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宿舍,只有耗子一个人在,我忙问,大壮呢?

  耗子说,二十分钟前就出去了,大壮说想出去转转,午饭一口没吃。

  雷子说,要不要打个电话?

  别打了,男人谁不爱面子,他觉得在咱们面前没脸,过几天就好了。

  一下午很快过去,直到晚上十点多钟也没见他回来,明天周末雷子没住宿回家了,我给大壮打了两次都没通,过了一会耗子拨号过去总算通了。

  电话那头声音含糊不清,我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他准是喝高了。

  我和耗子在校外上次吃饭的那家大排档找到了他,我又做了一回鸵鸟半个月不到遇到了三个醉鬼,一个是秦老师,一个是在夜店认识的菲儿,第三个自然就是大壮了。

  好在他酒品还不错,躺床上就睡了。熄灯后,我登录上陌陌,秦老师在线,还主动找我聊天,我心里烦躁,连调戏秦老师的兴趣都不高,聊了几句就下了。

  一直没什么动静的耗子忽然说话了,我叫你林平不顺口,你比我大一岁,干脆叫你平哥吧。你们下周真要和高年级的干一架吗?

  对,这社会一靠关系,二靠钱,三靠拳头,我前两样都没有,只能用最笨的方法。

  不不,平哥,你重情重义够爷们,我多希望也能像你一样!不瞒你说,我长得瘦弱,力气也不大,家里没钱也不敢惹事,我初中就常被人欺负,还把省下来的饭钱给了一个高年级的混混……中午在食堂,他们那么多人羞辱大壮,我也没敢吭声,你们是不是特看不起我?

  我光着膀子下地,拖鞋也懒得穿了,耗子看到过来也坐了起来,我拿了根红塔山给他。

  耗子说不会,我说知道你不会才给你。

  耗子说我抽,我用火给他点上说,别瞎想,在咱们203没人怪你,每个人性格不同,擅长的也不一样,不能用一样的标准去衡量和要求别人。

  耗子抽了两口被呛得连连咳嗽,逗得我哈哈大笑,我初中那时候第一次抽烟,也没比他强多少。因为被女友甩了所以才开始学抽烟,可能是失恋了想堕落一下,有的人还会拿小刀在手臂上刻下女友名字,选个有代表性的字,疼不说去掉也挺困难,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真挺傻逼的。

  耗子说,看别人抽烟挺享受的,我是没觉得哪里舒服了。

  就是装装样子,也是种长大成熟的标志,就跟女生喜欢穿丝袜、高跟鞋一个道理。

  耗子又猛吸了两口,他还不会过肺,我在旁边指导,他依然是不得要领。

  平哥,我不想再当胆小鬼了,我想在当个局外人什么都参与不进去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玩,我也想听你们喊我兄弟,和高年级干架能不能带上我?

  我听了一愣,说你是我林平兄弟啊,和梁栋干架还不确定胜算有多少呢,得明天和雷子朋友谈过才知道个大概,这回你就算了。

  因为不知道输赢我才要去的,不然我一辈子还是个缩头乌龟,你就成全我吧?

  我看着耗子态度坚决,说行,那带上你,但你不要动手,第一次去看看,感受一下气氛,等我干了梁栋以后,肯定还有人要搞我,一起干架的机会还多得是。

  耗子连连点头,一脸的兴奋,他不断地要我讲讲上学打架斗殴的事迹,不管是我的还是别人的,我只好把初中的过往经历挑重点的说了一遍。

  J"看正版4章●节上酷?匠网t

  说起这个,自然谈到了宋瑶,和梁栋的矛盾也是因为她而起的。

  耗子问我,那你现在还喜欢她吗?

  还别说,这个问题真难回答,毕竟人家都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还单恋着有点可笑。

  初中已经单恋过了,留级一年和她也确实有关系,明知道这样很傻,还执迷不悟,我应该还没这么傻吧。

  我躺到床上看着上铺的铺板,愣了一会说,当然喜欢,男人谁不是觉得别人的才是最好的,哎,我还是不够坏啊,不擅长干挖墙脚这种事儿,还得再努力一把。

  我觉得那个叫薛雪的对你挺有好感的。耗子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差点从床上滚下来,大骂道,耗子,大晚上的别讲鬼故事行不行?

  耗子嘟囔什么我也没听清楚,看了眼手机都凌晨一点多了,想着明天还有正事,我合上眼睡觉。

  上午十点多,雷子来电话了,我立即出门,校外口停了一辆出租车,我直接走过去上了车。

  雷子带我先吃了顿饭,饭后我们俩进了一家娱乐商城。

  里头玩的很多,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价格还不贵,所以这里成了一个娱乐和淘金的好去处。

  雷子不看东西,只看路过的漂亮女孩,大夏天一个个穿的都很少,一眼望去白花花的一片大腿。雷子一边走一边冲我嘿嘿笑说,这地方赚钱吧,我杰哥就认了这里一个大老板当干儿子,那人以前可是正经的黑社会出身,就跟咱们看过的电影古惑仔一样,后来洗白了改行经商,人称马爷。

  雷子又说,有了这层关系,杰哥去了中科技校,才一年功夫就混的不得了了,只比几个富二代和红二代差点,在技校基本上是没人敢惹。

  我说牛逼,心想现在甭管是谁都喜欢认干爹啊,最知名的就是娱乐圈那帮女星,那是前赴后继甚至不惜几个人公用一个干爹,这东西从学生时候就开始了啊,估计都变成一种潮流了。

  现在流行一句话,那就是——有钱的拼爹,没钱的那就拼干爹。

  雷子把我带到类似台球厅的地方,不过比我之前去过的任何一家都高档多了,里面汇集着不少年轻人。

  雷子手指着不远处一桌上的几人,特别是一手握着球杆,一手搂着穿吊带的辣妹留着长刘海的男孩说,他就是彭杰,旁边几个都是他学校的。

  我点点头,说过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