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了,最后一节课我们四个集体逃课,到校外吃了顿饭,一会要干仗,吃饱了好有力气。

  百盛公园听名字挺气派,其实就是一处偏僻的废弃花园,本来是打算建游乐场的,后来不了了之,距离卫校不太远,渐渐成了私斗的打架场所。

  没看到彭杰的人,我忍不住看了看雷子。

  雷子毫不慌张地说,别担心,还不到时间呢,杰哥要是敢放我们鸽子,那我跟他绝交。他答应过的事儿,就一定会做到。

  我们等了没一会,隐约听到有汽车声,果然从林荫道驶来三辆秒包车,车门一开,一个接一个地下人。

  有人把武器成捆地仍在地上,棒球棍居多,没有砍刀、匕首,斧头这些致命凶器,倒不是梁栋不敢,而是不能。

  这所学校里打架的事儿经常发生,掏刀子把人伤的很严重的基本上在学校里都呆不下去,不是被开除,就是被两王一后给收拾了。

  让人不得不感叹,牛人多的地方规矩相对也多,起码这所学校里因为打架死人的事情近些年很少很少。可能比一些重点高中都好很多。

  梁栋是第一个跳下来的,二十多人往他身后一站,还别说挺有气势的。

  梁栋手里拿着根棒子,指着我说,什么意思?你的人呢,该不会来的半路上吓的跑回去了吧,我本来不想以多欺少,可是你自找的。

  雷子都有点着急了,人怎么还没来,对方可不会慢慢等着跟你唠嗑,二十多号人对付他们四个,估计三分钟都用不了。

  敢不敢让我打个电话?

  等会直接打电话叫救护车吧!干他们!梁栋高声叫道,带头就要冲上来。

  嗡嗡嗡。

  林荫道忽然想起刺耳的轰鸣声,那是专属于摩托车疾驰的声音。十分嘈杂,很显然并不是一辆摩托在狂飙。

  梁栋站住回头看,其余人也都看向身后。

  一辆拉风的跨骑摩托一马当先,距离接近时一个漂亮的甩尾停了下来,骑坐着的人没有戴头盔,额前的刘海被风吹的散乱,脸上挂着一丝痞笑。

  随后又有两辆摩托跟过来,其中一个还秀了下车技,一抬前把,摩托车前身扬了起来,驾驶者兴奋地直叫。

  跑在最前面的是彭杰,后面两个是丁大海和李俊,再后面那些摩托都是一载一搭,人手也都是一根木棍子。

  可能是摩托车的数量多,下来显得人好像有很多似的。梁栋这头发生了轻微的骚动。

  看样子,我来的正是时候啊。彭杰朝我笑着说,又看了看梁栋说,老梁,你越混越不行啊,怎么找的这些人很多都是咱们初中的,一半还都是你那时候的弟兄,我说你在卫校也待了一年了,找二十个人都喊不来?

  彭杰,你狂什么,老子初中那会就想揍你了,我们都是跟着大鹏哥手底下混的,没有他罩着你,你真的什么都不是!

  酷DQ匠网正版}首S发。

  你真令我失望,你还沉浸在初中那会,眼界真是小啊,有一句话叫此一时彼一时,看到了吧这些都是我在技校的兄弟,我只带来了不到十分之一,别废话了,打吧。

  干死他们!丁大海大吼,一众兄弟迎面扑了过来。

  上!我一摆手对着梁栋就冲过去了。

  两拨人打成一团,吼声、骂声、叫声周围全是。

  大壮一棍子朝申建刚脸上敲过去,被大个子一把抓住,一棍子捅过来,大壮用胳膊硬挨了一下,把棍子夹在腋下,两人在拉扯中都倒在了地上,近身扭打在一起雷子边跑边打,不是背后偷袭就是往人多的地方冲,我是对方重点关照的对象,背后挨了一下,扑倒在地上,不过我也干倒下两个人我站起来快速寻找着梁栋,很快我们两个的目光对上了。同时一声吼,一棍子把挡在前面的人敲开,越跑越快,转眼间就要撞到一地。

  我一棍子对着他脑门就敲上去,他口中大骂着一棍子架住,力道大的把我手掌都震麻了。

  一来二去都挂了彩,我抓住了一个机会,一棍子击在他的胳膊上,梁栋一痛棍子脱手飞了,他慌忙地四下找东西,仓促之间拿起一块砖头。

  我朝地上吐了口吐沫说,很爽是不是?群战看样子是你输了,咱俩单挑你要是再输了,以后在学校见到我,记住——绕道走!

  林平!梁栋红着眼睛,他也没想到我找的帮手是彭杰,而且他带来的人都这么猛。

  打了快十分钟,躺地上多半都是梁栋的人,还有几个甚至没动手自己主动躺地上了。估计除了跟梁栋关系铁,跟彭杰这头关系也不差,两边谁都不得罪。

  我也不欺负你,是爷们就靠拳头。我把手里的棍子扔了。梁栋把搬砖也扔了,对着我吼,来啊!

  我直接冲上来一拳打在梁栋鼻子上,他没防着也是一拳砸在我的左脸上。我大吼一声,双手抱住他的腰,一侧身连带着他倒在地上,我直接骑在梁栋身上,对着他鼻子又是一拳。

  血直接就喷了出来,梁栋力气确实大,一下把我从他身上掀了下去,双手掐住我的脖子,我顿时就感觉呼吸不畅了。

  放开!我用膝盖用力顶他的肚子。梁栋就跟魔障了似的,两眼通红,架着我脖子不放,就跟感觉不到疼痛似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他想弄死我?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我脑海的时候,热血一下子冲到我的脑顶上,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冷静的人呢,长这么大我只有初中因为宋瑶的事儿,打了吴兵那回彻底失控了。

  那种疯狂不顾一切的感觉又来了,我玩命似的把头仰起头,重重地砸在梁栋脸上,他直接仰面到在地上。

  我站起身对着他的胸口就踹,草你尼!草尼妈!老子先弄死你!

  梁栋起来就被我踹地上,一次又一次,过来要帮梁栋的一个大个子,被我抓住头发,用脑袋撞了三下直接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服不服?!我一脚踹在梁栋肚子上,不服!

  不服是吧?我抬脚朝着他的脸上踹,梁栋抱着脑袋在地上直打滚。

  服不服?

  老子……不服!你弄死我!

  我抄起地上的搬砖就要朝梁栋脑袋上拍,后面有人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扭头一看,是彭杰,他脸上有点轻伤,手臂破皮,这一仗干的也不轻松。

  你冷静点!你这一砖头下去他脑袋非开瓢了!

  你放开!

  他已经输了,他已经站不起来了,你打他还有意义吗?

  他不服……我要打的他说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