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索了片刻,计划里的一些步骤可以稍作变动,可改动的空间很大,脑袋里忽然想到了彤彤,让她也配合着演这出戏,会不会更精彩一些?

  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孟虎说了,他听得两眼直发光,噗地把半截烟吐到地上。忍不住叫起来说,我草!林兄弟你够狠够阴的啊,老哥甘拜下风。利用彤彤这一招太精彩了,今后你可得当我的狗头军师,我的那些老套路都过时了呀。

  虎哥,你觉得计划可行?我试探地问道。

  太可行了!你去和彤彤说一下,她应该会答应,剩下的咱们就等客人来吧,要真是你说的那个龟孙,那就两个字——干他!

  七点多钟,小燕姐也来上班了,见到我,她分外地亲近,基本上把我当成了他的亲弟弟。

  和虎哥约好的人来电话了,没过五分钟,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门口。

  我和虎哥站在两楼的一处休息室的门口,视线正好对着下面,车门一打开,走下来一个圆滚滚的白胖子,紧跟着就是一个穿着红色细高跟鞋、碎花裙的女人,虽然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侧脸,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是秦老师。

  她的外形和身材我太熟悉了,紧跟着田伟忠也从另一边打开车门走下来。

  虎哥,就是这个人。我用手指着田伟忠说道,他正和大白胖子说说笑笑。

  哎哟,难怪你会想泡你的老师,真是个美女啊,那你就暂时不要露面了,免得让他们起疑。这时候还早,他们肯定得吃会聊会,听听唱歌再去跳个舞,等美女玩累了放松警惕之后,再来那么一下,防不胜防。

  我听虎哥的话耐心地等着,耗子充当眼线,他也是这出戏的助演之一,秦老师自然知道他是谁,但田主任就不认识他了。

  我暂时不打算把田伟忠的计划告知秦老师,她很可能一气之下翻脸走了,或者和对方直接撕破脸。这样我的计划后面就没办法实施了。

  差不多等到了快十点左右,耗子敲门走进来,川哥,田主任准备的药混在了饮料里,已经骗秦老师喝下了。药效发作的还挺快,秦老师好像身体有些不舒服浑身乏力,告辞说要回去,田主任把她扶上了车……

  那个什么狗屁领导呢?我一边问一边往出走。

  F*酷x/匠3网y唯(一NN正s版,其={他都是盗MC版

  找个理由人先走了,这个大白胖子跟田主任穿一条裤子,灌了秦老师不少酒,现在车里就他们两个人。

  口袋里电话响了,我一看是虎哥打来的,忙接了说,他们去了哪里?

  放心吧,那个姓田的把车就停在了对面不远的酒店门口,药还挺猛,你的美女老师已经晕过去了,姓田的正抱她上楼……

  我忙说,一会下手快点,不能让他碰秦老师一根手指头!都拍清楚了吗?

  放心吧,等他们先进房间,我就让大飞过去敲门,我在水里下的药可是好东西,迷x神器啊,我可是从一哥们那里买来的,用在这么一个傻b身上真是浪费了。

  挂了电话,我直接奔对面的那家酒店过去了。

  电话遥控进了504,一进去看到虎哥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田伟忠衣服被扒的只剩下了一条花内裤,他脸上没有伤正呼呼大睡。

  这么快?我直咋舌,听虎哥说他有珍藏的迷x药,号称十五分钟之内见效,竟然真有这么神奇。

  虎哥好像看出我的惊诧来,呵呵笑道,我让你的那位小兄弟在他的酒里又混了点东西,这个药能刺激酒精,麻痹神经,他可能只喝了三五瓶,但用这个药一刺激就等于是翻了两到三倍,酒一上头自然就睡过去啦。

  虎哥说着拍了拍手,先拍照吧,拍完了你想怎么修理他都行,只有一点,不要搞的太过火。

  话音刚落,彤彤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在场的人眼睛直接就看直了,我也顿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小腹那里都生起一团躁动的邪火。

  彤彤是穿着一套红色情趣内衣出来的,也不知道她是故意这样穿,还是个性使然,大摇大摆地在我们几个老爷们面前大秀身材,没有一点不自在。

  经过我身旁的时候还故意停了一步,挺了挺胸说,和你的那位小老师比的话,我和她谁的大?

  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么露骨地问题,这怎么回答,当我正犯难的时候,彤彤咯咯笑着爬上床,开始利用田伟忠这个活道具做各种各样暧昧,甚至让人喷鼻血的动作,孟虎则安排好人来拍照。

  大功告成之后,孟虎对我说道,你一会过去隔壁,你的小老师还在里头呢,这可是个天赐良机哦,长夜漫漫你好好享受。对于这个姓田的,你打算怎么处置?

  反正他去开门的时候,也被大飞给弄了,知道有人存心跟他过不去,那咱们也别客气,门口我刚看到有一辆垃圾车,明早会开到垃圾场去,就让他在那儿过一晚吧。虎哥,打他一个耳光醒不了吧?

  醒不了,他现在睡得就跟死猪似的,哪怕是地震酒店塌了都醒不来。

  啪!

  我一巴掌扇在他的左脸上,只觉得不够解气,啪,右面又来了一下!

  你现在打他,他其实也知道痛,但意识就是醒不过来,看着不是很爽。

  彤彤抬了抬腿,把恨天高像钉子一般的细根亮出来,笑着说,我要是在他身上来一下,你说他会不会疼醒啦?

  我去!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也太狠了吧,她刚才拍的那些照片姿势够大胆出位,女人如果想阴人,真的是比男人还凶狠啊,软硬兼职,专找人的软肋下手。

  我说行了,打他我还嫌自己手疼呢,把他丢出去吧,大飞哥,他开门的时候没看到你的长相吧?

  大飞拍胸脯说,我还没那么傻,我们几个戴面具了,他想找人报复也找不到我这儿来。

  我点点头,这就放心了,说那我去隔壁房间看看,下周一我请你们吃饭,彤彤,你也来吧。

  好啊。彤彤走近我悄声说,我这么穿是不是性不性感?

  我说是。她又说,我还有更性感的衣服,想不想看?我脑袋一热说,想。

  那就周一,耐心等等哦,我会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只要答应我,我就满足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