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知道了,你只能见两面,也就是你有两次机会。我给你三个小时,你能把高人请来那最好,不过我要事先提醒你,我们已经请了市里最好的医生,毒解不掉,我已经派人去燕京找人了。

  我说,那能不能把诊断的详细资料给我一份?

  中年男人点头说,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让人送过来。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配合。

  我明天会带着小燕姐去探望大小姐,我知道这种事不能拖着,五天,最多五天!我给你个满意的结果。治得了,这事儿一笔勾销,治不了……你看着办。

  你多大了?

  我说,这位先生,请放心,我成年了,做什么事儿说什么话,我自己能负责。

  不行!这位先生这件事跟他没一点关系!小燕姐红着眼眶,紧紧拉着我说,姐知道你相帮姐,但这事儿你帮不了,我一个人倒霉也就算了,再把你给拉进来……绝对不行!

  我说,小燕姐,就算给你一百天,你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坐着等死吗?你相信我一次。

  孙姐看着我,迟疑地问,小林,你真有办法?

  我说,找到凶手肯定不行,治病救人还可以试试。

  其实我心里一点没底,我自小跟爷爷学过针灸。我爷爷在我们村子里可以说是和阎王平起平坐的人,怎么这么说呢?只要是周边十里八乡重病的人,不管病多怪多严重,他都有办法。

  不敢说让一个重病将死的人康复,多让你活几天多撑几个小时是绝对没问题的。我爷爷能让病人活,也能让病人死,全在于他愿不愿意救了,会尽多大力气。

  可能我们那个小地方也没什么大病,也说明不了我爷爷医术好,他有很多东西是跟我奶奶学的。

  我没见过奶奶,爷爷也很少会提起她,但不管怎样,在我心里,爷爷是我目前所见过的最出色的中医。

  不过,当我稍微长大点了,发现会针灸和喝酒这两件事一点也吸引不了女孩子,同龄的孩子都是玩皮筋、踢足球,抓鱼打兔子,我变成了另类叫不到什么朋友,就学的不怎么用心了,这玩意又不能拿来炫耀。

  爷爷那高大知识渊博的老中医形象一下子跌落成了嗜酒如命的糟老头子。

  我的底气就是把他老人家请出山,直觉告诉我,有希望。

  城市里医生都是专业的,但有些病还就得用土方才治得了。

  中年男人给了我一张私人名片,上面有地址和联系电话,卡是镀金的,估计是限量专门找人定制的。上面名字写着洪震邦。

  孙姐给我和小燕姐放了假,让我们可以专心处理眼前这件大事。

  $酷yY匠网正版fu首……发BG

  我哪还有心思工作,费尽口舌才把小燕姐安慰好,约了明天上午就去探望。

  孙姐可不想把事情闹大,让知情的人都不要到处声张,所以有一些酒吧里的工作人员都不知情。

  我跟耗子在回去路上,我隐瞒了此事,他要是知道了估计会被吓破胆。

  公交车上没什么人,我和耗子坐在后排,车开的摇摇晃晃。

  耗子话很多,手里拿着一个册子,里面介绍各种酒,耗子谈的最多就是酒是哪国的,价钱多少。

  平哥,你是不是累了?你一直都没怎么说话。

  我说,啊,有点累。我的工作就是动嘴皮子,动太多了吧。

  带我的吴哥挺好的,对了,我今天见到一个老太婆,差点没把我吓死。

  我忙问,怎么了?

  她的脸……好多疮,有一只眼睛也是瞎的,在库房门口撞见的。大夏天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你说奇不奇怪?

  我一把抓住耗子的肩膀说,那是什么时候?

  平哥,你激动什么,难道这老太婆你认识?

  别废话,你到底记不记得大概时间?

  耗子想了一下,说差不多九点四十左右吧,客人来的好多很多活要干,吴哥让我五分钟只之内就回来,我还特地看了一眼手机。

  和大小姐中毒时间相差不到十分钟,如此奇特的一个人,跑到工作人员的区域去,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有问题!

  我还特别拍了张照呢,偷偷拍的,不过没敢拍正脸太吓人,拍的侧脸,我多长了个心眼,生怕这老太婆是贼,别丢了什么东西。

  我激灵一下说,把你手机给我。

  这张照片拍的角度不好,侧脸拍的也比较模糊,背影和衣服还是比较清楚的。我把照片转到我的手机上。

  我赶紧起身走到一旁给孙姐打电话,心想调监控录像就全清楚了。

  然而孙姐告诉我,酒吧就门口安装了监控,这里常来一些尊贵的客人,老板是决绝不允许的。

  我把从耗子这里得到了线索,加上我的推断,全都告诉了孙姐,把那张照片也发过去了,看看能查到什么。

  我仔细看完了诊断报告,自小耳濡目染,大体是可以搞清楚病者是个什么情况。

  回去后,我让耗子帮我先请两天病假,好能全力着手眼前这件事。

  和小燕姐在约定地方会面后,我们搭乘出租车到了金名片的地址。这是一处别墅豪宅,小燕姐说这里的房子是建海市里最贵的,建海市是沪南省的省会城市,也可以说是沪南省房价最贵的地方。

  过门禁的时候,我先打了个电话知会一声才进去。

  很快在一处红房子前的露天游泳池旁见到了洪震邦,在他身后站着一个穿白衫的中年男人。

  这位是郑医生,你有什么疑问都可以当面问他。洪震邦说,跟我来吧。

  我跟了过去了,心里直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病了根本不用去医院排队挂号都有自己的主治医生。

  当然这种病不需要借用大型器材,所以我可以判断出不是常见的病症,属于很偏门的那种。

  到了一个门口站着两名保镖的屋子前,洪震邦摆手说,你们可以进去了,郑医生会陪同一起进去,你有三个小时,在这儿中间你又任何需要都可以对郑医生讲。

  我推开门走进去,里面很大,和医护室的陈设基本一样,一些必要的医学器材和药品这里也都有,病床上躺着一个长头发女孩,我走过去一看,一时间愣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