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他们热血澎湃的样子,我也只好顺着他们。要知道,这些日子他们早就憋出病了,我这些日子也都认真学习,也没有什么事情,我也交代过他们别欺负老实同学,如果有人欺负老实人,那就打他。

  既然韩丞找了上来,那就教他做人吧。

  我们一帮人浩浩汤汤的朝教室走去。走到楼梯口就听见韩丞的叫骂,“让赵伟那狗比滚出来。”

  我大叫一声:“你赵爸爸来了。”

  “呵。”他冷笑一声,“好久不见啊!我该叫你声兄弟?还是伟哥?”他就是这样,说话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其实毒的狠,句句字字会让你不爽快。

  “我刚刚怎么说的你就怎么叫咯。”我满脸戏虐的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似的。

  “你也跳不了多久了。这笔账我先记着,到时候别跪着求我!”说完,他带着他几个小囖囖跟屁虫走了。

  “废物就是废物,难道就只会这样说几句屁话?”我这话一说,他脸上也挂不住。回头朝我走来,一脚踢我身上。原本我可以躲过的,但我没有多,因为他踢中我就会有很大的破绽露出来,他踢我我准备收脚的时候,我一把拉住他的脚。然后用脚踢他的重心脚,就一个最最基础的戳脚,他失去重心,摔了个四脚朝天。我身后的人以及我不在被他欺负的人还有更多的是他毒舌得罪的人都喊:“哟~这不是韩大少嘛?怎么摔倒了呀,真不小心。”韩丞爬起来就朝我撞来,我看到校长正在走楼梯下来,我故意摔倒,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嘴里大喊着:“救命啊,学校扛把子打人啦。”

  $更\新最快-上d酷)@匠网s}

  校长见状赶忙过来,我给校长使了个眼色,他会意,说着:“赶紧送到医院去。把韩丞带到办公室。”我心里哈哈的笑着。白痴一个,就没点脑子。

  我们几个出了校门,每人一根烟走过桥,晃晃荡荡的走去兄弟酒吧。现在虽然我们很多都已经分道扬镳,但那段岁月始终记得,是我们的光辉岁月。我们在酒吧吃了点果盘喝了点酒,谈着心。一起哼着beyond的《光辉岁月》。

  “纵使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抛竿见影。。。”

  ……………

  这些兄弟是我一辈子的兄弟,我的兄弟帮!

  呆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我们回学校听说韩丞被一顿训。学生时代的我们就是这样,没有必要动不动就打架,看见自己的对头被训其实是最开心的。直到那天,韩丞的一个小跟班突然跑来和我说:“伟哥,韩丞说他把金柒给上了,和我们上课吹了一节课呢。我相信你这么宽宏大量,都分手的你一定不会放心上吧。”我应臣着这个小子,就知道一定是韩丞个人让他来刺激我。但他却忽略了后果…

  等这小子走后,我打了个电话给我高职的兄弟奶龙,让他带些人来我们学校蹲点玩冷的。

  他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性子那么正,怎么突然让我帮你搞次冷的了?”

  “当你被逼急了你就会像我一样,忘记自己原则,忘记所有规矩,只有自己才是规矩!”

  “哟,我们赵总的暴脾气!我喜欢,成了!今晚我带人过来,你就别出面了,把他照片名字发给我。”

  我把Hc的照片发给他,以及告诉他hc开的电摩,让他弄个车队过来,人多搞点壮的撑场子。

  博文劝我说:“没有必要搞这么大,反正都快毕业了。”

  “就是快毕业才搞,老子受够了。这三年多少人再老子背后BB我都忍了,但是现在BB我喜欢的女人,算什么玩意?”我说着说着情绪激动了起来,孙坤拍拍我的背,让我淡定下来。我说:“毕竟以前也算兄弟,同学一场,这件事我不会牵扯你们,你们在旁边看着就好。”

  “嗯,知道了。”他两异口同声的说道。

  “韩丞是真的忘了我叫'赵日天'了。”我冷冷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