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依然没能阻止怪事的延续,闫家搬走的第三个晚上,住在闫家最近的一户人家跟隔壁的打牌,一直打到半夜。

  打完了,隔壁的要回家睡觉,主人家出来送,还没出大门口就看见闫家院子里有黑影晃动。因为闫家的门不大,所处的地形也比较矮,所以主人站在门口能看到闫家整个院子。主人家和隔壁的以为小偷,抱着不爱管闲事件的态度,也就没在意,各自回去睡了。

  第二天半夜,这家的女人到院子里给孩子把尿,突然孩子哭闹不止,怎么哄都哄不好,细心的女人发现时不时用手指着闫家的方向。

  女人顺着孩子的手指头看向闫家,见闫家院子里有黑影晃动,还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女人被吓得脸色刷白,赶紧抱着孩子跑回屋子里,把叫醒了家人,把这事跟家人说了。

  这家男人就跟着家里的几个人仗着胆子翻墙进去,女人抱着家里等,过了一个钟头还不见家里人回来,女人闫家看下,刚出大门又听见闫家院子里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她吓得跑回家赶紧报了警。

  警察连夜赶来,因为夜色太深,之前有诡异的死了三个人,警员也不敢贸然行动,他们把女人和小孩带到局子里呆了一夜。

  第二天,警员撞门进了闫家,里里外外搜索了好几遍,却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他们通知了齐主任。主任又派几个人到乱死岗找了找,也没有任何收获。

  有人说是树妖作怪,提议把大榕树砍了。于是屯子里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提着斧头去了,他们轮起斧头就砍,没砍几下斧头就断了。其中一个人找来了电锯,锯几下也被弄断了。

  榕树被锯破的地方竟流出了血,大榕树好似听在呜咽的哭泣。他们不敢呆在那了,都吓得跑回了屯子。

  屯子里的人都聚到主任家,商量着这事解决,部分人的意见不统一,吵了起来。在大家争执不下的时候,那个住闫家最近那个女人急急忙忙的冲到主任家,说她家人的尸体现在自家的地里见到,已经腐烂了。

  大家再次把警员叫过来,警员对几具尸体检查了一遍,除了证实是吓死之外,仍别无头绪。屯里的人帮那女人安葬了他家人,女人带着孩子搬走了。

  \酷38匠网4首U发

  齐主任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劝大家赶紧搬家,免得再有人出意外,但只有小部分人同意,决定立刻搬走。

  我家夹在中间,既想搬走又不舍得离开这里,最后决定再住一段时间。

  阴历七月十四,传统节日,鬼节。是祭祀孤魂野鬼的大节,而对于活人晚上能唯一做的是,就是早早睡觉,不要讲任何关于鬼的事,有人叫名字也不要回应。

  屯子里的人更是早早地熄灯睡觉,生怕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我睡的正香,被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喊叫惊醒,那喊叫声细听好像再说:“来人呀,救命呀。”

  全屯子应该都听见了喊叫声,没有人敢出来查看,紧跟着是敲窗户,敲大门的声音。我们全家大气都不敢喘,谁也没心思睡觉了,都一动不敢动的躺在那里。

  大概持续到半夜两点钟,外面没有声音了,我爸悄悄趴窗子看了眼,回来说看见有个长发女人拿着白蜡烛往屯子西头去了,他怕吓到我也没说别的。

  天亮以后,我家跟主任打了声招呼,就叫了大货车,毫不疑迟地搬家离开了。

  我记得在上车前听见有人呜呜哭,我没有理会。我们离开榕乡落多年后,渐渐淡忘了那些记忆。

  偶尔夜深人静,我脑海里涌出那些可怕的场景,还会心有余悸,我记得死的那些人碰巧生前都做过跟多错事,才惹上冤鬼寻仇吧。这世界上比它们最可怕的是人心,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