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孩看着真漂亮,即便她重病昏迷不醒也透着一股柔弱的美。

  郑医生叫郑百华,他跟我说,白大小姐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毒素可以再生扎根在她的体内,清除了几次都不行。反而几次下来把病人的身体搞虚了。是他从医三十年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他的知识理论用在上面仿佛一下子没有用了。还说,白大小姐嗜血,意识不清,偶尔醒来也会大量呕吐,最近呕吐的量越来越少,他觉得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这位大小姐不是洪震邦的女儿?怎么姓白啊。

  我没空去问这个,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先是看,如脸色,如眼球如舌苔,一步步很严谨地走下来,最后切脉。

  小燕姐在一旁看着两眼发直说,小林,你懂医术?

  跟我爷爷学过十年中医,不过只是皮毛。先别吵我,我婷婷脉象。

  情况怎么样了?看我切完脉,小燕姐赶紧问道。

  我说,不好!确切地讲,这位白大小姐有生命危险。郑医生您有您的办法,先前是控制住了,把毒去了几次。这种办法可行,不过要再实施至少两到三次,做下来病人的身体会吃不消,命保住了,身体垮了。

  郑百华一开始对我的态度比较冷淡,他搞不懂这么大的事儿找个小屁孩过来捣什么乱,听到我刚才那番话算是对我基本认可了。说,其实彻底根除的办法,给病人换血,但洪先生说了,要保证大小姐病好了身体没一点损伤,或者吃补品能补回来,换血的风险太大都很难说……

  那怎么办?是不是彻底没办法了?张小燕慌了神。

  大小姐的呕吐物还有吧,我想看看。

  #¤酷匠H网正.,版}《首I发`|

  郑医生直接去取器皿了,病人的呕吐物通过化验之后最能找到点什么,当然我关心的并不是那个。而是想起了爷爷一次醉酒之后谈起了他年轻的时候一次西行,去了湘西苗寨,少有几次地提到了和我奶奶的相识。

  我脑海里蹦出来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词——蛊术!

  在华夏,有很多古老的秘术是确实存在的,用科学都无法解释的清楚,神秘而可怕。苗疆的蛊术存在上千年,在汉唐时期就已经让人谈蛊色变。

  现在科学科学这么发达,湘西也都大变样了,蛊术距离人生的生活越来越远,基本上已经成为一种传说,是真是假说不清楚。

  但我爷爷说过,蛊术的的确确存在,那是一种杀人之术。

  我仔细检查了呕吐物,味道很臭,黑乎乎的粘液。

  我从柜子上取下来一个医药箱,取出银针,看到我要动针,郑医生特地打电话过去请示,得到同意之后,点点头紧盯在一旁看我下针。

  爷爷从小逼着我学,说林家就我这一代传人,我妈妈对学针灸没一丁点兴趣,自小逼着都不学。

  说起我的童年就满眼是泪,上了小学、初中,学这东西根本派不上用场,不能拿来显摆也不能吸引女孩子,我都觉得是浪费时间,谁想到长大了,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学一门手艺将来好吃饭。爷爷总是拿这句话教育我,我现在是真觉得听老人话是没错的。

  下针扒针整整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仔细观察病人的反应,大小姐醒来又吐了一回头脑还清醒了一会,我简单地问了几句话,特别是她发现不舒服之后的具体感受。

  我对郑医生说,我想见见洪先生,有事和他单独谈谈。

  郑医生把我带出去,这地方到处都是保镖,不允许随意活动。洪震邦正在打电话,音调很高,看起来似乎很生气怎么,有进展了?洪震邦看我走过来,把电话给挂了。

  对!我基本上已经可以给出结论凶手另有其人,根本不关小燕姐的事儿!

  证据。

  我有!我把那张耗子偷拍的照片拿出来给他,说下毒的人十有八九就是照片上的人。

  她是谁?洪震邦紧盯着照片问。

  我把自己的推断说了一遍,又说,白大小姐是肿了蛊,这个老太婆的服饰很特别,从未见过,市面上也找不到,她应该是从深山老林里的苗寨出来的。时间、地点都吻合,我用针灸也试过了,病人的反应也都有中蛊的迹象。

  你了解蛊?洪震邦看我的目光中带着一点震惊。

  我摇头说,知道一点点,从我爷爷那里听来的。

  我行走江湖三十余年,多险恶的对手也碰到过,我去过苗疆大山。也听闻过草蛊婆的种种传闻,这个老太婆以我的判断来看,这服饰确实是古寨里苗人穿的。

  我大喜,忙问,那小燕姐的嫌疑是不是可以洗清了?

  洪震邦想了一下说,她可以走了,不过,你必须留下。

  我愣了一下,还是忍不住狂喜,真是峰回路转啊!多亏了耗子纯粹因为好奇拍下的这张照片。

  你是就林平对吧,我叫你小林好了,你多少对蛊懂一些。我和手底下的人包括郑医生完全不懂,估计去燕京请过来的人也未必行有用,我让你留下来,希望你能尽全力治好大小姐,我会重金报答你!

  我说,洪先生您就是不说,我也不能置之不理,等下我就打电话问问我爷爷,看看有没有解蛊的办法。

  洪震邦急道,时间宝贵,还是把老爷子直接请过来吧。你说个地址,我派人去接。

  可以是可以。但……能不能先让我打个电话说说这事儿。

  好、好的。今天你就住在这里别回去了,我现在就让人准备午饭。你快去打电话吧,我让手底下人想办法找到这个老婆子,老白不听我劝,非要北上去跟人抢生意,守着这一亩三分地有什么不好,这次真是在尚海惹了大麻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