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听人说,田主任经常纵容自己的学生,为了帮学生免除学校处分,收了不少的礼。田主任……你别瞪我啊,肯定是有人故意抹黑,这肯定是假的。

  田主任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说,这种事纯属造谣!太恶劣了,别让我抓到散播谣言的人。你和梁栋校外打架,只要不是校内我也管不着,以后管着点自己,别被我抓到什么小辫子。

  我笑说,田主任请放心,我会很小心的。

  小秦,那我就先回办公室了,明天等我电话。秦老师看我还站着问道,你还有别的事?

  我说,没了,就是想和秦老师聊聊天,田主任明天让你等电话,明天要出去啊?

  秦老师一招手说进来坐会吧,周五学校安排点事,不去不行。

  我说,什么事?

  这样问一个女孩很没礼貌哟,你下午没课了?

  我跟着上了楼,嘴上说自由活动,待在班里也没什么事做。况且,一周才两节英语课,,外语那么重要,怎么能这么不重视呢?我想每天都能见到秦老师。

  你这张嘴就会哄女孩子,我给你洗个水果吃吧。

  有没有黄瓜?我故意说。

  有啊,你想吃啊?秦老师从厨房里拿了一根,冲洗了一下,随手又拿了橘子和苹果。

  秦老师,这黄瓜没变味吧?

  酷匠:网永久免6费5看“!小0说

  秦老师脸色微微一变,赶忙摇头说,没有,昨天刚从菜市场买的,你又和人打架了?

  黄瓜挺脆,口感不错,我毫无形象地大嚼着,含糊不清地说,还是上次那个人,他自己找揍。

  好像是跟一个女孩子有关是吗?我愣了一下说,秦老师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八卦啦。

  你啊,喜欢谁我不多管闲事,田主任对你有偏见,但说的没错,以后尽量少惹祸。

  我坐了一会就离开了,既然秦老师都答应去陪酒,我肯定也阻止不了。

  我觉得田主任准没安好心,想要对付他,首先得了解这个人。我心里还惦记着秦老师穿制服给我看呢。

  我本来是想向邓嘉佳打听情报,考虑到她好奇心太重,嘴巴又不牢就算了。

  涉及到秦老师,我把这个当做是自己的秘密,没有和雷子他们说。放学后吃完晚饭,我专门给宋瑶打了个电话,约在篮球场见面。

  她是最合适的人选,在这里一年了,知道的事情也多。其实深挖田主任这个人,找薛雪是最好的选择,可我不想欠她人情,更不想主动找过去,又被薛雪的死敌花玲珑胡编乱写发到学校论坛上去挑事。

  雷子和程娇娇也不知道发展到哪一步了,他这些天上课总是发短信,连每晚用望远镜看美女的例行公事都兴致缺缺。

  我独自坐在一石阶上,吹着小风,很快宋瑶就来了。

  林平,你这几天可出风头了啊,我们班一多半的人都听说你了。

  别挖苦我了,话说你男朋友怎么也不见来咱们学校看你,我真挺想见见他。

  他很忙,哪有时间。宋瑶挨着我坐下说,你把我叫出来准有事,说吧,该不会是让我帮你介绍女孩子吧?

  我笑说,我一直等着呢,你之前就答应我了。顺便问一句,雷子是不是和程娇娇搞上了?

  他们俩挺聊得来的,你这个朋友到底靠不靠谱?

  我说,我兄弟这问题还需要问吗?

  其实说这话我心里虚了一下,雷子有女朋友,我要是跟宋瑶说实话,她肯定让雷子离程娇娇远点.雷子脚踏两只船是不好,可做兄弟的,得尊重他的想法,我最多就是不拆台,所以对宋瑶只能撒谎。

  好了不开玩笑了,我跟你打听个人,你对田伟忠这人了解多少?

  田主任?你打听他干吗?宋瑶疑惑地说。

  我便把之前偷听到的内容说了一遍,宋瑶提醒说,那这个秦老师得小心点了,田主任在搞女人这方面很有一手。如果是陪领导,校方很重视的话,不会找一个还在实习期的老师。

  对啊!我恍然道,这个老色鬼准没安好心,我回去就告诉她,让她无论如何不能去!

  能不去是最安妥的,但筹码还是握在田主任手里,况且这只是我的猜测,万一搞错了那你不是害了人家吗?

  那咋办?我发愁道,我又不能跟着去。

  林平,你不对劲啊,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你英语老师的事啦?

  我、那个秦老师对我挺照顾的,我既然碰到了,不能眼看着她受欺负不是。

  就这样?真没别的想法?宋瑶看着我的眼睛。

  难不成说我想泡她?至于我和秦老师的关系,我还真有点说不清楚。

  我自嘲说,就我这条件,就是想玩师生恋,人家也瞧不上我啊,你别多心。

  行吧,那就只有两种方法,她自己帮自己,还有你帮她。

  快说快说!我急忙催促她,心说找宋瑶真是找对人了,她为人比较冷静分析事情很有条理逻辑。我就是属于平时那种鬼主意特多的,自己的事儿再大一咬牙硬顶着,但一操心别人的事儿,大脑就会变的相当迟钝。

  自己帮自己,简单来说就是撒谎骗人,女孩子在这方面都有天分,比如什么病了,家里有事,让她提前请两天假避一避。

  这个办法好!我一拍大腿说。

  好是好,但治标不治本,这次躲过去了,那下次下下次呢,总不能用同样的办法吧?只要秦老师还在这里工作,就必须要面对这个难题。

  那你说说第二个,我怎么帮她?

  这个就有点难了……宋瑶皱着眉毛说,你得提前知道他们去什么地方,那样才能便于搞清楚田主任的算盘,提早做准备。我给你说个事儿吧,田主任几年前搞过学校的女学生,给那女孩买了不少礼物,他办事很小心谨慎,据说那个女孩失身是一次喝醉酒,意识不清,半推半就和他睡在了一张床上,双方你情我愿,最多算酒后乱性,那女生没几个月之后就退学了。

  这种秘密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很多人都这样讲啊,一开始没有人信,不知是谁把田主任在医院工作那会的丑事给丢了出来,田主任就是因为这件事才没升上去,不然他可能已经是副校长了。

  我问,他怎么会这么有钱?有什么复杂的背景吗?

  宋瑶摇头说,应该是没有……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但是他当医生那会,给一些有钱人治病,积累了一些人脉,不然他怎么可能买得起几套房子。

  可能我有点多嘴了,你好好告诫一下秦老师,自己就别傻呵呵地搅合进去了。田主任可不好惹,绝对是你无法抗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