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ktv出来快十点了,杨影喝的有点醉,她就近在宾馆开了个房间,我们两个把她进门后出来走在大马路上。

  @酷匠Mb网首f发1t

  我编了个短信发给雷子,让他开机后先知道我是怎么解释的,免得从他那里穿帮。

  菲儿挽着我的胳膊说,时候还早,我们去散散步吧。

  我说,那散完步你得早点回家。

  菲儿把我的胳膊搂的更紧了,她对周围很熟,提议去红木公园里遛弯,公园绿化的很好,还有一片树林连着旁边的植物园,还有个湖,夏天常有人在水边搭帐篷搞烧烤聚会。

  半年前,公园里是禁止生火了,人一下子少了好多。

  听菲儿讲,以前这里是植物园的一部分呢,进去可是要收费的,后来切割开了,风景很好,可是情侣约会的绝佳圣地。

  我和菲儿并肩走着,主路上路灯挺多,小路就黑咕隆咚了。

  菲儿拉着我走小路,穿过一片小树林走到一处开阔的草地上坐下来,头上是一片星光,四面往远了看是城市夜景,独显的这里的宁静。

  现在没人了,你说好要亲我的,现在可以兑现了吧。菲儿把眼睛一闭,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这地方怎么看都像是打野战的场所啊,我心里冒出许多刺激的想法来,羊入虎口,我到底吃不吃呢?

  好像有人来了。我朝小树林里望去,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哪有人哇,大晚上的,这里很隐蔽的,你又找理由搪塞我,不行。

  我嘘了一声说没骗你,可能是小时候穿玉米地去果园偷苹果的经验,我的耳朵很灵敏。

  林中传来恩恩啊啊的声音,还有男女的说话声,我赶紧拉着菲儿跑到一旁的树丛里,听起来有好几个人。

  我们躲什么,可是我们先来的。菲儿不满地说道。

  我说,万一来的是流氓混混呢,大晚上的看你这么漂亮,劫财又劫色怎么办?

  有你保护我,我不怕!

  我苦着脸说,那我怕行不行,我好像还听到狗叫了,我可怕被狗咬屁股。

  菲儿立即就老实了,这时候从树林里走出两男两女,女的穿的很少,那男的是个大光头,手臂上有很大的纹身,一看就不好惹。

  豹哥,这里是不是不太安全?被光头搂着的辣妹说。

  好久没打野战了,老子在宾馆可呆不下去,连老子都差点没命,你可要把我伺候高兴了,一个月给你两万得让我觉得值这个价。

  光头男对另一对男女说道,小强,带上你的妞到外面给老子把风,别光顾着玩,有人要是偷摸靠近,我的狗会叫,甭管什么人过去拿下了!

  我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这大光头还真不是啥好东西。

  外面有大狗,我和菲儿现在出去一定会被发现,我们偷偷摸摸的,不被对方怀疑才怪。

  别出声,等他们走,别怕没事。

  菲儿抓着我的手,小声说我才不怕呢,你不走是不是想看人家打野战呀,是不是想那个了?

  这丫头还真把我当成都教授了,我赶忙让她别出声,现在可是危险时期,她怎么一点不害怕,看起来还有点兴奋呢。

  不承认算了,我就喜欢你这种闷骚的坏,我告诉你哦,女生其实也喜欢偷窥。

  我在她的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菲儿吐了吐舌头,打了个ok的手势。

  豹哥啊,你不是跟了一个大老板嘛,在这市里基本上可以横着走,谁这么厉害,能把你吓成这样?辣妹一边说一边把吊带群从下面撩了起来。

  一个长得像是老妖怪的女人,大老板让我当的司机……男人的事儿你别问,小心没命!

  辣妹说话嗲嗲的,装作害羞的样子把另一边带子也扯下来,豹哥,你每次都这么猴急。

  骚狐狸,再过几天我可就要离开这里了,说真的还有点舍不得你。

  什么?豹哥,你要走了?那我怎么办?

  不走不行啊,你别多问,我就不包你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金主,不会亏待你的。

  豹子把辣妹推倒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上下其手一看就是这方面的老手。

  你还看?菲儿掐了我胳膊一下。

  我一开始紧张的要死,渐渐地也放松下来,我得承认偷窥非常刺激,但我之所以这么入神,主要还是两人谈话的内容。

  我不仅把这个人和白大小姐在酒吧中毒这件事联系在一起,这大光头说他给一个老妖怪的女人开车,前面说差点没命,近日又要离开去外省,所以今晚在这里和包养的小情人缠绵惜别,这些点都对得上。

  洪震邦号召手底下人到处找那个从湘西来的草姑婆,一直都没线索,如果这个大光头真的是她的司机,跑路到外省便是当务之急。

  手机拍照可以调成夜视的吗?我问菲儿。

  菲儿呆了一下,挥起小拳头就打过来,你怎么还有偷拍的爱好?你不是闷骚,是真骚。

  别打,不是你想的那样,快点,拍那个男的正脸,拉近焦距,拍清楚点!

  菲儿看我一脸严肃着急的样子,也不再闹下去,设置好了,看准机会拍了一张给我看。

  图片是够清楚了,就是画面有点h。幸亏,今天晚上的月亮够大,光线还不错,两人周围也没有什么遮挡物。

  我把照片发到手机上,立即给洪振邦发过去,写清楚地址,让他带人埋伏在出口处,下手的时候动作要快,不要泄漏风声。

  我只是将其定义为嫌疑人,不敢说就是凶手,洪振邦没多问啥,估计心里肯定也很疑惑,人家在公园打野战,我发这张过来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心里安慰自己说是监察敌情,实则忍不住想看,甚至脑子里会胡思乱想,把光头男换成自己,在公园干那事绝对比在酒店有限的房间里爽一百倍!

  啊!我差点就叫出来,全身就跟触电了一样,正看得起劲谁想到菲儿忽然伸手抓住了我的要害部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