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大爷爷还笑,有点委屈的说:“您老人家还笑的出来,您孙子都被别人欺负了。”

  大爷爷听后更是开怀乐道:“这都怪你色胆包天,惹了郁香香,那小丫头出了名的古灵精怪,一般人在她手里都吃不到甜头。”说道这大爷爷有脸色一沉的说:“既然苗疆的人在这里出现了,那蓝灵珠的事情就跟郁家逃不了干系了,咱们也不用去苗疆了,这就去找郁家的人,我到是要问问,他们为何这么做。”

  说完大爷爷就起身走了出去,我也踉跄的跟了上去问:“大爷爷,你咋知道他们在哪。”

  大爷爷神神秘秘的拿出了一道黄符说:“听说过五鬼运财咒没?”

  我乖乖点头说:“电视上演过,好像是找小鬼帮忙的咒语,这个真有?”

  大爷爷笑道:“当然有,只是不叫五鬼运财,这叫鬼门通,让小鬼帮忙带路,来的快些。”

  说完大爷爷把黄符捏成了一个小纸人,然后口中咒语一念,小纸人就站在了他的手中开始给我们指路,这看的我目瞪口呆,就是不知道这小纸人能不能预测彩票的号码,不然发了。

  我们顺着小鬼的指引,在上街走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最终到了镇边上的一个小楼房跟前。楼房大门紧闭,门口空无一物,里面也没有动静,好像里面根本没人似的。

  “就是这里了!”大爷爷收起纸人,就当先走到大楼门口叫道,“老朋友来了,也不开门?”

  他这话一出,就仿佛里面有人知道大爷爷要来似的,门‘嘎吱’一声就缓缓打开了。

  “靠!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要来。”我问道。

  “刚才我请的那个小鬼,肯定就是他们这里面认识的,小鬼通风报信给了他们,他们当然知道了。”大爷爷解释了一下,就带着我走进了大楼的屋里。

  进屋之后,一阵阵香味儿飘入我的鼻中,这让我暗暗思索,这味道好像哪里闻过似的。

  可等到我一眼扫完整个屋内之后,顿时惊讶起来!这屋里只有四个人,三男一女,其中两个是稍微年纪长些的大叔,剩下一男一女则跟我的年纪差不多大。

  其中两位大叔各自坐在正堂左右的木椅之上,一男一女则站在他们的身后,他们这架势,好像就是在等着谁似的。这时大爷爷的大爷爷看到里面之人后,脸色也微微动了一下,略带惊讶之色,紧跟着就是那两个坐在正堂上的大叔站了起来。

  两位对着大爷爷一拱手,尊敬的叫道:“晚辈王宏安(郁南飞)见过石掌门。”

  他们这模样,让我更为吃惊,大爷爷的腕儿还不小啊。而就在这时,站在郁南飞身后的郁香香盯住了我,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又是恼怒,又是不解的看着我。

  我虽然知道这是要来找郁香香,但是再次看到她的时候,我的心却无法淡定,非常的喜悦。不过站在郁香香旁边的王雷看到我却满脸涨红的捏紧了拳头,好像想收拾我似的。

  我稍微有点得意的白了他一眼,你小子来啊,我大爷爷腕儿那么大,你们敢惹我?

  大爷爷看郁南飞和王宏安这么尊敬,也不摆架子,对他们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两个小子叫我什么掌门啊,现在我们石家有道行的就我一个,孤寡作战,还掌门个屁,到是你们,都是现在咱们大中华秘术界中的佼佼者,以后可是你们的天下了。”

  郁南飞他们见大爷爷这么夸赞他们,都露出了喜色,随即郁南飞指着我问:“这位是?”

  大爷爷拉着我坐下后对他们说:“这是我的侄孙子石天,以后你们这些做叔辈的还要多多的照顾小辈啊。”说罢他又对我说:“石天,还不给王叔叔和郁叔叔打个招呼。”

  我不敢懈怠,乖乖站起身子对他们拱了拱手叫道:“王叔叔、郁叔叔好!”

  王宏安和郁南飞对我点点头,也对身后的王雷和郁香香招呼道:“你们还不叫人?”

  L:看U)正版l章‘节#上酷◎)匠网,2

  “石爷爷好!”王雷和郁香香也叫道。

  大爷爷抿嘴一笑,便对他们问:“王教主,郁宗主,你们不在苗疆和云南好好待着,跑到湘西来干嘛,别觉得我老头子好骗哦。”

  这话一出,他们两人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尤其是王宏安,那眼神不时的对郁南飞眨巴眨巴,好像在隐瞒什么似的。随即郁南飞才笑道:“石掌门,你多疑了,我们家香香和王雷不是已经到了可以婚嫁年纪了吗,正好小时候我跟王兄有过指腹为婚之约,所以大家就约定了一个地点好好的商量一下婚期之事,正好王兄在这边办事,我就带着香香过来了。”

  我心头暗暗佩服,这郁南飞说假话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如果真是这种婚约大事,岂是随便找个地方就能谈的,而且还是你带着女儿来找人家,好像你们家香香嫁不出去似的。

  我看了下大爷爷,只见他双眼深邃的盯着郁南飞,我知道这些谎言瞒不过他,就看他怎么回答了。可就在这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郁香香带着怒气的对郁南飞说:“爸,我不要嫁给王雷,我根本就不喜欢他,你就别逼我了,好吗?”

  她这话一出,让大爷爷和王宏安都诈异的看了过去,郁南飞一见这阵势,感觉丢了脸面,顿时转头冷声喝斥道:“香香,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你的婚事我早就答应你王叔叔,怎可讳言,而且你跟王雷小时候也经常一起玩,不挺好的吗,我也觉得王雷这小子不错啊。”

  郁香香被她爸爸说的小脸涨红,想要反驳,却又奈何她爸爸的脸色,不敢再开口。

  大爷爷突然笑了出来,他对郁南飞招了招手说:“郁掌门,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流行婚姻自由,怎么能够约束孩子呢,你的思想该改变改变了。”

  王宏安见大爷爷居然略带反对郁南飞的意思,脸都气的铁青了,他急忙反驳:“石前辈,您说的到是不错,但是我们两家乃是指腹为婚,怎可儿戏,以后还不被秘术门中人笑话。”

  郁南飞也点头符合道:“王兄说的正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石天说:

  晚上还有一章哦,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