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说完,眨了眨眼进了卫生间换衣服,我跟虎哥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隔壁房间门没锁,我走进去锁好门,秦老师正躺在床上呼吸粗重,裙子被撩了起来。

  快、快给我……她张口带着很重的酒气,酒精加上春药。

  上不上?上了,那是禽兽,不上,那就是禽兽不如。

  秦老师把领口也扯开了,露出了雪白的一团嫩肉,叉着腿嘴里喊着我要,这血脉贲张的一幕让我已经有些把持不住。

  想立即飞扑上去,把碍眼的衣服撕开,化身成为彻底陷入疯狂的野兽。

  我伸手想要把秦老师压回床上,谁料她一下撞进我怀里,抱着我的脖子就把鲜红欲滴的嘴唇凑了上来。

  我感觉自己就跟触电了一样,脑袋嗡的一下,什么清醒、理智全都不见了,我疯狂地回吻着她。

  我不舍地离开她的唇,亲吻着雪白修长的脖子,向下攻城略地……她的喘息更急促了,整个身子都蹦的很紧。

  正在这时,秦老师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根本不理压在秦老师身上,一只手去解皮带,来电挂了没过几秒钟又叮铃铃地响起来。

  我不耐烦地拿起包包里的手机,正要挂断,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是妈妈,心说难道是秦老师家里有急事?

  酷!@匠网唯一正o3版,D!其&他都是盗r@版@R

  我犹豫了一下挂了,手机刚放回包里,又响了。

  我看不接是不行了,走远一点按了通话键。

  珊珊,你是不打算原谅妈妈了是吗?那个金哲你到底有哪里不满意?亲事都要定下了你突然反悔,不打招呼就跑了,连电话号码也换了,你的那些卡我都强行冻结了,你真的要玩失踪?今后都不打算见我了吗?

  逃婚?我愣了一下,秦老师跑到这里来当老师,原来是逃婚被家里人给逼出来了。

  我说,阿姨,您好。

  恩?你是谁?

  我、我是秦珊珊的同事。

  我女儿在哪儿?你是做什么的?

  秦老师的老妈真是犀利,本来我还想隐瞒一些必要的信息,最后全都说了,我要是不说,就好像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第三者插足的无耻混蛋一样。

  被足足拷问了十多分钟,最后阿姨说,你把原话告诉她,我会让金哲过来,他们俩再谈谈,从小一起长大,两家背景情况也匹配,两人结合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忙问,具体哪天?

  尽快!说完电话就挂了。

  我出了一头汗,看起来秦老师不想见这个叫金哲的家伙,我却把人给召来了,秦老师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怪我。

  这时候我哪还有心情干那事,趁人之危头脑一热才爽了再说,现在脑袋是一点也不热了,我看秦老师头疼难受,心说,算了,反正同床过照顾她一回了,不差第二回。

  知道秦老师的一些私事了,我再提枪开炮,那就不是禽兽不如了,就是禽兽。

  我赶紧过去帮她穿好衣服,对着几大穴位进行了按摩,药性也就持续那么一阵,过劲了之后秦老师头疼发困,出了不少汗。

  上次在秦老师屋里就把我折腾的够呛,这回也不轻松,按摩的时候难免碰到一些敏感的地方,我还得克制自己,真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窝在沙发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又开始做春梦了,梦里除了秦老师还有宋瑶,她们两个并排躺在床上,衣服穿得单薄几乎透明,冲着我搔姿弄首,那副骚样让我欲火高涨。

  好在这回我知道是做春梦,提前有个准备,就是有点丢人。因为梦里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假了,这两个女人跟我玩三人游戏,这怎么可能呢?

  我张开眼看到自己正躺在床上,抱着秦老师的后腰,最让我感到难堪的事儿——秦老师也醒了,正和我四目相对,我们两个脸上的表情都带着震惊。

  不是这样的,秦老师,你听我解释!我赶紧放开手,顺势滚下床,身上就只穿着一个裤头,在秦老师面前裸露还真不太好意思,我赶紧伸手捂住去找裤子。

  你、你……你把我怎么了?秦老师头发散乱着,一双大眼睛几乎快要喷火,抓起身边的枕头就砸过来。

  我没躲,被砸中了头,倒不是很痛,我赶紧说,秦老师,这是误会,你给我两分钟,我把一切都解释清楚!

  你说!你要是敢骗我……我我、呜呜呜……

  一看到秦老师哭了,我赶紧安慰他,把裤子仓促地套上,眼前这一幕怎么那么熟悉呢?

  我想起来了和菲儿那一晚的经历,我怎么就这么衰呢,在沙发上睡的好好的,怎么就爬到秦老师床上去了呢?

  我用力回忆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记得醒过一次迷迷糊糊地去了趟厕所,然后……肯定是下意识地直奔床着去了。

  我在梦中那个啥,又搂又抱的怪不得手感那么真实呢,幸亏秦老师穿着衣服,不然我一个不小心,田伟忠要干的事儿被我给办了,那我和他还有何分别?

  幸好我手上有证据,给秦老师看手机里的照片,秦老师听完之后一阵后怕。她还天真地以为,田伟忠没那么大胆子,还是低估了他流氓好色的程度。

  现在好了,有了这些照片在手上,田伟忠毕竟在学校任职,也要忌惮一下,要是真曝光了,他就算能保住主任的职务,但对个人名誉绝对有损,对他之后的晋升多少会有一定影响。

  秦老师说,林平,这次……真谢谢你了。

  我说没事,对付流氓就得用流氓的手段,以后他要是还敢骚扰你,就跟我说,我用照片警告一下他。

  昨晚……我们是不是接吻了?你没有趁机做什么坏事吧?秦老师脸颊忽然红了,她看到自己醒过来时衣衫不整的,自然会联想,何况她对昨天晚上模模糊糊还有一点点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