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县城有三公里之余,有一个很小的屯子,地图上都没有它的标记,就算开车用导航也难找。这屯子原先也是一片荒地,屯子人的祖先逃荒到这里来,在这里安家落户,此后有了这个屯子。

  在屯子不远的地方,有一大片荒地,那荒地远远近近有许多的坟茔,让人见了有些发毛,那片地被叫做乱葬岗,屯子里人过世的人和他们祖先都埋在那。

  在乱葬岗里有一座最老的坟,这座坟的旁边,有一颗很大的榕树,这颗榕树枝叶茂密,像一把巨大的伞。大榕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这个屯子也因这颗树得名,叫榕乡落,含有落叶归根之意吧。

  更新最f快!上4G酷+匠T+网H4

  屯子里四周种着各种奇异花草,有很多都叫不出名的。这里住着几十户人家,人口不多,占地却很大,这里民风淳朴,有外乡人来做客,他们会拿出自家种的各种水果及特产做上满满一桌美味,让人感觉回到了久别重逢的家乡一样。

  我是在那里长大的,我已经很久没回去了,我和父母已经不在那住了,以后不可能回去了。

  不知道榕乡落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那颗大榕树还在不在。只听说那里没有什么人了,只有白天守墓的老张头呆在那,晚上就没有人了,连盗墓者都不敢光顾那里。

  我还在屯子住的时候,发生过一些很诡异的事件,期间死了好多人,都是离奇死亡,连警察都束手无策,我没和外人提起过,更何况没有人会相信。

  第一件事发生在一进屯子的季主任身上,有一天他去邻村办事,忙完已是半夜,途经过乱死岗时,他感到一阵阴风直扑他脸面,随之树上传来了哗哗声,还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

  季主任抬头看去,见树上有坐着几个人,由于月光太暗,他看不清是他们的面貌,就拿手电照过去,奇怪的是那个几个人却不见了。

  刚才明明有人说话的呀?季主任想想有些害怕,赶紧跑回家,跟家里说了这件怪事。家里人不信,说他要么出现幻觉,要么胡思乱想。

  过了几天,季主任又去邻村办事,他老婆怕他又出现幻觉什么的,就陪他去了。那天又忙到半夜才回家,途中又经过乱死岗。

  季主任听到树上又有说话声,树上又坐着几个人,他拿手电照过去,这次那几个人没有消失,季主任清楚的看到,那几个人,竟然都只有半个脑袋!

  他被恐惧笼罩着,全身发抖,他想跟老婆说快跑,一回头却吓得妈呀一声晕过去了。

  李主任醒来以后精神有些失常了,总说家里有很多半个脑袋的人在游荡,有时他会对着墙壁无缘无故的大笑。

  屯子里的人请来了法师给季主任做法,却无济于事,没几天他就死了。

  据他老婆回忆说,那天快走到大榕树的时候,刮来一股邪风,她的眼睛被吹得睁不开了,就闭着眼睛往前走。那阵风过去,她再睁开眼睛,发现季主任不见了。她自己坐在一个很大的大坑里面,她试着往外爬,却怎么爬都爬不上去,后来她折腾累得就在坑里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又试着往出爬,这回轻而易举爬了出来。她觉得奇怪,屯子里没有这个大坑呀,那大坑哪里来的呢,屯子里的人听她这么说,派人去看了,没有找到季主任老婆说的那个大坑。

  过了一段时间,屯子里又选了新主任,新主任姓齐,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吃喝嫖赌偷无恶不作,是个有名的小混混。新主任刚上任不久,在他儿子身上又发生了一件事。

  屯子西头闫家有一个女儿,还没出嫁,跟着父母在家务农。闫家平时把这个女儿看成掌心里的珍宝,从不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脏活累活都不让她干。

  一天,这个女孩的父母回家做饭,她独自在地里做活,被新主任的混混儿子撞见。

  混混见女孩长得如花似玉便心生歹意,那女孩对混混早有耳闻,要转身跑开。混混抢先一步把那女孩拉进庄稼地里欲行不轨,那女孩拼命大叫:“来人呀,救命呀。”

  但是正值晌午,大家都回家吃饭了,地里哪还有人。这个女孩就被混混玷污了,事后混混还威胁那女孩不准声张,要不然会让她全家不好过。

  女孩没敢跟自己父母说,在自己的房间想不开自杀了。女孩死后,混混的房间窗户外一到半夜就有女人的撕心裂肺的哭喊,还有敲窗子,敲门的声音。混混知道女孩来索命了,怕极了,就搬到父母屋子,跟他们一起睡。

  怪事仍然没有停止,不过奇怪的是只有混混一个人能听见这个声音,父母还以为他和季主任一样,精神出了问题,想有时间带他看心理医生。

  有天夜里,这些声音再次响起,混混终于承受不住了,抱头大叫着:“别杀我别杀我。”

  然后他跑了出去,他父母追出去时已经没有了人影,他们就屯子里的人叫起来一起找,可怎么找也没找到。

  又过了两天,有人去乱死岗祭奠祖先,发现混混已经吊死在那颗大榕树下,他就跑去通知屯子里的人。

  屯子里的人都赶来了,混混的父母也赶来了,他们看到自己儿子死了,失声痛哭起来。有人报了警,警察赶到后仔细勘查了现场,却一无所获,凶手没有留下一丝线索,这让他们摸不着头绪。

  更让人费解的是那个混混的脚竟没有了,大家在乱死岗找了个遍,也没看到。

  有几个警员欲爬上榕树上解下尸体,被屯子里的老人阻止了,有老人阻拦说这颗榕树受风霜雪雨的洗礼一千年了,也许早成精了,一般人不能贸然爬到它身上,免得招惹不洁之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