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时语塞,突然觉得小辣椒特别特别陌生,我给她起外号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她和邓嘉佳一样,离我的世界太远。

  我可以不低头哪怕头破血流也要我的尊严,可我不是超人,不是要出头当大哥,所以我对大壮说,别犟了,男人不怕丢面子,重要的是,怎么把面子捡起来。

  大壮看着周围幸灾乐祸的脸孔,又看了看我和雷子说,我自己惹出来的麻烦,不劳兄弟给我擦屁股。

  大壮说完朝着自己脸上就是一巴掌,对着曾离说,对不起我错了。

  六个字说的干巴巴的,我觉得这巴掌同样也狠狠地扇在我脸上,我把视线移开不想再看。

  听到这句话薛雪的表情才和缓一点,说这态度还行,还差两下。

  什么还差两下,你什么意思?我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

  我没什么意思呀,他骂离离是臭婊子,三个字当然是三下,知道疼了才会长记性,这样才能管好自己的嘴。

  小辣……不是,薛小姐,我兄弟已经知道错了,就这样吧行不行?

  薛雪一指身旁坐着的曾离,说这事儿你应该求她,离离说可以了我自然也没啥可说的。

  女侠,这事……我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曾离说,林平,我和你一点不熟,你不要搞错了。

  别求她,林平,打一下和打两下能有什么分别,不就是为了看我的笑话,我这个人没别的长处,就脸皮够厚。

  啪!又是一巴掌,我紧咬住嘴唇,我怕我咬的不够紧不够痛会破口大骂。

  在一旁看热闹的人,有人做作地说,没上一个听着响,一看就没使劲,道歉的诚意不够啊。

  就是就是,瞧他那副愤恨的表情,这是在道歉吗?

  ,$更新U最快X上F(酷C匠7网

  拜托你装的像点,就这态度,离离怎么能消气?刚才那个不算,重来,大伙说是吧?

  不少人随声附和,一看他们就是串通好的,一句话整你没商量!

  不够响是吧,那我给你们来个响的。大壮说,忽然笑起来,他用这种方式来竭力掩饰自己的痛和怒。

  巴掌快要抚到脸上,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说,够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已经道过歉了,他们没听见那就是他们耳朵聋了!

  林平,哥们没事,真没事,你别插手行不行?大壮还冲我一笑。

  我看了心里更难受,羞辱你一次忍了,两次,又忍了,他妈的还变着花样玩人,自尊心都被踩烂了,还他妈怎么忍?

  不行!我吼道,你要是再敢打自己一下,就他妈不是我兄弟!

  小b崽子,你牛什么,要不要咱俩练练?起哄的一个大个子跳出来说。

  雷子站起身拦在我前面说,真拿你们没办法,怎么每次都搞得这么大,我豁出去了也做回傻x,傻大个,你想找人练练是吧,我来吧。

  这下可炸了锅,二十多号人都要找我们练练,连一直不敢吭声的耗子都有三四个人盯上。

  食堂二楼闹哄哄的也没人管,有人踹了桌子菜引来人说不能破坏财物。

  我都做好进医院的准备了,薛雪忽然吼了一嗓子,行了,都闭嘴!离离,你还生气吗?

  嘈杂的声音顿时低落下去,很快安静,曾离冷淡地说,我没那么小心眼,就这样吧。

  薛雪看着我说,让这胖子滚,影响我们俩食欲,你们谁都不能因为这事儿再找他们麻烦,这事儿结了!

  大壮说我不饿正好减肥就下楼去了,其他人各回各位,小炒也都做好了,食堂的服务员看我们这边散了,开始上饭菜。

  耗子说,我打包回宿舍吃,给大壮也带份。

  我说好,很快耗子也走了。

  我和雷子都没什么胃口,这时候就想喝啤酒,雷子好像知道我的想法似的,说天真尼玛热,我去商店买罐啤过来解解暑。

  他只字不提刚才的事儿,就是想喝啤酒,找什么烂借口,我说去吧。

  我胡乱地扒拉了两口饭菜,听到薛雪叫我名字,我假装没听见不理她。

  喂!薛雪一拍桌子走到我面前说,林平,你耳朵聋啦,我叫你,你怎么不吭声?

  我说对,我耳朵是聋了。

  你……你聋了,怎么还接我的话?

  我说,你管不着。

  还在生我气是不是?我可是对事不对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敢站出来,没看出来你真挺爷们的嘛。

  我说,对不起,我和你不熟,别理我行不行?

  薛雪气呼呼地嚷道,你怎么这么小心眼,我可是给足你面子了,要不然你以为那个胖子能这么轻易地离开,你还想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你高高在上我惹不起,所以我还是离你远点吧。

  薛雪咯咯地笑,走回位子上坐好,朝我晃了晃汽水,我喝了哦。喝了一大口又说,我就喜欢有担当够胆的男人,一年级男的里没几个我看得上的,你还不错。

  我不说话不理她,这算什么?我兄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打耳光,始作俑者还不是薛雪,我可没兴趣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淡。

  木头!薛雪像头发怒的小母豹朝我一呲牙说,看我还没反应,拿起筷子吃饭,曾离特别看了我一眼,也开始吃,只是那瓶汽水没动。

  不一会,雷子回来了,往桌上摆了四个罐啤,我们两个都不说话直接开喝。

  十分钟左右,薛雪和曾离吃完走了,刚才起哄的那个大个子经过我旁边的时候停住了,说小子,你别太狂,要不是雪姐放话,我保证让你爬着出去。

  我打了个酒嗝,看了他一眼说,在一个女人跟前摇尾巴,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妈的,老子现在就……他刚要动手被身后一个黄毛拦住了说,铁军,你知道惹怒雪姐的后果,她前脚刚走,你就搞一下,这不是打她的脸吗?

  这小子太他妈狂了!

  我看着雷子说,喝好了吗?

  雷子把啤酒罐一扔,抹了抹嘴说,这点酒还不够塞牙缝的呢,也就够解个渴吧,你不会是想打一架吧?

  那要看他俩的意思了。我看看大个,又看看黄毛。

  黄毛呵呵一笑说,改天吧,梁栋要搞死你,你先赢了他再说。

  大个呸了一声,梁栋那怂蛋竟然能忍到现在,小子,给我记住了,我叫杨铁军,做人要学会低调点,特别是在这所学校里,免得被揍。

  我说你也是,搂着雷子的肩膀下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