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发出噪杂的颤音,打破了静谧的夜色。在货车还没有翻过前面的一方小山的顶部时候,清冷的星光和月华就如水一般倾泻在这条土路上,周围满是似乎触手可及的星辰,就镶嵌在不远处的山顶。

  青光四溢,凉风习习。陈善睁开了眼,准确来说,是被摇晃而醒来的,凉气随着晚风突兀地刺入那双眼眸,他被关在一个笼子内,外面的世界被分割成无数条几何方块。冷风有些刺骨,他欠欠身子,却触及到一团绒毛,微微讶异之后,蜷曲着身子,缩成一团,冷月正高悬,泛着皎洁的白光,默默无语。

  关住陈善的铁笼,靠近车内更为前面的位置,一个个铁制笼子被相继码放着,不下有三十多个,每个笼子里,借着清幽的月色,陈善都能看到那是一双双茫然的眼眸。陈善又揉了揉双目,山色灰蒙,远处有几许萤火闪烁,大概是那些三三两两不知疲倦的萤火虫,孤零零在远处被风吹散了。

  每个笼子里,都关着一只浣熊,陈善能够清晰无疑地嗅到浓郁而厚重的腥味,不用多想,自己变成了一只浣熊,他有些哭笑不得。有几只浣熊将目光投到陈善这里,陈善见状,便扭头看向车外,行驶的货车,带起一阵阵凉风,吹得许多浣熊都没有了睡觉的兴致。第一次,陈善觉得自己是这样无比清醒着,身上的困意一扫而空,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不知道要被带往何处,满是皮毛的面孔,没有一丝波动,心下却已是波涛暗涌。

  陈善望着身后倒退的风景,卷起微尘的土路,心底非常奇怪地,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希望,反倒隐隐感觉着难安,或者说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到来,将要降临在自己的头顶。车子骤然一个急转,陈善一个重心不稳撞到铁笼上的铁丝,很是一痛,一路上都是出于颠簸之中,突然,一道光亮扫在自己的身上,陈善迎上那道光亮,竟是一只浣熊的目光。

  。1最新Jb章(r节上FL酷!匠网…6

  那只浣熊似乎是在问询,或是困惑,陈善不由向后缩了缩本不能再向后移动的身子,看着口中的一团团热气呼出,飘散到夜色里,那只浣熊转过身便与其他浣熊接耳去了。陈善暗自松了口气,有种没来由的紧张感,时时刻刻都在绷紧着自己的神经。胸口似乎有着磐石负重,快然块垒,难以释怀。

  一路上都不见行人和车辆,毫无任何标志物可供参考,陈善也没有打算记下这里的事物,没有广告牌,没有路灯,这里更像是荒原,夜色苍茫之下的一块土地上,一辆货车不知通往何处。

  几分钟之后,陈善已经习惯了这里难闻的气味,大概是处于同类的本能吧。就在远处那些萤火虫的微弱亮光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后,车厢的隔壁,也就是货车的驾驶室内,开始有了谈话。那声音拖得很长,带着一丝丝意味难明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是个近乎中年的男人。

  “陈老板那边对这批皮草催得比较紧,天一亮,到了屠宰场,就动工——”那男人似乎是在对什么人说话,陈善并没有听到有人应答,他也没有兴致再竖起耳朵,去思索那人余下的话语了。

  “皮草,屠宰场……”

  陈善似乎明懂了,本来已经绷紧到极限的神经简直就要崩溃一般,心里的无数暗涌决堤开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也瞬间黯淡下去,没有神采。

  陈善心知,一旦到了目的地,自己和这些浣熊就要被剥皮杀死,脑海里来不及过滤掉那些为人时的精彩又斑斓的画面,来不及回忆,来不及悲痛……只有,愈来愈颤抖的小小身躯,压在屁股之下的那条尾巴上的血液,似乎都凝固起来。

  再度看着之前的那块夜色,确认没有了那点点的荧光后,陈善感到自己被巨大的黑暗生物吞噬殆尽,仅仅留下了一双麻木的漆眸。再看看那些浣熊,不知所谓的散漫样子,陈善觉得黑暗漩涡中,自己的一丝丝孤独感正在被抽离出躯体,而且还没有抽尽。被铁丝网分割的视野,那些浣熊抚摸着自己的鼻翼,亦或者用爪子摩挲着自己的脖颈,鼻子还喷着湿气,又伸过鼻子,顶了顶束缚自己的铁笼。

  陈善心急难耐,弯下头,对准自己的一条胳膊狠狠咬了下去,获得片刻的清醒和镇定。

  四顾后,陈善发现这些笼子分为两层,都是一个接一个码放在一起后用绳索固定栓牢在一起的,每个铁笼的门,都有一种细铁丝拧起来。如果自己不想面临着被屠宰的命运,就要冲破牢笼,离开这里。忽然之间,胳膊上传来的上痛感消失了,陈善眼中,似乎只有那扭曲一团的细铁丝,他只想着那个细铁丝,打开它,自己就自由了。

  他伸出爪子抓了抓朝外拧紧的细铁丝,将其打偏一点,然后再打偏一点,两个分叉的细铁丝贴着铁笼子,映在陈善的眼帘中,他看起来似乎很安静,埋头就将那个贴近铁笼的细铁丝咬了过去,入口,硬物扎破了口腔黏膜,刺破了舌根。一股甜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但细铁丝仅仅是分开一个角度,陈善只感觉自己的牙齿仿佛磨碎一般,一阵接一阵的疼痛感传至大脑,令他险些跌倒过去。

  笼子里的其他浣熊终于看到那双有些疯狂的眸子,折射着炽热的光亮,它们停下了手头的动作,不解地看着这只发疯的浣熊。

  又将缠绕的细铁丝分开了一个角度,陈善此时已经是唇肉碎裂,无数股细流的血液慢慢从口中溢出。只有一个念头,反反复复聒噪着那颗崩坏的心灵,我不能死!我不能死!绝对不能!或许这是人的本能。

  细铁丝终于被分开了,陈善搭上爪子,就抽走了铁丝……那些随遇而安的浣熊虽然没有入睡,却也不再对这只疯狂的浣熊提起兴趣,又自顾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了,然而,陈善却是脱离了束缚,他将铁笼门推开一个角度,便挤了出去。夜晚的冷风吹拂着,口中那股热度旺盛的甜味,愈发真切。

  陈善咧着嘴,吐出碎肉,竟然笑了。

  没有欣喜,没有解脱,只有求生的强烈欲望迫使着他,驱使他着魔一般,集中着自己的注意力,心脏还在猛烈的跳跃当中,倏忽地,陈善感到背部被什么轻轻啄了一下,摇摇欲坠的身子差点跌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君莫惜流萤说:

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