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的时候,他们说高中年代的朋友最最真,一开始我相信了,庆幸遇见过他们,但现在似乎才看清这一切。

  我叫赵伟,是苏杭市的普通学生,初中的时候因为几次打架,莫名被推为十六中老大。

  第一天军训,我们坐着大巴来到七子山武警大队,下车那里的教官就给我们一个下马威。隔壁班一个教官在那里训话,我嘀咕了一句:“叼什么叼!”被听到了,也就因为这句话,我被盯上了,这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他开始针对我了。

  训完话让我们去放行李,领服装。男生住四楼女生住五楼。孙坤一到床上,大喊一声:“我要妹子!”不巧被我们教官听到了,笑翻了一片。

  孙坤是我一个初中的,初中的时候并没有玩的很好,现在却是为的铁杆兄弟。

  穿军训服的时候,由于博文瘦,又忘记带腰带了,我就借给他了,开始搭我们第一句话。博文是个篮球天才,13岁被省队录取,因为吃不了苦,就逃了回来。他高高瘦瘦的,但是别看他瘦,干架起来可以说是很疯狂,一个打三四个不是问题。

  由于刚才嘀咕的一句话,下午站军姿的时候那个教官开始来找我事了,说我站的不好,手放的不对。然后说了一句:“你妈没教你的今天我教你!”说到我妈,我自然不乐意,她是这辈子对我最好的女人,再加那时候我脾气还是很暴躁的,“我草你玛!”我大吼一句,直接一拳头打他下巴上,他吃痛,蹲下来捂着下巴,我又一脚把他揣地上,正当我准备踹几脚的时候,他突然拉住我的脚把我放倒了,准备狠揍我,他一拳一拳的打我脸上,他也逐渐占了上风。此时我没想到的是,博文看我被欺负,冲过来往他脸上就是一脚,怒吼道:“敢动我兄弟?”

  其他教官看情况赶紧过来,有的拉着我们不让我们打,有的要冲上来揍我和博文。

  这时六班一个女生盯着我们乱斗的人看,我倒在地上的时候瞥了一眼,长得很可爱,留着一头长发,长发及腰!能娶她多好!她的那双美眸,那双眼真的很动人,水汪汪的,那可爱的面容,笑起来可以迷倒很多男人。这样的妹子我真的好喜欢。

  但我现在哪有时间去YY这些,我回过神,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去帮博文,毕竟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谁敢动博文试试!”这时候我看到博文因为我被教官群殴,彻彻底底的怒了!地上拿起一块扳转,就朝一个教官脑袋上砸去…鲜红的血直接从他脑门上流了下来。

  这时其他人都已经惊的不说话了,只有我们还扭在一起,其他教官也像是疯了,一拳比一拳重的砸在我们身上。我看博文那,那群教官的攻势越来越疯狂,索性扑到博文面前替他挨着…

  这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我们教官发话了,“谁要打我们班的孩子先打过我再说。”他姓夏,我们喜欢叫他大黑骡子。那些教官顿时鸦雀无声,后来才知道,他是个连长,威武啊!

  我和博文也因此结下了三年的友谊,三年的兄弟。

  晚上由于太过劳累,整个宿舍都早早的睡去,只有我、韩丞、钱宁还有孙坤没有入睡,于是乎我们讲起来初中的故事。钱子宁是个很仗义的家伙,我们三年也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而韩丞,一个小富二代,也就是因为他,才对“高中的朋友最真”这句话不再相信。原来他们学校和我们十六中是兄弟学校,但学生之间一直有矛盾,他们学校有人来我们学校敲诈初一小朋友,那时间我也是个初一的毛小子,看别人乖乖给钱我也就火了,打电话告诉了我哥,半小时不到,出我们学校的三个巷子被堵的死死的,我和我哥之间带着人把那群初三的打到他们学校门口。

  O_酷s、匠网永T久免__费tV看小¤说

  我们谈着谈着就谈到了恋爱史“我初一和一个女孩子谈了一个月,但我爱了她三年,最后被一个我自认为和我是兄弟的人挖墙角挖走了。他们每次分手,那女生就会回来找我陪着她,我也乐意做着她的备胎。但我那时候没有碰过她一次,她每次哭会自觉的靠在我的肩上,拿我的衣服擦拭着她眼角的泪花。结果最后初中快毕业了,那女的怀上了我那朋友的孩子,但那只畜生!!就因为她怀上了而抛弃了她…和以前一样,她回来找我了,哭的那么伤心。最后我陪着她去打胎。医生还对我说小小年纪能负什么责任就偷吃禁果!”听完我得事,韩丞见我太过压抑,派了根烟给我。我对香烟原本没有瘾,直到高二被今天军训看我打架那女孩提分手,才每天抽烟,抽上了瘾。

  这一个晚上,我们各自又多了三个谈心的兄弟。那时候还过于非主流,所以他们叫我赵少,我叫他们孙少,韩少,钱少。

  高一第一年我们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事情,共患难过。那天我和博文谈心,谈着这三年发生的一切。我开着车,他由于没穿外套在后面抱着我,别人很难不把我们想成鸡老。我问他:“你说韩丞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他说:“你只要记住,我和你,我们是兄弟!”

  嗯,高一到高三,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有福同享,有祸同当,能不是兄弟嘛!

  我说:“这三年有你的日子真好,说干架就一起干,出了事一起抗,一辈子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狗失眠中说:

第一年的懵懂,依旧相信高中的朋友是最真的人!我们是兄弟!我想大家都有兄弟吧,珍惜在一起的日子,我辉煌大家一起辉煌,我苦一起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