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不甘心,彭杰把我手里的砖头抢了过去,把我拖到了一边说,你打起架来真疯狂,尼玛把我都吓一跳!雷子,把矿泉水拿过来,给他洗把脸,看好他,他疯了!

  我只觉得现在心脏还碰碰跳得厉害,呼吸粗重,不过刚才那种狂躁已经减弱了不少。

  雷子过来拍了拍我肩膀说,林平,真瞧不出来,你也太疯了,拿脑门撞人你自己不疼啊,你不会天生有暴力倾向吧?

  我把矿泉水直接倒在头上,洗了把脸,一看手掌都是血,急忙朝脸上摸去,打不打得赢不要紧,可别破相了。

  别摸了,没事,都是别人的,你就鼻子流血流的多了点,好好洗洗。

  我用了好几瓶矿泉水才总算洗干净,梁栋这边除了几个中立派还站着,其他都躺地上了,这群人都挺够爷们,没有一个求饶的。

  彭杰这头躺下了十三个,大壮和申建刚打了个平手,架打完了我该过去找梁栋亲自谈谈了。

  丁大海发型还是一丝不乱,看到我直接把一盒烟扔了过来说,你牛,打架真他妈够劲,我看的都很爽。

  李俊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也说,打架是比我是狠多了。

  梁栋躺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彭杰就是想让他跪下也不可能,双方约架,失败的一方要无条件地答应对方的条件。

  我走过去蹲在梁栋跟前,彭杰以为我还要打他,提醒说已经够了,别把事情搞大了。

  我说,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对你吼是我不对,你没事吧?

  彭杰笑道,一点小伤,也就是我平时开摩托不小心摔个跤我拍了拍梁栋的脸说,别装晕,你今后不许再骚扰宋瑶,听见了吗?

  梁栋立即点头说,听清楚了。

  他的态度让我微微一愣,刚才还那么硬汉现在怎么怂了?

  行,这事儿就结了,我不知道在咱们学校有什么规矩,你要是想挑战我,把伤先养好了再说。

  我站起身说,走吧。

  把伤员弄上车,本来我想请彭杰他们去喝酒,他说改天。

  我坐在彭杰的摩托上,感到很疲惫,就想回去大睡一觉,赢了总归是好事。

  梁栋完了,他今后都不太敢惹你了。彭杰开的很慢,突然说道。

  他是条汉子。

  是啊,就是眼界太小了,也不会搞关系,只能混在中下层,你要不是没背景也没关系的新生,他敢惹你?

  看样子,他心里还是不太服气。

  彭杰摇摇头说,你把他吓坏了,谁不怕死,你是没看过自己当时是什么样子。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下手太重,用力掐我脖子死都不放,他吓坏我了才对。

  对了,要不要跟着我干?我在娱乐城管一家店,就是上次打球的那里,我干爹承诺了,我三年内保证那里的治安,把每年的营业额提高百分之二十,那家店就转让给我,不要一分钱。

  我问,我过去干什么?

  没事打打球,当然,有人闹事可能会打架,学校和娱乐城可不一样,那里更复杂,闹事的人也更不好对付。你去了还有一个好处,那里会有不少女孩子,泡妞方便,很好泡的,只要你够大胆还会玩一些娱乐。

  :s酷V匠b网首J‘发

  简单说,是过去当打手是吧?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太危险的事儿我不会让你去做的,你可以一周来四天,晚上八点开始到凌晨一点,住宿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一个月暂时两千五。

  我最近确实想找份工作,我考虑一下吧。

  明天就是周末,雷子直接坐上丁大海的摩托车回家了,大壮跟雷子玩了,我和耗子则回到了宿舍。

  我直接进水房冲了个凉,对着镜子照了照,还行,从脸上看不出什么来。

  耗子从楼下的小卖铺买了罐啤回来,我两口气就干下去一罐,直呼爽。

  平哥,你真霸气!梁栋这下得在医院躺上十天半个月了。

  耗子坐我对面,看我的眼神都带着点崇拜说,今天太刺激了!我从来没这么刺激过,我也亲手干倒两个!

  不是让你站在一边看着吗?我笑着说,你都能干俩?没吹牛?

  真的!我搞偷袭,雷子被人围攻,被人下黑脚,我不能眼看着兄弟吃亏不是。耗子笑得有点羞涩,还把衣服撩起来,跟我看他后背的一条血印子,说这是替雷子抗的那一下。

  平哥,抽烟不?耗子从口袋掏烟出来,现在他也是烟和火机不离身了。

  我摆摆手说,我最近计划空闲时间出去打工,你有没有兴趣?

  行啊,平哥,只要跟着你,干啥都行。

  我说,彭杰邀请我去他那边,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看场子作打手,我实在是兴致不高,给的钱倒是不少。

  平哥,你不能太低调。其实只要在学校里混出头,有得是赚钱的机会。

  为什么这么说?耗子回答说,像咱们这种普通家庭的,找个有钱的女朋友,等于是少奋斗二三十年,上学的那会千万要抓住机会,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一走上社会都会变得很现实,我有一个大学毕业一年的表哥,他就经常这么告诫我。

  靠女人那没用,哪天把你给蹬了,你还什么都不是。其实耗子说的那番话,我也同意,那时候再谈女朋友,张嘴就是问你月薪多少,有没有房子和车子,在我们村子有不少剩男,说是结婚压力大对象不好找。

  其实吧,我的意思就是,平哥在一年级可以搞个小帮派,我们三个都觉得跟着你能混出点样子来,好像平哥并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我伸了个懒腰说,别高估我,能不被人欺负就行了,我真没多大追求。

  咱们下一个搞谁?

  你还打上瘾了啊,一边去!烟少抽,雷子家里毕竟有点钱,可以折腾,打架是要花钱的,让你爸妈省心点。

  恩。平哥你打算将什么时候去打工?

  我想了一下说,十天之内吧,至于去哪儿我还没想好呢。

  记得倒是叫我,彭杰那边一个月多少?

  二千五。耗子听到这数字眼睛都亮了,说这么多?

  拿了钱就得办事,娱乐城那边平时悠闲没什么事,万一出事就是大乱子。

  我挺想去,但我这样的给人当打手,估计没地方要。

  我说,记住一句话,永远不要轻视自己。

  耗子用力点头,他是个很情绪化的人,高兴也是一阵,难过也是一阵。他就是心里太自卑了,所以急于去做点什么,来证明他在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