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心里暗想,我也没得罪什么女孩子啊,梁栋都要找人打我了,何必再搞这么一出,何况连薛雪也得罪了,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林平,外面有人找你。班长董思思叫我,这丫头有点胖,特别爱穿卡通图案的衣服,很外向爱聊天,我来学校没几天就跟她认识了。

  雷子跟着我走出去,一看是曾离,对着那张冰冷的脸,我也见怪不怪了说,是不是关于那个帖子的事儿,不是我发的!

  跟我来吧。曾离说完转身就走。

  我拍了拍雷子的肩膀让他安心等我,独自跟着去了。见面的地点就在主楼外的一处过道上,来往的人不少,薛雪懒洋洋地坐在树下一把双人椅上,小脸没一点表情。

  那帖子不是我发的,希望你别误会。我开门见山地说。

  不知道她身份之前,还能开开玩笑,现在知道了,就不行了。

  因为我不清楚她的底线在哪里,女人一旦爱面子,就会让男人没面子。

  她和邓嘉佳不同,那个小魔女无论多么刁难,无理取闹,都是为了好玩,她轻易不动武力,因为一旦动了结果一般没什么悬念。

  她被称作魔女便在于此,她能玩残你,不会打残你。在这一点上,薛雪正好相反。

  我知道。薛雪看着我说,林平,我好想有点过于高看你了,这么急于解释清楚跟我撇开关系,原来你胆子也这么小。

  我说,随便你怎么想吧,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薛雪耸了耸肩说,ok,本来一年级我觉得你有机会冒出头呢,这事儿你不用管了,不是朝着你来的,我大概能猜出是谁在背后捣鬼。

  能告诉我是谁吗?

  说了这个人你也惹不起,你不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嘛,还想知道?

  看我点头,薛雪无奈地摊摊手说,那你去问离离吧,你们现在关系搞得这么僵,见个面还句话也不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林平,你一大老爷们大度点。

  曾小姐好像不怎么想和我说话,我还往前凑乎,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的?薛雪抱着肩膀说。

  都写在她脸上了啊。我装模作样地端详着曾离的脸,好像上面真的写着字一样,你再仔细看看,有没有看到写了三个字,别——烦——我。

  贫嘴。曾离忍住笑白了我一眼。

  薛雪被逗得捧腹大笑,你刚才的样子真贱,离离竟然没抬脚踢你,你运气可真好。

  这个似乎感觉冲淡了一些我和曾离之前的不愉快,我说,那劳烦曾小姐告诉我吧,惹不惹的起另说,被人戏耍,我怎么也要知道是谁在耍我。

  曾离冷淡地开口说,这学校有二王一后,你听说过吧?

  听过,薛小姐荣登一后,实至名归。

  什么二王一后,都是叫着玩的,学校里有些人就是那般无聊,搞出来这么个东西显摆自己。薛雪竟还有点不好意思,别听她嘴上说,对一后这个荣誉称号其实她享受着呢。

  其中有一王室三年级的花少,他有个妹妹和我们一届,叫花玲珑,和雪儿争过一后的位置,输了,此后她心里就一直不服气。

  我心说,这学校里女的都成精了啊,怎么跳出来一个就是这么吓人的。

  曾离又说,帖子准备她写的,或者找姐妹代笔写的,你现在也知道了。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以你的名义在她的帖子里回复一个字,在她眼里你就是个随意揉捏的棋子,你越是辩解和她唱反调,越惹得她生气,我们会处理好的。

  好,我知道了。我说,没别的事儿,先回去了。

  林平……薛雪忽然叫住我说,和梁栋这一战,你可不许输哦。

  我笑笑没说话,转身走了。

  事情搞定了。我回去冲雷子一笑。

  雷子松了口气,说什么时候去下战书,梁栋那孙子不知什么时候会下黑手,咱们就约一架,就按照他上次说的办。

  我说中午吃完饭吧,梁栋待在班里不?雷子说,我可以找人通口信,要不约个地方?我说行,就约在咱们宿舍吧,他不敢在宿舍闹事。

  靠谱。黑子嘿嘿坏笑说,你这是给他一个下马威啊,在咱们宿舍他就栽过一个大跟头,你故意叫他来这里,够狠。

  对了,我想到个事儿,问说,你知道花少不?雷子一脸木然说咱们学校的?这名字就挺花啊,哪个年级的,谁啊?

  我说没事,偶尔听人说起这个人,好像挺牛的。要上课了,回去了。

  第二节课下休息,我正趴在桌上睡觉,有人捅了捅我胳膊。

  我抬起头一看,又是小魔女邓嘉佳,便问,你又有什么事?

  哎呀,林平你这个屌丝真要逆袭啊,薛雪亲自站出来澄清了,她挺关心你呀。

  在她眼里像雷子这样的小康家庭也视为屌丝,她没叫我乞丐,我是不是得感恩戴德了?

  我忙着用手机连上网,仔细一看,果然在那个热帖下面多了一个新帖,点击量和回复也不少,发帖人的名字就是薛雪。

  她只是说有人恶意造谣,倒没有过多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完全没这个必要。

  我舒了口气,薛雪做事真够雷厉风行啊。网络看似无形,不知多少人栽在这上头,看来以后我得多留意下学校论坛。

  你和她该不会真有一腿吧?

  6‘酷.s匠网首X发)9

  你可别瞎说啊!人家是一后,我就是个小毛头,这哪儿跟哪。

  真没意思,要是真的那才好玩,你是不是给她当小弟了?

  我说,没有的事儿,这学校里有名的人,你是不是全都知道?

  当然啊!邓嘉佳得意道,在来之前,我就打听好了。我爸爸让我去国外读书,那么远又不是我的主场,那多没意思,我也不去燕京,那里比我爸爸厉害的人多着呢。就因为卫校热闹,够乱够好玩,所以我才来的。

  这话听着多气人!出国这种好事我只有做梦的时候才想过,一说海归那多有面子,就职薪水高,还能泡洋妞,仿佛半只脚已经踏进成功人士的门槛了。

  我说,那我跟你打听个人。

  邓嘉佳把手一伸,我说什么意思?付费啊,从我这里打听情报都是独家的哦,我可知道不少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呢。

  你又不缺钱,你都那么有钱了。

  这叫生意,你是买方,我是卖方,没读过书啊,这叫等价交换。邓嘉佳振振有词。

  那行!怎么收费?

  一次只允许问一个人,限时五分钟,一次一百。

  我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真恨不得扒开她的小裙子,狠拍她的小屁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