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富帅见我如此嚣张,气的步子跨上一步,挥动拳头就朝我脑袋砸来。

  我没想到他攻势来的如此之快,眼看那拳头就要砸来,我根本无法躲避,已经做好被他狠K一顿的准备。这时,‘唰’的一根筷子飞了过来,直接打在了糕富帅的拳头上。

  “啊!”糕富帅疼叫一声,知道被暗算,立刻瞪着周围怒吼起来:“谁暗算我!”

  这时坐在旁边的一个老婆婆站起身子不悦的说:“是我这个老太婆,你要是能耐,就来打我老太婆啊,年纪轻轻就嚣张跋扈,要是不教训你,在过几年还得了,哼!”

  说着老婆婆走到了我的身边和蔼的笑了笑说:“小伙子,我看好你哦,是个男子汉。”

  我一看这婆婆,就知道是个厉害角色,毕竟这是湘西的山里,太多神秘之术神秘之人,指不定就是让我碰到了这个高手。

  “婆婆,谢谢你帮忙了!”我急忙尊敬的对老婆婆笑了笑。

  糕富帅在旁边看到我们这般欺负他,恼羞成怒的指着老太婆说:“行!你们给我等着,我去叫人来,还有你这个老太婆,我一定会报刚才那一筷子的仇,哼!”

  说罢糕富帅一甩手就转身气冲冲的跑了出去,等到他离开,面馆的大叔们都兴高采烈的叫了出来,不停的大喊‘疯狗跑咯,疯狗跑咯’。

  小美女随即对老婆婆微笑的感激道:“谢谢婆婆帮忙,赶走了这个麻烦人。”

  老婆婆和蔼的摆了摆手说:“无妨无妨,我老婆子也是看不惯那小子,才管了这个闲事,到是这个小伙子非常不错,身无异术,居然也敢帮你的帮,小姑娘可得好好把握啊,这种男人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了。”

  我一听老婆婆的话,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到是旁边的小美女,她还非常淡定,只是那眼神不时的偷偷瞟着我。然后她才对老婆婆说:“谢谢婆婆关心,香香知道了。”

  “嗯,甚好甚好!那我老婆子吃面了,你们俩坐着吧。”老婆婆说完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现在就剩下我和香美女,这多少有点尴尬,我也不知道说啥。

  “坐啊,站着干嘛!”香美女坐下之后,抚媚的白了我一眼。

  我被她这母老虎的架势吓的身子一抖,不自觉的乖乖坐了下来。香美女随后叫了两碗面,就不在跟我说话,拿出手机玩弄起来,好像是在玩微信。

  说真的,我不喜欢这香美女是假的,虽然脾气好像有点大,但却长得那么漂亮可爱,香气逼人。我想要开口跟她拉近点关系,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们的面来了,请慢用!”这时老板把面条送了过来放到我们面前,我正要拿筷子吃,香美女突然拿过我的筷子对我微笑道:“喂,这筷子不干净,我帮你擦擦。”

  说着她还拿出了一张湿巾纸帮我擦拭筷子,自始自终那双水汪汪的小眼镜都盯着我,看的我小心肝‘砰砰砰’的剧烈跳动,她对我这么好?难道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喏!擦干净了,快吃吧。”弄完之后香美女把筷子递给了我,她自己也擦了一双筷子吃了起来。这简单的一个场面,让我觉得跟她的距离拉近了不少,让我有了勇气跟她说话。

  “我叫石天,石头的石,天上的天。”我主动的说出名字。

  香美女嘻嘻的笑道:“我叫郁香香,郁金香的郁,郁金香的香。”

  “嘿嘿,你,你真幽默。你也不是本地人,是来湘西旅游的吗?”我又问道。

  这时郁香香突然不悦起来,那双眼镜瞪了我一下沉声道:“问那么多干嘛,快吃吧。”

  说完她就埋头吃面,再也没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儿问错了,看来跟美女搭讪就等于是下一盘棋,一子错,满盘皆输啊。

  郁香香吃完面后,话也没跟我说,就结账走人了。这让我更是觉得伤心,刚开始的春天就这么没了,随后我也灰溜溜的回到了旅馆里面。

  大爷爷看到我回来,满脸愤怒的瞪住我问:“你去哪儿了。”

  “我饿了,去街上吃了碗面!”我赶紧回答,可就在这时候,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

  “啊!”这绞痛的感觉,疼的我双腿一软,就倒在地上大呼起来。

  大爷爷一惊,急忙蹲下来查看我的身子,他面色凝重的问我:“你吃什么东西了?”

  、¤最新;章‘(节上酷jH匠!@网IB

  “面,面!就旅馆斜对面那家面馆里。”我强硬的忍着疼痛回答道。

  随即大爷爷手指在我的小腹上摸了几下,然后翻看了我的眼皮两下说道:“你中蛊了。”

  “什么!”我吓的全身哆嗦了一下,把肚子里的疼痛都忘记了。

  “哎,我就让你别出去,湘西到处都是巫蛊之术,一不小心就会中蛊的,我先帮你化解一下在说吧。”大爷爷摇头叹息一声,便把我的身子扶了起来,然后他念动咒语,烧了一道黄符在一杯水里,便送入我嘴里喝了下去。

  这符水果然有效果,喝进肚子里后,我瞬间就不疼了,额头的冷汗也停止冒出。

  “神,真神了!”我满脸轻松,跃起身子的欣喜道。

  可大爷爷却脸色冰冷,‘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对我说:“你这只蛊是苗疆的植物蛊,在湘西是没有人施这种蛊毒的,你就出去吃碗面,就中了这种蛊毒,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听后更是吃惊,苗疆的蛊毒?这怎么可能,我也没遇到苗疆的人啊。不过为了能够明白这件事,我赶紧把刚才出去遇到的一切经过告诉了大爷爷。

  大爷爷听后突然笑了起来,那双眼镜眯成了一条线的看着我说:“你小子到是胆子大啊,没有本事也敢去英雄救美。你可知道那郁香香乃苗疆正统郁家的后人,我跟他爷爷早年也是旧识,刚才的植物蛊肯定就是她给你下的,至于原因是什么,你小子就心知肚明了。”

  我听了这话,心里一寻思,难道是因为当时我盯着那个郁香香看?她就不高兴了,故意下蛊毒整我。突然我想起了她好心的给我擦筷子,肯定就是在那时候,她把蛊毒弄到筷子上,我用筷子吃面,最后就中标了,一定是这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石天说:

  新的一天,新的气象,大家手里有撸撸票票,记得点击一下投给我哦,石天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