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来了楼下后,她立刻去跟大爷爷和她爸爸说我带她出去玩玩,吃点东西。她爸爸跟大爷爷正在谈正事,正津津有味,所以轻松答应了她,还叫我们在外面自己吃了午餐在回来。郁香香乐呵呵一喜,就急忙过来拉着我的衣服出了门。

  一路上我就被这小妞带着这走那走,这逛逛那看看,她到是玩的不亦乐乎,而我则是在思考她为什么要让我带她去游泳,真的太不正常了,有阴谋,绝对有阴谋啊!

  没有多久,我们俩走出了小镇,来到了镇外山涧的一个小河沟。郁香香一看到有河水,高兴的不得了,她脱掉脚上的鞋子就跑到河边开始玩水嬉戏。

  “石天,你快来啊,还愣着干嘛,一起来玩啊!”郁香香笑嘻嘻的对我勾手。

  而我则在岸边不动,这特么是开玩笑的吗,她现在全身都被水打湿了,那桃色的衣物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把她身材完美的曲线都勾勒了出来,就是这样,便已经美的冒泡,让我心头火热乱窜,要是下水后再一起鸳鸯戏水,那我这个大男人还受得了吗。

  “香香,这样真的好吗,你是女生啊,也不怕别人看到了。”我认真的对她说道。

  郁香香眼镜古灵精怪的一转,然后跑到了岸边来,只见她从自己裤子的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给我说道:“你把这些粉末撒到这岸边周围一下。”

  1酷√}匠)V网唯一N正s版‘%,其!S他1。都¤是j盗d:版L

  “干嘛!”我不懂,她妩媚的白了我一眼娇嗔道:“你去了就知道啦,问那么多干嘛。”

  我看她那么强势,也不好在多问,免得自己吃亏。等到我把那些粉末撒到岸边的草丛后,郁香香便伸出两根手指到嘴里,吹出了一种奇怪的叫声,这声音似鸟非鸟,似兽非兽。

  可就在这时,我身边的草丛之中缓缓的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等到我转头一看,艾玛,奶奶的,到处都是蛇虫鼠蚁这些小东西,而且一群一群的,看着都让人慎得慌。

  我吓的跑到了郁香香后面躲着问道:“这,这是你叫来的?”

  郁香香得意的笑了笑:“那当然啦,我们苗疆之人可是专门跟蛇虫鼠蚁这些毒物打交到的,御兽之术是最基本的。”说完郁香香口中念了几句咒语,那些蛇虫鼠蚁里面分散消失了。

  “他们怎么又不见了?”我再次惊讶起来,这苗疆巫蛊之术真是太神奇了。

  郁香香拍了拍手轻松的说:“他们都被我指挥到附近当守卫了,只要一旦有人靠近,就立刻集体攻击,这样就不会有人过来看到我游泳啦。”

  我心头一颤,敬畏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说:“你真毒!”

  郁香香嘻嘻一笑,然后双手拉住了我胳膊撒娇道:“好啦好啦,人家毒也没毒你啦,快脱衣服吧,我要游泳呢,你不知道,我们苗疆非常缺水,水资源很宝贵的,别说游泳了,就是洗个澡,也得很长时间才洗一次。”

  我一听这话,立刻捏住鼻子盯住了她问:“那你不是…”

  我还没问完,郁香香打断了我的话娇嗔道:“哪有啊,我爸爸是苗疆正宗的宗主,待遇稍微好些,洗澡的水我们家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去湖里游泳,这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我从小喜欢游泳,但一直都没机会学,长大了想学,但又没人教我呢。”

  我听完之后,突然有点同情她了,没想到她的童年过的这么不开心,一个小小的梦想都不能实现。我在看了看郁香香,其实小辣椒也挺可爱的,哪有那么多心机啊。

  随即我点头答应了她:“好,那我教教你,只要你不给我下蛊毒,我们就是好朋友。”

  郁香香‘嘿嘿’一笑,就拉着我的胳膊朝着河边走去。我脱掉鞋子后,带着她下了水,郁香香突然‘哎呀’一叫,脚上一滑就朝着我的怀里扑了上来。

  那娇滴滴的身子犹如一个柔软的馒头似的砸在了我身上,一点也不疼,反而很舒服。

  “小心点,这河底有很多淤泥,很滑的。”我正经的扶住她的身子说道。

  “知道啦!你人真好,挺有耐心的,要不咱们脱衣服吧。”郁香香说着就开始解除她身上的桃色长衫,我看到这里,更是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完了完了,把持不住了。

  “不行!香香,你是女的,我是一男的,怎么能够这样呢,不脱也能学。”我正经兮兮的说,但是说完之后又想给自己一耳光,奶奶的,要是她真那么听话,不脱,就亏大发了。

  郁香香眼睛一转,觉得饶有道理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哦,我是女生,给你看了挺吃亏的,那这样,你先把衣服脱了,然后转过身去别看我,我自己在水里脱,这样大家就看不到了,一会儿你别乱看人家就行了,好不好。”

  她说话的样子很乖很可爱,但是听在我的耳朵里,让我全身都酥酥麻麻的,管她奶奶的,都已经这样了,要是不进行下去,怎么可以。

  我二话不说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一件不剩的举了起来对她说:“好了,该你了。”

  郁香香见我这样,那眼神偷偷的朝着水下看了我一眼,立马俏脸一红,口中轻轻‘啐’了我一口,然后她羞答答的对我说:“那你转过去,不许偷看,把你衣服给我吧,我帮你放好。”我现在心里满是这丫头的玲珑之身,哪儿还管其他啊。

  把自己脱掉的衣物给了她后,就转过了身子,而我的脑海也开始浮现出一会儿鸳鸯戏水的场景。我耳边不时传来淡淡的划水之声,这更是让我心猿意马,看来她果然在水里脱。

  过了几分钟,岸边传来郁香香的大笑之声:“哈哈!石天,你这个大傻瓜,被我骗了吧。”

  我一听这个,心头‘嘎嘣’一跳的转过头去,只见郁香香身上的衣物丝毫不少的穿着,而手里还拿着我脱掉的衣物对我挥舞着,遭了,被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石天说:

  大家坚持每天点击撸撸哦,石天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