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从前两次发生怪事后这些天就又变得一帆风顺,就好像前几天的事像梦一样不真实,但旁人却知道的是,从那以后左溢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现在的左溢每天都循规蹈矩,手术中如果出现难产的情况左溢只会很平静的让护士去询问家属意见,不管产妇多痛苦,他都只会在一旁静静等候,护士们觉得现在的他,有些冰冷和残忍。

  直到有一天,妇产科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大概二十岁左右。

  女孩叫许诺,怀孕已经有八个月左右,不知道为什么,左溢总觉得这个女孩有些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只好作罢。

  许诺是一个大学生,当左溢问到孩子父亲为什么没来时女孩只是支支吾吾的没说的太明白,左溢心里也能猜出一些,大概面前这位病人是个小三吧。左溢虽然心里这么想,嘴上肯定不会说出来。大概询问了一番之后左溢对女孩说。

  。看(0正。版…章Z`节上√=酷匠&网G

  “这些天注意身体,不要吃辛酸油腻的食物,别做剧烈运动,别喝酒,不然对胎儿影响不好,对你的身体也会造成一定损害,过几天再来做个产前检查,我给你开点安胎药你回去按时吃了,其他没什么了,你先回去吧。”

  女孩点点头没说什么,起身走了。

  七天后这个叫许诺的女孩跟随左溢去做检查,女孩躺在仪器的床上,透过仪器左溢看到女孩腹中的孩子已经快要完全成型,基本情况良好,只是……脑袋那个地方有些怪异,但是左溢也说不上来究竟怪在哪里。

  “好了,一切正常,这几天哪都不要去,就在医院好好休息,方便我们能第一时间赶来应对突发状况。”

  女孩走下床点了点头还是没说什么,左溢有些奇怪但也没说什么。

  临产期很快到了,下午时女孩开始出现生产前的预兆,左溢当即领着护士推着车把许诺带到手术室准备接生。

  手术进展到一半时女孩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左溢知道女孩这是难产的症状,随后引导她深呼吸腹部用力。

  “呜哇……”

  孩子顺利的生下来了,所有的人都喘了一口气,就在左溢把孩子抱进怀里的一刻,座椅的延伸突然变得恐惧,孩子的身上渐渐腐烂,光滑的身体开始萎缩,两只小手慢慢变成鸡爪状干枯僵硬,孩子的头……一个大头怪胎!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左溢,恐怖的大嘴对着左溢笑着。

  “孩子,快叫爸爸……”

  这是女孩的声音!左溢扭过头看向手术室的床,床上的女孩变了一副模样,原本漂亮的脸开始腐烂,眼球挂在脸上,嘴巴处只剩下一个恐怖的大洞.下身流着血,婴儿的脐带从她的下身一直延续到左溢的怀里。

  “亲爱的……我是小雨呀,你不记得我了么,两年前我怀了你的孩子,可是你说我是小三.我们没有结果,你要让我打掉,我拒绝了,但是没想到你会在我把他生下来的时候故意做出事故……我们死的好惨……左溢,我和孩子好想你,你来陪我们吧……”

  左溢突然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女孩有些面熟,为什么前段时间会发生那么奇怪的事情,原来是她……

  两年前.左溢认识了一个女孩,女孩的名字叫做许小雨,小雨在医院附近的一所大学上学,偶然的一次机会左溢认识了小雨,小雨爱上了他尽管她知道左溢是有家事的人但她依然毫无反顾的爱上了他,再后来小雨怀孕了,当她幸福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左溢的时候,左溢却让她把孩子打掉……原因是小雨这么做会毁了他的家庭,他们在一起没有结果。小雨拒绝了,之后左溢便没见过小雨,知道一年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小雨又出现在了医院,不过这次,是以一个产妇的身份来的。

  左溢怕和他和小雨的事情败露便在给小雨接生前骗他吃了堕胎药……

  小雨死了,大出血,孩子自然也没有活下来,左溢开心地笑了.事情做的很干净,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而且他再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发现的他的秘密……

  直到今天,左溢知道自己错了,小雨的亡魂带着孩子来找他复仇。

  “左医生,看镜头,”

  一旁的护士当然看不到左溢眼中的场景,护士拿下手机拍下了左溢抱着孩子自认为很温馨的画面。

  就在护士拍下照片后左溢突然倒下了。左溢死了,院方称劳累过度导致的脑淤血而引起的突发性死亡,为了吊唁左溢,院方为左溢举办了一个遗体告别仪式,而给左溢当助手护士掏出手机想看一眼左溢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那张温馨的照片。

  “啊……”

  随着护士的一声尖叫,手机掉在了地上.屏幕中是左溢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左溢怀里抱着一具腐烂的婴儿,而身边站着一个全身腐烂流着鲜血的女人,女人依偎在左溢的肩膀,那画面.诡异,恐怖。

  对于死去的小雨来说照片中的他们却又多像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