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莜澜,我们做个朋友吧!”蓝颜小心翼翼地询问。

  对面好久没有声音传出……

  莜澜,在校大学生,一人独来独往是常见风景。她只是个陪衬性的存在,如果有人注意过她,就是件不寻常的事了。她永远是低着头,而且只能见到半张脸,另边脸被长长的头发完全遮掩住了。

  这时,莜澜的心颤抖了,蓝色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睁大,整个人怵住,好久没能回应蓝颜。

  朋友?朋友!我今世寻找的东西……

  莜澜缓缓地抬起头,一只眼睛死死地盯入对方皇城惶恐的眼眸,似乎要看穿对方的心思。

  “好。”没有为什么,只是答应一句——好,莜澜不想知道原因,因为没有任何意义,她想的只是好好享受所追随的东西——友情。

  蓝颜长吁一口气,终于成功了。

  她们开始一起上课,一起逃课,一起调侃,莜澜的脸上开始浮现了多年不见的笑容。但是莜澜从不和蓝颜吃饭,也不让蓝颜去看她的住处,更加不允许被碰到。

  F更新d最快w上BT酷匠%“网Z

  一天,蓝颜带着莜澜走进一条异常偏僻的小路,这时一群挟刀的“女流氓”突然拦住她们的去路。“抢劫”,其中一名女生一把拉过蓝颜,将刀抵在她背后。

  “放开她。”莜澜声音中有种不可违抗的震慑力。这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一瞬间,随着“啊”的不约而同的尖叫,几个女生刷刷齐齐倒地。说时迟那时快,蓝颜被不知名的力量拉着飞速地向着学校外移动。

  转眼间,来到了一处荒地。野草肆意地生长着,高度足以淹没膝盖。乌鸦“嘎拉”的叫声在这寂静空旷的野草丛中显得异常刺耳。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住处吗?”还没等蓝颜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一个更大的秘密又浮出水面。莜澜慢慢伸出她的手指,指向野草某一深处。

  顺着莜澜手指方向看去,幽幽的一缕蓝火漂浮在一座简陋的墓碑前。再仔细一看,墓前端坐着一个人,而身边的莜澜已经不见了。蓝颜已经差不多能明白了这一切,人却也因为惊愕晕厥了。

  醒来之时,是在学校的医务室。“蓝颜,你醒了。”床前被一群少女围得水泄不通。

  “你赢了,那个傻瓜真的把你当做朋友了。呐,钱。”说着,这几个少女齐刷刷把手伸进口袋,每个人塞了一百元给刚刚苏醒的蓝颜。蓝颜依旧是怔怔的,没有任何反应,脑子里全是昨晚坐在墓碑的那个阴森熟悉的背影。

  然而,这整段话语被藏在门口的莜澜全听进耳朵了,本来还有所期待的脸色瞬时变了样。原来,只是一个赌。一切“友情”都是赤裸裸的谎言、欺骗。我还是输了,我所追随的都是谎言砌成的围城。

  莜澜离开了。再也没在大学里面出现过。她不知道的是,过几天后,曾经的玩伴蓝颜失心疯,见到人就喊“幽灵,幽灵”

  莜澜心已死。是的,她不是人类,她只是暂时寄存在真实世界的灵魂而已,她只是为了寻找前世未成功得到的东西,然而这东西在今世依旧没有得到,因而心已死,泪已干。

  过去的一幕幕渐渐清晰。那是莜澜最不愿想起的记忆,心灵深处最痛的回忆。

  清纯的脸庞散发着浓烈的青春味道,裸露在阳光下的是姣好的脸庞,素面朝天。前世的莜澜是这样一个女生,干净又宁静。偶然之中遇见了另外一个女生,黎荟,与莜澜的宁静完全不同的是她性子开放,因而交了许多朋友。黎荟在认识了莜澜之后,把她拉入了自己的圈子之中。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这沉默的莜澜竟然取得了比她更高的人气。大家会拿莜澜的害羞开玩笑,会很乐意和莜澜谈心。渐渐的,他们远离了黎荟,簇拥在莜澜身边的人愈来愈多。莜澜虽然很开心,可是她最在乎的还是最先发现她的黎荟。

  可是,随着日子的流逝,黎荟慢慢地冷落了莜澜,直至爆发的圣诞节。

  “莜澜,快看,那是游冉诶,他向你走来了。”圣诞节,年级公认的第一大帅哥向莜澜献上了一大捧娇嫩嫩的红玫瑰。远处的黎荟气得直跺脚,那可是她暗恋了好久的男生,居然向这个在人群中最不显眼的人表示了好感,而不是我。黎荟心有不甘。于是,有了接下来惨绝人寰的一幕。

  夜黑风高的夜晚,莜澜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迎面冲过来一个女人把一瓶液体猛往自己脸上撒。随之,脸上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觉半边脸上的皮肤都被烧焦了。醒来是在医院。此时的莜澜俨然是被泼了浓硫酸,半边脸全毁了,眼睛,鼻子,嘴巴,是扭曲的没有平滑的皮肤,皱瘪瘪的一片。她不再照过镜子,脾气也日渐暴躁,身边再无陪伴之人。事后,她才知道,黎荟坐牢了,因为那晚的纵使人是她。而黎荟留下的话是——莜澜,你活该!你抢走了我的一切,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为什么?我只是渴望得到一份友情而已,我做错了什么。这是自杀前莜澜唯一的一句话。她自杀了,为了不能忍受背叛的痛苦,也无法承受世人异样的眼光。月光洒在晶莹的水面上,她紧闭着双眼,纵身跳下。

  前世的她想不明白的道理,今世还是没有解决。莜澜坐于镜前,轻轻地拨开脸前的头发,久久地注视着那半张腐蚀的脸,终于,化为一缕蓝烟,散去。野草深处,夜半三更,端坐着一个女鬼,她的心是破碎的,她的灵魂没有得到安息。

  也许,她怎么都不会明白,她什么都没有做错,若有错,只怪自己太单纯。是人类,当人类被嫉妒冲昏了头脑,一系列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会发生。也有人说,莜澜太傻,她的死真的不值,然而,谁又能帮她找到这份情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