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猜洪震邦口中的老白就是这位大小姐的父亲了,尚海这个地方靠海,在整个华夏都是发达地带,可以说是华夏最繁华的一座国际大都市,寸土寸金。

  这里的商人,关系硬的有钱人过去根本就不够看的。

  我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当面告诉了小燕姐,她喜极而泣抱着我不断地说谢谢,还要给我一万块钱表示一下,我说你这是看不起我,怎么也没收。

  整整一万块啊!说一点不动心那绝*是虚伪,以后经常见还要一起共事,我如果拿了钱纵觉得关系一下子变味了。

  送走了小燕姐,我和洪震邦坐在一张大餐桌上吃饭,饭菜真是丰盛,我也不怕丢人甩开了膀子大吃。至于吃相好不好看,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吃得差不多了,我忍不住问,刚才我打电话过去,没人接,不用猜我爷爷准是又喝醉了。我得等他清醒了再说,差不多下午三四点吧,他是个老酒鬼,越大越能喝,酒还会自己酿呢。

  你爷爷了解蛊,这说明他去过不少地方,真没准是个世外高人呢。

  我哈哈大笑说,洪先生您可千万别吹捧他,那老头要是真有本事,能让我妈在农村过苦日子?早给个有钱人当私人医生了,在城里头扎根不难,我爷爷结婚的那会听说房子都是找人借钱盖得,去过很多地方又怎么样,有什么用。

  那个年代,城市和农村区别也不是很大,城里人也一样日子过得苦哈哈。我和你一样,也是从农村出来的……

  他给我讲起了年轻时候的事儿,从一个高中辍学的学生,到跟着几个兄弟混黑道,巅峰的时候手底下有上千人,市里一条商业街半条街都是他的产业,那时候法制还没这么延森。

  后来因为手底下人,连同他最亲密的几个兄弟吸毒,还和境外被通缉的一名大毒枭暗中交易,这事儿没有告诉他。

  事情最后搞得太大了,他被抓进监狱,兄弟背叛还在背后捅刀子,有的逃到了国外,幸亏白京山花了很多钱打通关系,又替他照顾年老的母亲,他只在监狱里待了三年就出来了。

  偌大的帮派烟消云散,他也不再沾手黑道的事儿,和白京山一同做买卖。

  他到目前为止无妻无子,年轻时候放荡不羁,玩过很多女人,甚至有一些还很有名,这一聊起来就说了一个多小时,俨然是一部黑老大的从良史。

  说着说着他又提起了大小姐被下蛊的事儿,白京山是个极有经商头脑的人,他去了尚海打拼,商界上利益关系很深,张口闭口都是钱,很容易得罪一些人。

  白京山是搞地产业的,利益更是动辄就上千万,在那个寸土寸地的地方他夺下了一块地,事情就是因为这个而起的。

  他接到过恐吓电话,也在一天晚上去公司的路上,差点被飞驰而来的大卡车撞死。洪震邦一度想过去保护他,但被强行留在这里管理他的本业,大本营必须要有个足够分量的人坐镇才行。

  白京山被重重保镖保护,对方看到无从下手,所以把目标转到了他的小女儿身上,也是这个强拗的商界强者的软肋所在。

  如果老白现在因为女儿的事儿回来,他在尚海的布局将会功亏一篑,所以现在全靠你了,我跟他保证过,绝对保他女儿平安无事!

  您这么说,我现在好有压力啊,我干笑了两声。

  你尽力而为,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按照郑医生的建议。

  这不行!我急声说,白小姐的体质肯定受不了,蛊术最常见的是五毒蛊和百草蛊,我观察白小姐的脸色、舌苔、还有气血。应该是百草的一种,这种毒通常都是采用的菌类,可伤人也可救人,我爷爷说过只要不是大蛊师出手,中医可解。

  更¤新最快d“上;v酷h匠$网pi

  洪震邦放在口袋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说,我得出去一趟,郑医生是西医,我也找了两个中医过来。请务必把老爷子请过来,拜托了!

  受人所托,还是这么一个牛的人,我也坐不住了,掏出手机说,我让我妈现在过去把老头子弄醒了,虽然他会跳着脚骂人……如果我爷爷也没办法,洪先生,我只能走了,留下来对您也没有太大帮助。

  好,有消息了第一时间通知我。说完,他就走了。

  我回到休息的房间,拨通电话过去,还没说话,电话一头就响起老妈的骂声,小王八蛋,是不是生活费又花完啦!你自己想办法,别想着把手一伸张张嘴就跟我要钱!

  老妈,你儿子在你眼里就这么没出息?我来这头真没惹事,和宿舍里的几个处的很好,我还出去打工了呢,以后的生活费都不问你要了!

  你去打工了?别耽误了学习啊。老妈的声音带着惊疑,她肯定是猜不到,不过听得出来听到这个消息,老妈还是挺高兴的。

  哦,在一家酒吧打工,上班有几天了,一个月一千,干得好还有提成和小费拿。我笑着说,晚上七点到十点半是上班时间,距离学校就十几站地,坐公交二十分钟就到。

  哎哟,我儿子是真长大了。怎么,这么久了才想起给老娘打电话?

  这不是开学忙嘛,老妈,先不唠了,有件很重要事儿,你去爷爷家里一趟,又喝醉了把他弄醒,我有急事问爷爷。

  你爷爷都醉了,怎么叫得醒啊,你这孩子竟胡闹!

  妈,你想想办法啊,这事儿你最有经验了,真是很要紧的事儿,人命关天!我现在来不及跟你解释,有个人病的很重,我要想爷爷请教几个问题,很急啊。

  哦哦……我现在就去!老妈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妈自小就独立,也很能干,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个标准的女汉子,我爹呢属于倒插门,被我爷爷逼着学了几手医术,在县里一家大药房上班。

  等了快二十分钟电话终于响了,我赶紧接通。

  小王八蛋,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儿,就不能等爷爷睡醒了再问吗?

  听老爷子口气估计还在生气,我直入正题把事情简短地说了一遍。

  一提到蛊,爷爷似乎一下子精神了,不是地问我病人的情况,而后陷入了沉默。

  我听了一会还没声音就说,爷爷?你是不是又睡着啦,怎么不说话?

  小王八蛋,出门在外不要多管闲事,那是个草蛊婆,错不了。她们发过誓一辈子不离开深山寨子,不过有几个条件除外。

  我忙问,都是哪些条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