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很疼,疼的他几乎要用脑袋去撞墙了,可是他很怕死,他怕一头撞过去自己的血就渐了出来,然后他就死了,他不想死,他还年轻还有许许多多的路要走,许许多多的钱要挣,所以他很怕死,他拿着医生开的止疼药,从一开始的一粒两粒一直到一整瓶都已经被他吃了半瓶进去了,可是疼痛的感觉依然存在。

  他的这种状况已经有半个月时间了,半个月里他跑遍了全市大大小小的医院,片子拍了,钱也花了,结果是什么事都没,医生很怪异的看着咆哮的他,犹如坐在他身边的人是个精神病人。

  白天的他和正常人无疑,一到夜里十二点头就开始疼,一开始的时候还是微疼,直到现在是越来越疼,真的很疼,就像有几百只虫子不停的咬着,他很想拿把刀将自己的脑袋刨开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虫子在咬自己,可是他怕死啊!所以他不敢真的去拿刀打开自己的脑袋看看。

  终于天亮了,一缕金色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因为疼痛他的脸苍白苍白的,他无力的躺在地上,眼皮重重的闭上,他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个好觉了。

  一觉睡到傍晚,他从地上爬起来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里,温热的水洒在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他想不明白他的头为什么会这么的疼,连医院都查不来。

  一想到半夜又要开始头疼他就害怕,清末的时候有些人为了缓解疼痛就抽鸦片,而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少年四大名捕》里面,六扇门的头领为了缓解头疼而吸食乌香膏这种跟鸦片都差不多是毒品,那他是不是也去买点毒品来试试看呢?

  他想了许久,竟然止疼药不管用,那他就尝试一下毒品,看看能不能缓解他的头疼病,下定决心之后他给一个朋友打电话打听在哪可以买到毒品。

  朋友让他直接去xx夜总会找一个叫雷哥的人,于是他趁着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穿好衣服下楼,经过包子铺时买了几个包子吃,包子铺老板的儿子今年五岁了,孩子一直盯着他的脑袋看,突然间大声的哭了起来,眼里满满的害怕,孩子躲在父亲的怀里不肯抬头,仿佛有一个可怕的东西在他眼前似的。

  等他走了之后,孩子哭泣的对父亲说,刚才那个人的头上有好多的虫子,还有一个婴儿头趴在他的头上睡觉,当孩子看它的时候它呲牙咧嘴做着各种可怕的表情,一直到孩子被吓哭他才“咯咯”的笑了起来,老板轻轻的安慰着孩子,说是他动画片看多了,其实在老板心里,他很清楚那个男人一定是被脏缠住了……

  灯红酒绿的地方他并不喜欢,他喜欢安静,安安静静的坐在草地上拿着画板画画,他曾经坐在自己的窗户边用望远镜偷窥过对面楼的孕妇,她与自己老公爱的全程都被他看过,他不由的来了灵感将他们画了下来,也是因为这副画他得到了丰富的奖金,可是那个孕妇死了,连同肚子里的孩子都死了,因为他的画,女人被人指指点点,承受不了压力的她跳楼自杀了。

  可是他并没有为此感到内疚,而且用女人死亡的画面又画一副“血染”,而这副画又得到了奖金,钱是多了,可是头疼病却开始了,每晚每晚的折磨着他。

  他走进一间包间,里面的男男女女揉抱着,或是亲吻的,有的衣服都已经脱掉了,场面一阵的火辣,让他的脸不由的红了起来了。

  坐在中间的男人看见他进来了,轻蔑的看着他,对他做了个要钱的手势,他拿出五千块钱放在桌子上,男人拿在手上掂量了两下,从裤兜里拿出一袋白粉扔给他,然后挥了挥手让他出去。

  拿到东西后他就往家走,一路走着他都担心警察突然间冒出来把他抓走,战战兢兢的走着,终于到家了,他叹了口气,关上门等着十二点的到来。

  又开始了,一点一点的疼痛感,他连忙拿出毒粉吸食着,果然头不疼了,他陶醉般卧在沙发上,神情一脸的舒服,早知道他就应该早点去买的。

  o看|S正☆版ZS章,)节上酷l“匠=网5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他每天都吸食着毒品,整个人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看起来就像一具干尸,出门的时候邻居见了他都躲的远远的,仿佛他就是干尸,搞不好发起狂来就会咬人。

  今晚就剩下一点粉了,吸完了明天还得去买,这一个月他花掉了五万多,可为了减轻痛苦,他还是愿意的。

  他依旧陶醉在自己的意识里,突然间他从沙发上滚了下来,抱着头痛苦的叫着,这一次比之前的更疼,他痛不欲生的打滚着,他开始伸着头用力的去撞墙,一下两下,红色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了出来,他的脸上流满了鲜血。

  他开始发疯了,他一定要看看自己脑袋里到底是什么在咬他,他冲进厨房,拿着一把锋利的菜单来到卫生间,镜子里的看,很狰狞,可怕。

  他拿着菜刀对着脑子狠狠的砍下去,瞬间鲜血溅满了镜子,一瞬间他看见了,在镜子里他看见了自己头上有许许多多的虫子,还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头。

  “啊啊啊啊……”婴儿头不停的啃着他的脑袋,他用手拍打着虫子,粘糊糊的,恶心的液体散发着一股难以承受的恶臭,他恐惧的望着它们一点一点的吃掉自己的脑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