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危情

  几只小浣熊正在看着他,宝石般的眸子,闪闪发光。

  陈善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远处终于接近了一片稀疏的树影,看不出来那是什么树的品种,他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没法让它们理解自己的意思,也没法再有多余的气力来解救它们,稍有不妥,就会惊起更大的波澜,陈善默然了。

  这或许是陈善一生中最为难忘,也最为深刻的一天。永远无法忽略过去,低沉的树影散去,货车拐上了国道,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湿透了,是因为汗意淋漓。车速一下子提升起来,疾驰着,风景都被拉伸成一幅幅抽象画,一幅幅毫无水准的画作,一闪而过。

  @@@陈善觉得周天的星星都摇落下来,在他的眼中,一个孤星,一闪即没,他彼时的眼睛,就像是秋日里暖阳下卷曲的枯叶一般,他一时间觉得,世间所有的门的门轴同时呻吟着,一扇扇门中,仅有自己面前的一扇门被奋力开启。

  前所未有的孤独之感,像是万恶的藤蔓一般,缠绕起自己的身躯,停留于无止境的孤独腹地,皮毛泛起晦暗的颜色。

  最新L.章Q节上酷|V匠B网k!

  陈善就那么一直怀抱双臂,于瑟瑟发抖中,瞥见了朝阳的一缕微光,他的眼睛像是镜面一般,终于有了神采。

  货车行径了一个城镇,他的心跳微弱地跳动着,像是一撮兀自不息的小火苗,燃烧着随时有熄灭的可能。阳光散射的微光依旧清冷,清早的气息萦绕这城镇,驶离了早市,又转过几个街道,一个偌大的二层独立小楼赫然在目,远远相隔着,空气之中就透露着一丝血腥的气味。陈善不由吸了吸鼻子,着实是血液的气息,脊背上多多少少凉意骤起。

  在小楼旁的一个半敞开的棚子,有几台不知用途的机器静静沉睡着,在听到货车的吵闹后,都慢慢打起了精神。

  待货车减速平稳后,陈善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跳到一旁的杂草里,又找了个废弃的塑料软管藏匿好身子,看着那辆货车驶入院内。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货车的方向,久久不离。

  陈善自况没有能力解救那些同类,但是胸口很是郁结,痛感像是蜘蛛网的结构一般,再细小的蝇蛾撞到上面,都会第一时间被蜘蛛发觉。但,陈善着实心痛,似乎血脉相连的质感,在体内的管道里,慢慢升温,沸腾着,高歌着……

  货车下来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约莫三十有余,顶着沉沉的睡意,二人各自到放水的水管喝了点水,便准备将一车的浣熊卸下车。边缘的帆布扯下大半,那名近三十岁的男子喊道:“冬哥,你快来看!”

  东哥将水管挂好,看着那男子道:“怎么了?”

  “有只浣熊跑掉了,看——”

  ”嗯?“那被唤作东哥的中年男子,小跑过来,看着空无一物的一个铁笼稍稍一怔后,也是微感讶异,”咦——“”真特么奇怪了啊。“东哥看着已经凝固在细铁丝上的血液道,又环顾了一下四周,陈善立即低下头去,将头埋在软管内。

  ”看什么呢?东哥。“”没事,我在想这浣熊应该不是现在跑掉了,要跑也是在途中,或是装车前,咳,管他呢,这笔单子做成了也不差这一只浣熊前,跑就跑了吧,快把东西卸了。“东哥招呼道。

  ”成。“一个个铁笼被二人相继搬下来,随意地摆在空地上,三十多只浣熊很快就从车上移到地面,有些浣熊经过一夜,早已腹饿累累,频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东哥,这些浣熊看样子是饿了。“”行了,一会吃过饭就宰了,费什么话。“东哥不耐烦地道,扑了扑衣服,转头道:”小三子,走,吃饭,吃完饭开始宰了他们。“后面那人回首看了那些笼中的浣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微微思忖后,又跟上东哥的脚步,向着近处的小楼走去。

  这些话都无一例外地传入陈善耳中。

  虽然陈善腹中也是饥肠辘辘,但还是强力忍着,小楼里走出之前那两人,一前一后,拿着泛着白光的刀具,那白光有些刺目,陈善下意思就闭上了双目。再撑开疲惫的眼皮后,已经有一只浣熊被提起尾巴从铁笼中拖了出来,但那只浣熊死死抓着铁笼,东哥又被那只浣熊肚子上补了一脚,浣熊不甘地松开了爪子,被吊起。

  随即之后的事情令陈善瞪大了眼睛,宛如铜铃。

  那只浣熊被抓住尾巴,男人甩起来,在空中划出一个惊醒动魄的弧度,然后浣熊的头重重摔在铺满石板的地面之上。陈善屏起呼吸,眼睛都忘记了眨动,心跳也随之陡然加剧。

  心跳的声音格外清明。

  那只浣熊在地上挣扎着滚动了一下,随即一旁的帮手一个闷棍下去,那幼小的生命,就此止步于世间,激荡起,徐徐飘落的灰尘。

  随后,东哥拿起脚下的快刀,将那只浣熊的四肢全全砍掉。陈善腹中顿时一阵强烈的呕吐感涌到喉咙,又将胃中的酸液回咽了回去。

  ”小刚,利索点。“东哥对一旁的小刚说道。

  小刚应了一声,将去掉四肢的浣熊挂在铁柱上,拿出匕首,轻轻划开,尾巴瞬间变成了铅笔一般的枝桠,在空中无力地晃动,浣熊皮被掀起一角,随后被小刚用力扯下,那浣熊原本可爱的脑袋顿时光秃秃变得可怖起来。一股熟悉又有些甘甜的味道,带着少许腥味弥漫在口中,陈善再一次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不消多时,一具具悍然白净的浣熊尸体就堆成了小山。

  陈善真的无能为力,如果现在贸然做出什么举动,就连自己的这条性命也会付之一炬。一个个生命,被屠杀殆尽,隔着不远,刺鼻的血腥之气飘到了陈善鼻翼前。那都是同类的鲜血啊。

  他愤怒,悲悯,激动……

  最后沸腾的血液的高温慢慢息止,整个身躯也麻木下来。

  那颗心,有了微不可察的一丝丝裂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