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见鬼了吗 1

  清晨,又是上班族奔波劳碌一天的开始。

  #更p新)最t快%上:酷U匠网%i

  李尧刚把水杯放回工作桌上,就扭头看见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脸上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周身弥漫着浓浓俱意的张明死气沉沉地从门外一瘸一拐地磨进来。

  他吃了一惊,慌忙过去问为什么。

  “别……别提了……”

  张明的声音莫名地抖了一下,他使劲地摇摇头,“可能只是做噩梦了。”

  “什么噩梦,把你吓成这熊样了?哈哈?”李尧与张明同窗几十载,又有缘共事同一家公司,自然知道他若不愿意说的事,就算拿枪搁他脑袋上半个字儿也不会吐的倔脾气了,见无果,只好拍拍他肩膀,安慰他几句便回座位了。

  一直到中午前,李尧发现张明都是神不守舍的模样,内心不由得暗暗为他担心,但又不知从何道说。

  还是张明终于忍不住吐出了实情。

  他趁着午休时间把李尧拉到了一家安静的咖啡厅,那双闪闪缩缩的眼睛时不时地偷瞄李尧几眼,又迅速收回去,仿佛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咱们是什么关系,干嘛吞吞吐吐的?”李尧掏了勺白糖放在咖啡里搅得咖啡都溢出来了,还是听不见张明说话,不由得有些急了。

  “也许说出来你都不信……”张明咽了咽唾沫,显得有些憔悴的脸又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下,“昨天,我见到……姚瑶了”

  “啪!”

  话音刚落,李尧的勺子也跟着掉在了地上。

  “你……你瞎说什么?告诉你,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瞎说,不然的话,兄弟都没的做!”向来都以温文尔雅展现给世人的李尧激动地一拍桌子,震得杯子里的咖啡四溅横飞,甚至连桌子上的手机都差点忘拿甩头就走。

  “是真的!”张明也激动起来了,“昨天晚上,她就在窗外,看着我,她说,今天晚上也会去与你叙旧!”

  李尧的背影僵硬了下,冲出去的脚步声更加响亮了。

  李尧连假都没请就慌慌张张地赶回了小区,用力地把门关上,拖了一个大大的衣柜挡在门后,随即把自己埋在了被窝中。

  十三楼的夜静悄悄的,连风都是蹑手蹑脚地踮过去的。

  床上被棉被蜷缩成一团的李尧身子不停地颤抖,大脑更是因为恐惧而失去了思考能力。

  不为别的,只因为,张明口中的姚瑶,是他的女朋友,而她,在三个月前就去世了,死因,正是因为他讨得了上司女儿的心,但碍于姚瑶这块多余的绊脚石,一咬牙,就在她的摩托车上做了手脚,刹车装置失灵,撞上大货车,当场死亡。

  现在姚瑶来找他复仇了!

  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一定不会那自己应该怎么办?

  该不会是张明在说谎了吧?

  突现的念头使得李尧混乱的大脑仿佛有一道光闪过。

  肯定是这样,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呢?

  李尧慢慢的把裹住头部的被子移开一点点,他的头发早已湿透了,浸得被子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汗迹。

  十三楼还是静悄悄的,哪怕一根头发丝掉落也能听见。

  嘘——仔细听听是什么声音。

  轻飘飘的。

  是发丝轻轻滑在玻璃的轻微响声吗?

  李尧猛地回过头来,一道白色的影子在他巨大的窗台上一闪而过。

  “什么人?”

  话刚出口,他头皮“沙沙”得麻了起来。

  十三楼,能有什么人?

  李尧的瞳孔突然的放大……

  因为他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正在慢慢的向他靠近,慢慢的,仿佛索命的手,白森森的,惊得他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一双白暂的大手抓得被子都要撕裂,一股尿意刹那涌上膀胱。

  “啊!!!!”

  李尧不可抑制地尖叫一声。

  “啪!”

  一只白色的塑料袋贴在了他的玻璃窗上,强风一吹,又飘飘悠悠地走了。

  “呼……”

  李尧这才呼出一口气,虚惊一场过后,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他就知道,这世界上是不可能有鬼的。

  突然,李尧缓缓地把脑袋抬了起来,他看见,一个支离破碎的身体上歪着一个混夹着白色红色液体混合物的脑袋刚好对上了李尧,那只剩下眼眶的“眼睛”空洞地瞪着李尧,嘴角咧开,露出一个恶心的微笑……

  李尧疯了,谁也不知道为何,他像一个呆子似的手一直不停地打哆嗦,还念念有词什么:“姚瑶……姚瑶我错了……姚瑶……我真的错了……”

  张明开着车把李尧送进了青山精神病医院,进院前李尧突然说口渴,这是他这几天来的第二次不同的话,于是张明便出去给他买了瓶水。

  “李尧,好好治病,我会替你照顾你父母的。”张明一改前日颓废的模样,整张脸精神得仿佛会发亮。

  “姚瑶……姚瑶,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姚瑶……”嘴角淌着哈喇子的李尧仍是目光呆滞,口中叨叨着什么。

  张明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张明没有看见,在他转身坐进车子内后,李尧嘴角露出的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天使与恶魔,仅在一念之差,有时候兄弟,其实只不过是个挂名的,因为你永远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

  在张明的车子驶回家的途中出了一场特大车祸,车子爆炸,尸体烧得面目全非,认不得真人。

  也就在几个月后,李尧的病也不治而愈了,而且在女友的裙带关系下成功当上了经理。

  这天,他带着上司的女儿坐上昂贵的跑车,英姿勃发的出游了。

  “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俏丽女子娇声娇气地问,她把手中的饮料放在李尧的嘴里,“喝嘛,人家特意为你买的。”

  “好好好,我喝,我喝,小调皮蛋……“李尧皱皱眉,这草莓味的刨冰怎么那么难喝?但为了不惹女友的不高兴,只好强忍下来,“下个月你说好不好?”李尧宠溺地点了下女友。

  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