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索了一下,一辆车对我来说目前没什么大用,我又不在外面租房,用不上车子,像雷子那样的本地人倒是正方便,开着车去夜店泡妞挺爽。银行卡挺实在,里面的数额不知道有多少,以第一辆车为参照,卡里的钱应该可以买一辆丰田车了。

  最后的金名片有点意思,这其中包含的意思太复杂不太好猜,我还是跟着直觉走拿起了那张金名片。

  洪震邦似乎对我的选择不感到意外似的,赞赏地看了我一笑,笑着说,你没有让我失望,你拿走了最有价值的大奖。把这张卡片收好,上面记着我的内线电话,记住只能使用一次。

  在这个城市里,只要你遇到的麻烦没有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以外,给电话给我,我会救你一命。我能力之内的事儿,不管你的对手是谁,我都会帮你摆平。洪震邦说的十分霸气,他确实也有这个实力。

  我小心翼翼地收好,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太贪财拿那张卡,其实心里最想拿的就是卡里的钱,这世上没有比钱更实在的东西了。

  我把茶水喝完说,洪先生,没有别的事儿,我先回去了。

  行,对了,既然你在那家酒吧打工,走之前送你个小礼物。洪震邦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珍藏的葡萄酒说,把这个给小虎带去,就说是我让你送的。

  我提着酒盒离开了,差不多快五点半,我在外头找了家快餐店吃了顿饭,直接就去了工作的地方。

  这个点酒吧里基本没什么客人,孙姐一见到我就热情地说,小林啊,这次的事多亏了你,老板现在在国外,她说了,你这次表现有功,特别奖励你五千块钱。

  这我怎么好意思呢。我顿时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有钱拿你还不好意思傻不傻,你现在可成咱们青春不老的名人了。

  我问咋了?我能有什么名,孙姐你又打趣我。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白家千金中毒这事不知被谁捅出去了,内部的很多人都知道了,洪震邦是何许人?那可是几十年前洪帮的老大,你一个小小的酒吧服务员,一个学生,能跟他做朋友,内部的那些人都传神了。

  我去!我也是颇为无语,这事要不是有我爷爷暗中相助,我估计现在已经躺在医院了,想和洪震邦这样的人有一点交情那可得有足够的实力才行。

  我挠挠头说,也就仅仅是认识,应该还不到朋友那一步。

  那也了不得了,哎,你医术真有那么好,我要是有点小痛小病的,找你行不行?

  可以啊,不过我觉得还是吃药片方便,虎哥在什么地方?

  你找他啊,去贵宾区看看,他应该是和人在打台球呢。

  我直接过去了,远远就看到一个虎背熊腰的大光头。

  旁边有三个人,两男一女,那女的看着像那天在走廊看到的几个女孩中的一个,不是来兼职跳舞的就是陪客人喝酒的商务模特。

  虎哥,这瓶酒是洪先生让我带给你的。我走过去把包装精美的酒盒放桌上。

  哈哈,是林兄弟啊,你们几个都记住了,他是我孟虎的小兄弟,在这里如果有人敢欺负他,就是在欺负我!

  我笑说,以后小弟还劳烦虎哥多照顾,我刚才看了,虎哥技术不错,至少有五年以上的球龄,他们几个跟你打那不是一个量级的,我陪你玩两把。

  好啊!哈哈,年纪轻轻就有两把刷子了,难怪敢接洪叔的活,艺高人胆大,比我当年不知道强多少。

  连玩了三把,难分胜负,虎哥直呼过瘾,又搞了几把,最后我输了。

  他带着我们几个坐在外面,这个时候客人来了一些,啤酒烧烤凉菜摆上桌,孟虎就是个爽快人,我也放开了大吃大喝。

  在饭桌上我认识了大飞和钢炮,这两个可以说是孟虎的左膀右臂,一个外向,一个闷骚。那女的叫彤彤,在一二流的大专院校读书,课很少,专业对口是空乘,长得可以,身材真是没话说,在这里兼职已经有半年了。

  成年人说话肆无忌惮,孟虎直接就问我,你在学校搞到女孩子没有?你们那所学校里**多得是,抓紧点下手。

  还没呢,目标太多,我都已经看花眼了,太多时间都用来思考。我半开玩笑地说,逗得他们几个哈哈大笑。

  这年头,你下手慢那就吃人家剩下的吧,特别是女朋友。孟虎一口气吹了一瓶酒,擦擦嘴说,回想我上学那会,为了一个暗恋的女生跟校外的混混打架,被人打成傻X了。现在那女的,都不知道换过多少个男人,被一富二代小年轻给包了。

  真想不到虎哥也纯情过啊。彤彤咯咯地笑说。

  废话!有钱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林兄弟,跟你扯这个就是给你传授点经验,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还是处男?

  我有点窘迫喝了口酒,没吭声。

  噗!

  孟虎差点把嘴里的啤酒喷到大飞脸上,林兄弟你丢人了!你别的方面有两把刷子,怎么泡妞这么差劲?彤彤干脆你帮他得了!

  彤彤看着我,一双眼睛都感觉在放电,笑着说行啊,晚上你就去旁边的酒店开个房间,林弟弟,你来不来玩?

  啊?我愣了愣,心说商务模特咋这么开放啊?那究竟是我玩她,还是她玩我?

  彤彤,瞧你把林兄弟给吓的,你的那些姐妹里有没有清纯一点的,赶紧给他介绍一个。虎哥一边撸串一边说。

  j…酷匠O网j唯*一正(/版,…#其他都K是I盗)版

  行啊,要是虎哥你的这两个兄弟,估计还真看不上眼,林兄弟认识了大老板今后可发达了。虎哥都把你当自己兄弟,以后前途无量啊。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把姐妹约出来,让你们认识一下?

  这个……改天再说吧,不着急。

  咦?泡妞都不积极,我明白了,虎哥,林兄弟已经有意中人啦,你就别操这份心喽。

  孟虎看着我问,有看上的姑娘了?和你一个学校的?

  我其实不是太想说私人的事情,不过人家把你当兄弟,你还扭扭捏捏的一点不敞亮,久而久之,对方就不太愿意跟你做朋友了。

  我之所以能让孟虎称兄道弟,人家看的是洪震邦的面子,可不是我会点医术,会打打台球就够资格让他另眼相看了。没有这层关系,我在他眼里就是个毛都没长全的愣头青。

  我说意中人说不上,人家有男朋友啦,是我初中的同桌,我到这里打工就是她介绍来的,叫宋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