成这样”从一间屋子的房顶上传来长项的微弱的咒骂声。“此地不能再待着了,该走了。御魂术,起!”长项想唤出魂器来飞行。可是没有任何变化,“起!”长项有点开始颤抖,,“这。这。可恶!”长项意识到强制突破魂穴的危害了。他已经打不开魂穴而且如果再使力就有丧命的可能。当然。长项没这么傻,他走向弟子面前“长项没死啊?”“怎么可能你看他手好像都断了”“这个人不好惹,,都敢打师傅”弟子门声音虽然轻。但依旧被长项听的一清二楚。长项心想:老东西,等我修养之后回来。必定把你打得屁滚尿流!哼!长项往巷子深处走去。突然,巷子深处传来“额啊,弟子们一个个全跑进巷子,只看见长项十分狰狞的倒在地上,张邦手中拿着一把魂刀,渐渐破碎。也倒了下去“师傅!师傅!师傅”弟子一个个从长项身上踏过。扶着张邦走进屋里。这天晚上,张邦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弟子拿了书向他询问能否自己练。张邦叹了口气说,去吧但是张邦没看清那个弟子的容貌。隐隐约约看见衣服被风吹起。背上的麒麟尾纹身。第二天一大早便把所有弟子的上衣全脱光没有发现一个人有麒麟尾,他叹口气说。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反正这本书也是害人的。突然,一个弟子的衣服着了起来。师傅!师傅!他着火了,张邦应声看去一个弟子的背上着了火,张邦跑过去掀掉衣服一看,一只巨大的麒麟盤在他身上,他十分慌张,很快的跑开了。“师傅,他怎么了?”“不好说啊,别管他了。散了散了练功去”张邦话是这么说,但立马找到了这位弟子。“师傅。”“你叫什么名字”“枫衫”“枫衫?你愿意跟着师傅学习魂术吗”“师傅,弟子也曾看见过长项发疯的样子。我怕。”“他是自讨苦吃。强制开魂穴是最最不提倡的,他是犯了大禁!如果愿意子时来我屋子里。”张邦说完话立马就走了他希望他的一席话可以先让枫衫明白魂术的威力和不善运用的后果。

  子时。。。。

  酷匠●;网唯◎一a正版,其Q他Hz都}v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