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自习在陈泽的发呆中很快就过去。只是今天盯着叶倩背影看时,叶倩似乎感觉到了,转过头来看,陈泽没有再低下头,笑嘻嘻的望着他,眼神中的爱意叶倩都能感觉得到。

  叶倩害羞的转过了头,心如小鹿碰碰乱撞,今天的陈泽似乎和往常不一样。

  下课后叶倩赶紧拉着张霞去了厕所,陈泽感到无趣,开始打量班上的同学,发现班上极其个别的那几个,基本上都能叫出名字,即使后来很多年以后模糊了,现在看着一张张青涩的面孔,也能翻出许多忘却了的记忆。

  下节课是数学,是位年轻的老师,姓张,教的很一般,缺乏耐心,每次一个问题讲几次学生还不明白,就会骂人,所以班上很多学生反感他,不敢去问他问题。陈泽一直数理化都好,从包里拿出卷子,很多都是110分以上,甚至有120满分的,记忆中叶倩就经常问陈泽数学问题。

  陈泽翻开卷子,虽然大学毕业了三年,可能高中的许多知识都忘记了,不过参加中考还是绰绰有余的,除了历史和政治需要死记硬背的没把握,数理化都考满分也不是不可能,初中英语也不难,对于大学英语过了六级的陈泽来说,水平一点也不比初高中英语老师差。至于语文,阅读和作文能力,在大学里爱装文艺青年的陈泽更远远不是这些初中生能比的。

  数学课也是自习,不懂的就上去问,但是大多数学生就算有问题也会留着,下来自己问同学。一节课下来,只有班长刘星上去问了一下。陈泽对此人的印象不怎么好,极其自恋,巴结老师是个好手,私下里说这个喜欢他、那个喜欢他。

  最令陈泽不爽的是他利用班长的职务,经常找叶倩,乐此不疲。对那些长得不怎么好看的女生从来没给过好脸色,自以为高人一筹。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第四节课下课铃一响,学校就沸腾了起来。

  学校大多数学生中午都在学校打饭吃,不过只要家住在镇上的都不愿意在学校吃,因为学校的伙食实在是不怎么样。陈泽中午回家吃饭,不过有时赵欣忙不过来,陈泽就只有自己热饭或者在外面吃面饺子啥的。

  等班上大多数学生走后,陈杂看见叶倩还在本子上算着题,没有丝毫要走的样子,不由问道:“叶倩,中午你回家吃饭吗?”

  “不啊,今天我妈去县城给我爸拿东西去了,我就在学校外面吃面算了。”

  “我们一起吧,估计我妈也忙不过来,会去肯定也要自己弄饭吃。”

  “嗯,等我把这道题物理题做完就走。”叶倩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陈泽从后面看见她冥思苦想的样子,不由走到她面前,也看起题来。看完题陈泽就知道该怎么做,拉开叶倩干净漂亮的笔袋,拿支圆珠笔在草稿纸上划了起来,叶倩看见他在做便停下了笔,几下的功夫陈泽就得出了答案。

  陈泽把草稿纸推到叶倩面前,给她讲自己的思路和坐这类题的经验。

  这时教室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他们两人。两人的头几乎都凑到了一起,陈泽全神贯注的讲着,浑然没有注意到脸色慢慢变红的叶倩。

  隔得这么近,连陈泽呼吸的声音叶倩也可以清楚的听见,陈泽说话是吐出的气甚至都吹动了叶倩耳边的青丝,这一切都不禁让叶倩心跳得厉害,神游天外,完全没听进去陈泽讲的东西。十五六岁的年纪,虽说是最纯真的年纪,但该懂的,少男少女们基本都已经懂得,再加上女生本来就比男生早熟,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懂了吗?嗯?”没听见叶倩的回答,抬头一看,发现她正满脸绯红的低着头,哪里不明白怎么了,不由一笑。

  “算了吧,还是等下吃了饭你自己回来看吧。”

  {酷M匠!)网hk首T发J

  听见陈泽的笑声,叶倩也反应过来,脸更红了,嘴里却说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换个人来给她讲题她怎么会脸红,还不都是陈泽这个坏蛋害的,没事把头凑这么近干嘛,叶倩心里默默的想到。

  “没笑,没笑,走吃饭去吧,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整天就知道吃,你没听杨老师怎么说的吗。”

  每次放学时就是全班学生就听不进去课时候,有次杨建良就说了句很经典的话“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只有猪才是活着就为了吃饭”。从此这句话就被全班学生闹闹记住。

  北水镇中大门对面有好几家饭馆、面馆,小镇的面没有水面,全是干面,不过味道好极了。叶倩和陈泽随便找了一家面馆坐下,他们在教室里耽搁了一会,所以大多数学生现在都吃完了,面馆里已经没有多少人,找了一张靠墙的桌子两人就坐下。

  “你要几两啊”陈泽望着叶倩问道。

  “二两鸡丁面吧。”

  “阿姨,两碗面,一碗二两,一碗三两,勺子都要鸡丁。”陈泽转过头对正在忙的老板娘说道。

  “好的,稍等啊,马上就好。”老板娘的声音很大,回答后赶紧又抓了两把面下锅。

  速度很快,不到三分钟,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就端到了叶倩和陈泽面前。陈泽先是闻了一下,说了声“香”。然后接过叶倩擦用卫生纸干净的筷子就吃起来,已经几年没有吃过,刚才闻到味道肚子就已经在咕噜噜响了,所以吃相和叶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叶倩倒也没觉得陈泽吃相有多难看,就是觉得好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