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过去了,现在我们不是又走到一起了嘛?我们以后还能并肩作战呢!庆幸这次重逢吧,有些事情就是不期而遇的。”张真叹了口气。

  “并肩作战?”我不解。

  酷匠Ip网永c◇久V免/^费)4看小w@说X

  “嗯,并肩作战。”张真又说了一遍,这让我越来越感觉他神秘了。

  聊着以前的事,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没有一会我们就到了他们的大庭院。庭院门口站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气质与内慑想同但明显没有内慑的猥琐。

  内慑下车后跟个小孩子一样朝那白胡子老头跑去,大喊着:“湿胸!!我好想你阿!!”与白胡子抱了一下,又赶紧过来牵着我走向白胡子。“喏…这就是我不争气的徒弟。”指了指我,又指了指白胡子“这是我师兄,易湿。”

  我真想一口水喷出来,一个内慑(内射),一个易湿,真可以!!难怪师兄弟。

  易湿问:“赵少,准备啥时候开练?”

  “憋叫我赵少,我不是什么少爷,我只是个普通人,叫我小伟就可以啦。”

  “好,和你老子一样谦逊,那,小伟准备学生们?”

  “八极拳!”我想起雷狗的八极贴山靠,太生猛了,所以坚定的看着易湿。

  “好,南打南拳。想要北踢北腿么?”张真看着我。

  “哈哈哈,可惜两者不可得兼呀。”易湿笑着说道“这需要很大的协调性,不过你可以试试。今天就让张真陪你练练吧,走先吃饭!”

  易湿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饭菜,饭桌上,易湿和内慑谈论着他们和我爸的事,两个怀旧的老男人。而我则和张真回忆着曾经一起上学的日子,说着还时不时的笑,就连易湿听得也是哈哈大笑,毕竟每段学生时代都是美好的。

  吃过饭,我们又聊了会天,然后我和张真则在院子里切磋了起来,内慑和易湿则坐在凳子上喝着茶,这场面就感觉是两个武馆的人切磋,大佬坐在着品茶观看。

  我和张真在院子中间,他向我招招手挑衅着我,我自然不能忍,冲过去用我的招牌动作右手右勾拳虚招,接着左手往他肚子上一拳。我本以为这拳的速度很快了,结果张真往后退了一步,巧妙躲过了。

  张真身高189,体重165,却能巧妙躲过!!真的是灵活的胖子!!他一个转身,后摆腿踹我肚子上,我一下子飞出去好几米,我倒地上,眼前冒着星星,我撑着趴起来。看来我是小看张真了。我飞速跑到张真身边,一记头锤往他额头砸去。他往后退了几步,而我也则后退好几步。我看他一点事都没有,而我额头已经发紫了。他轻蔑的看着我,摔了下刘海笑了笑:“现在轮到我了。”说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速度非常快,和他的体重完全成反比,“喯…”一声,他一跺脚,用肩往我身上一撞,我一下子飞了出去,在空中我大喊了一声:“八级贴山靠…。”

  倒地之后,我就昏死了过去。

  内慑掐着我的人中,把我掐醒了。我醒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学八极拳!”

  张真看着我,把我拉起来:“看来我走了的这年你进步挺大的,一会晚上给你个惊喜。”

  “你打完我就给惊喜收买我?老子告诉你,没!门!”我把脸转向一边不看张真。

  “哟,你现在怎么这么傲娇阿!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晚上等着吧!”张真在一边笑着。

  突然在他说完“晚上等着吧”我菊花一紧,鼠躯一震,心想:这家伙不会是弯的吧…哎蚂…

  花都机场…

  一个美丽的妇人打着电话:“喂,老公阿,我在去大西北了。儿子已经和小真汇合了。”

  “恩,那就好,儿子知道你要去么?”电话另一端。

  “不知道,我准备给儿子一个惊喜,几年不见,我怪想他的了。”

  “那你这几天多陪陪儿子,告诉他我很想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