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沿着过道溜达着,我一路在想怎么办,可好像只有告诫秦老师是最重要的。

  我不知道他们回去哪儿陪领导吃喝,宋瑶没说的太明显,其实想知道也不难,那天我找辆车偷偷在后面跟踪就行。田伟忠要是搞出点坏事,我也能及时站出来阻止,可这样的后果,我就要和田主任正面发生冲突了。

  宋瑶刚才的话已经做了定论,我会输得很惨,被搞死从学校里滚蛋。我想保护秦老师,但是不能人暂时保护好了,却把自己给搭进去啦,得不偿失。

  宋瑶不想我冲动干蠢事,所以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经过一家商店,我买了两根冰棍,我还记得她最爱吃的口味是草莓香草。

  聊着聊着,说起了我想打工的事儿,宋瑶颇为意外,也替我有这种想法而高兴。

  林平,真看不出来啊,这几年你变化真大,真是成熟了不少呢。

  我笑说,没办法,如今娶媳妇难啊,得早点赚钱攒钱呢。

  我班上有个富家女,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人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绝对体贴,不娇气,家里是开药厂的。

  别了,我在人家面前那多自卑。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的平民女孩。在我的潜意识里,宋瑶在我心里的位置一直都没变过。

  你少来啊!到底哪家找好没有?你有什么标准和要求呀?

  我说,要求不多,工作地方最好漂亮女孩多,方便搞对象,钱也别给的太少,周六日可以全职,其他时间按照小时算,别管的太严,穷事儿太多。

  宋瑶忍不住拍了我脑袋一下,说你是去打工去了,还是去给人当大爷去啦?按照这个标准,那你还是老老实实上学吧,在这市里还真没有!

  开个玩笑,主要就是时间安排。宋瑶沉默了一会说,你能不能上夜班?也不是经常,最晚也就待到十二点吧?

  周六日没问题,周一到周五……那肯定不行。

  那去酒吧做服务生你有兴趣不?我说,可以啊。是不是服务的好,还有小费拿?

  有的,我认识那边一个姐姐,要不你有时间跟她当面聊聊,她在一家酒吧当领班,还能照顾照顾你。那里生意很好,小费有时候一晚上就能赚两三百,最近也正招人呢,想去你就抓点紧,赶紧约。

  宋瑶给了我电话号码,简单一聊,原来宋瑶也在那里打过工,不过时间不长不到两个月,为什么后来不干了,她倒是没说。

  回宿舍我捉摸了一下,给这个宋瑶称呼为孙姐的打过去,我们简单聊了聊,她一听说我是宋瑶的朋友,要我明天到酒吧去面试。

  这件事敲定之后,我把这事儿告诉了耗子,他跟我一起去。

  大壮在玩雷子的电脑,我问他去不去,他说打工这事儿不着急,这才刚开学没多久,先尽量地玩够了再说。

  雷子则是直接摇头,他也不缺那点钱,现在又跟程娇娇打得火热,哪有那个闲心和时间。

  放学之后,我和耗子回到宿舍好好地拾掇了一下就出了门。

  地址我都在网上查好了,酒吧距离上次我去的那家夜店隔着两大条街道,门口露天放着很多桌椅,这时候客人已经来一批了,烧烤凉菜加扎啤,基本是每桌客人必点的。

  平哥,你快看,有不少老外呢。耗子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显得十分兴奋。

  别东张西望的,我们来这里不是来泡妞的。

  :酷/匠Y}网V(首●*发

  我进门拉住一个拿酒水的女孩说,这位姐姐,我找孙姐,我们是过来面试的。

  哦,跟我来吧,你们两个成年了吗?

  我自我感觉还是很良好的,长得有点小帅,脸上已经没有初中那会的青涩了。估计是这位姐姐看耗子才这么说的,耗子又瘦又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孩。

  姐姐说笑了,要不要看看我的身份证,没准我比你还大呢。

  吹什么牛,你们俩还是处男呢吧?

  我顿时垂头丧气,耗子更是把头低了下去。

  哈哈,我知道你们俩为什么来啦。这位姐姐笑得更加得意了,里面空间不小,布局看着像个凹形,这个点待在外面吃烧烤的比较多,安心在里头的比较少。有乐队在舞台上,有舞池有包房,相对冷清一点。

  酒吧旁边就是宾馆以及ktv,喝完酒想唱歌或者在酒吧成功把到妹,开房也方便。

  难怪这家酒吧生意这么好,这地段好的没话说。

  这位姐姐把我俩带到了一个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成熟女人面前,说了一声就走了。

  我忙说,孙姐好,昨天我们在电话里聊过的。

  哦,你就是哪个卫校学生吧,瑶瑶那丫头最近好吗?我回答说,她挺好的。

  随后我们聊了聊上班时间,有冲突的尽量调整,又简单地问了问工作要求,我和耗子商量了一下,当场就签了合同。

  明天开始第一天上班,七点过来到十点半,坐车回去要至少一刻钟,时间上足够了。

  这已经算是特殊照顾了,我们算是兼职,薪水不多,毕竟是我第一份工作,我也没想太多。

  第一天上班,我和耗子到后领了工服,工作装还挺时尚我是挺喜欢的,只是万万没料到,刚来我就和耗子分开了。

  孙姐看我比较能说,人也机灵,安排我推销酒水。主要就是去各个包厢,还有一些出手阔绰的客人,负责领着我的就是昨天接待的那位姐姐。她叫周小燕,我一口一个小燕姐叫着。

  耗子则负责端茶递水,完完全全的服务员,不动嘴皮就是来回跑腿。

  小燕姐让我多学多看,我们先进了一号包厢,她根本不提买酒的事儿,男的甭管是谁都先叫老板,女的就算长得像凤姐,你也得违心地喊一声美女。

  客人来玩,图的就是开心,小燕姐推销酒水一般都是从女人身上下手。什么大老爷们都没醉啊,还这么清醒着,美女你是不是该罚罚他?

  再比如先问出来客人来这儿处于什么样的契机,什么老同学聚会啊,谁谁生日啊,有人组趴交朋友啊,老板请客啊,这么难得还喝什么啤酒,怎么也得买几瓶好点的酒表示表示吧。

  小燕姐告诉我说,就算多有钱的大老板,其实都有不少吝啬着呢,但一涉及到面子问题,他们对花钱这事儿就不太在乎了。

  几个包房走下来,我已经记不清楚卖出去多少酒了,酒的种类太多,我很多别说叫出名字,连见都没见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