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玲的突然转机,把我还真弄的措手不及,就算我已经知道尸油如此管用,却没想过来的这么快,这么灵验。

  我斗胆的伸手摸了摸王玲的脸蛋说:“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可我话音一落,王玲就直接凑了上来吻住了我,那亲吻的技术绝对不低,让我这个还保留着初吻的男人有点受不了,不过我心里却兴奋的呼喊:王玲,你这婆娘也有今天啊,哈哈!

  王玲那婆娘一边亲我,一边抓着我的手捏她大腿,她喘着气儿娇声道:“石天,想要吗?”

  我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王玲微微一笑,就抓着我的手去解她衣服的拉链,这把我弄的紧张不已,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女人,第一次抱女人。

  就在我快要把王玲的拉链拉下来之时,突然王岩的声音传来:“石天,老师来了,注意!”

  我一听老师,吓了一跳,赶紧松开王玲就跑下了楼梯口。这时刚巧碰到眼镜刘,他眼神冷漠的看了下我,在看了看楼梯口上面的王玲,然后对我说:“你们小声点,别吵到里面了。”

  “知道了,老师!”我乖乖点头,眼镜刘这才转身又回去了教室里面。

  王岩也松了口气的走过来,他瞟了一眼楼上还笑吟吟望着我的王玲,就坏坏的对我说:“怎么样,是不是要在这婆娘身上告别你的第一次了。”

  其实我刚才也可能是精虫上脑了,现在一想,立刻摇头说:“不会了,这婆娘不值得。”

  王岩对此也只是笑笑,没有在说什么。下午放学后,我跟王岩被周瑞叫到了老地方,也就是学校门口旁边的小巷子里,他带着五六个马仔一起堵着我俩。

  周瑞一甩书包嚣张的指着我说:“你杂种今天对王玲做了什么,这婆娘一整天都不打理我,而且上课还对你眉飞色舞的,想泡我马子,找打是吧。”

  我没说话,而王岩这时也不怕了,点燃一支烟得意的对周瑞说:“瑞哥,麻烦你说清楚点,你都说了,是王玲对我们石哥眉飞色舞,是她勾引石哥,何来石哥泡你马子的说法。”

  我听了这话想笑,以前怎么没觉得王岩这么逗,可周瑞不干了,以前我俩在他面前都不敢说话,现在敢顶嘴,他面子全无,立刻发飙的抬腿把王岩踹到了地上。

  “靠!叫你妈的还敢顶嘴!”

  跟着周瑞踩住了王岩的脑袋怒声喝斥道:“小杂种,几天没教训你,你就皮痒了是吧!”

  王岩被打,我也看不下去了,急忙跑过去拉住周瑞说:“你最好放开他,不然没你好事。”

  周瑞二话不说,一个耳光给我甩了上来,‘啪’的一声,打的响亮,我的脸就肿了起来。

  “滚开点,这里没你说话的事儿,一会儿老子在揍你!”

  “石天,动手吧!”王岩嘴角留着血,满脸不甘心的望着我求助道。

  我也没办法了,指着周瑞大吼:“好,你会付出代价的。”跟着我就在心里默念起了驾驭那个小鬼的咒语,我只觉得身后一阵阴风来,好像有人站到了我身后似的。

  “你特么还嘴硬是吧。”周瑞一怒,还要一脚朝着我踹上来,可就在这时,我的手被一只黑漆漆的手给抓住了,然后驱使这我抓住了周瑞的腿一甩,就把他扔出了两米开外墙上。

  周瑞顿时被摔的吐了血,脸也在墙上碰了几下,皮开肉绽,面目全非了。

  “瑞哥!”周瑞的马仔看到这一幕,都吓到了,急忙跑过去扶他起来。

  这些马仔毕竟是学生,看到我那么厉害,现在更是不敢动了。而周瑞也吓的不轻,他满脸鲜血,带着恐惧的望着我说:“你,你特么搞什么鬼。”

  我知道是小鬼在帮我,所以我有所依仗的跑过去扶起王岩对周瑞说:“你以前是怎么对我们的,我们今天就要怎么对你,其他人没事的都给我滚,不然下场就跟他一样。”

  我这话一出,周瑞的马仔再次一吓,都不假思索的把他扔到地上转身离开了。

  “你们这帮混蛋,以后别特么让在学校看到你们!”周瑞见小弟弃他不顾,愤怒咆哮起来。而我也跟王岩慢慢的靠近他,此时我知道,报仇的时候来临了。

  “王岩,你来吧,我已经把他打的够惨了,现在该你还他了。”我瞟了一眼周瑞后说道。

  王岩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就一脚踩到了周瑞的脸上指着他说:“瑞杂种,你欺负了我们三年,整整的三年啊,老子全身都是被你杂种打的伤,零花钱十分之八都被你杂种给抢去了,你特么就不是人,你就是人渣,今天老子就要收拾你。”

  就这一列列罪行,让周瑞知道王岩是真的怒了,他也怕了,他急忙苦喊着摆手:“别,别打我,我错了还不行吗,大家同学一场,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机会?”王岩冷声一笑,跟着‘啪’的一耳光给他扔了过去,周瑞本来皮开肉绽的脸,现在更是一点点鲜血从那脸皮里面钻出来,沾满了他整个脑袋。

  “三年之辱,就是一句错了,就能算了吗,你还想我给你机会,做梦!钱我不要了,打你我想今天也够了,毕竟老子没你那么坏,但是那件事,我必须要你还。”说着王岩愤怒的解开了裤腰带来,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干嘛。

  h更新/最快上M酷(:匠ys网%

  周瑞不停的摆手大喊:“不要,不要啊!”

  可王岩根本不给他机会,铁了心要还他,那尿液不停的洒在了周瑞的头上,让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落水狗,而周瑞的尊严也终于在这一刻覆灭了,他哭了,跟我们被他欺负的时候感觉一样,哭的伤心欲绝。

  “石天,咱们走吧,今天已经够了,我想他也不会在找事儿了。”王岩说着再次点燃一支烟,就拥着我的肩膀离开了这个小巷子。

  其实从周瑞哭出来那一刻,我的怨恨也已经消除了,报仇其实报了就行,别再结仇了。

  了解了心事,我跟周瑞的心情不错,一起在外面吃饭喝酒,玩到晚上八点多,还准备去网吧撸一把,可这时王岩电话响了起来,他听了过后,脸色突然惊变,而且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刘叔叔死了!”王岩挂了电话后,满脸难过的说。

  “哪个刘叔叔?”我随口问道。

  “那晚在太平间看到我们偷尸的刘叔叔。”王岩说道。

  他这话一出,我的心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死了!!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