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就喝,来啊!女孩叫嚣着。

  我们聊了起来,女孩子自称叫菲儿,比我小一岁,因为留级过,所以和我同届。今天她坐车去男朋友所在的校园看他,本想给个惊喜,来之前没有打电话通知,谁料在门口发现男朋友搂着一个陌生女孩,去了附近一家酒店。

  菲儿越说越伤心,一杯接一杯,我拦都拦不住。我赶紧找了个借口脱身,说去上厕所,回去找宋瑶,她正在和人通话,神色有点着急。

  酷匠=%网|G唯一1…正/&版,其他l都是盗√J版}

  她把电话挂了,还没等我我问,就连忙说,林平,我得走了,娇娇那丫头又喝多了。那丫头玩的太疯,又不懂得保护自己,我得去接她。

  我问在哪儿,我跟你一起过去。

  宋瑶点点头,正朝着门口走,我看到菲儿旁边坐着个陌生男子,穿得挺花哨,在陪着她喝酒,眼睛不断地在她身体各处游移着。

  菲儿几乎已经醉了,那男的开始催促要送她回家。

  宋瑶说,你快过去吧,这男的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东西。

  我点点头说,那你回宿舍后记得给我去个电话,晚上小心点。

  宋瑶说好,急匆匆地出去了。

  我直接走出去,这男人想要把菲儿带离座位,我一把拨开他的手说,滚开,别碰她!

  男人看看我,说你谁啊,少来多管闲事!

  我是她男朋友,你要是不走,可别怪我不客气。

  男人狠声说,小子,别跟我装!是我先上手的,你是她男朋友怎么证明啊?

  他就是我男朋友,你跟他嚷什么,给老娘……滚!菲儿抬头骂了一句,又趴桌上了。

  男人用手指着我,骂了句,转身走了。

  我赶紧把菲儿扶起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清不清醒,说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

  女孩靠我身上咯咯地笑,说那个臭男人想泡我,你干嘛过来冒充我男朋友,是不是也想泡我?

  我生气地叫道说,你都知道他不坏好心,干吗还让他灌你酒?这地方十个男人九个花心,以后想来找个靠谱的朋友和你一起。

  哈哈,那你是不是那十个里剩下的一个不花心的?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的这番语气特像我哥,他总管着我,讨厌死了。我没醉,我清醒着呢,来,咱们再喝,我还能……

  砰!

  菲儿还没把话说完,脑门就直挺挺地砸在桌上,把我吓了一跳。我用手推了推她,没反应。

  卧槽,说晕就晕,你到底好歹说个地方你住哪儿啊?

  我背着这个醉酒女走在大街上,时候也不早了,本来我是想拿她手机找个人接她回去,可手机上了锁,得输密码。

  我只好找了家小旅馆,老板是个中年大叔,看着我背着个女孩进来,嘿地一笑说,小伙子挺能干嘛,这是你女朋友?

  我说对啊,不然呢?

  是不是女朋友,这可真说不准,先登记。我这儿保健用品全乎着呢,要不要看看?

  我摇摇头,估计来这里开房的人不少,大叔推销用品都成习惯了。

  把她扶到床上,真把我累成了狗。

  小旅馆价格便宜房间确实也小,一张不大的床勉强能躺两人,还不能体型太胖,洗手间也不大,有淋浴。

  我先进去冲了把脸,走出来一看差点流鼻血,菲儿感觉太热把背心给脱了,只穿着罩罩仰面呼呼大睡。

  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应该有c。女孩喝醉了,还不是想怎么玩就这么玩,我忍不住想起看过的那些小电影。

  看着那对**,说真的我真想上去摸摸,那晚上摸秦老师的体验让我至今难忘。心想我救了她,又这般照顾她,房钱都是我付的,摸摸又不会怀孕讨点好处不算过分吧。

  我走过去刚要伸手,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一看来电按了接听,是宋瑶打过来的,她报了平安就匆匆挂断了。

  我站在窗边吹了会风,刚才差点魔障,我敢肯定,要是那样做了今晚肯定得出事。

  精虫上脑,色字头上一把刀。我一边提醒自己,一边拍了拍脸,去冲了个凉水澡,顿时觉得清醒多了,刚走出来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女人的叫声。

  摇床声音真响,也没电视我想屏蔽这声音都难。床上倒是有现成的,可惜能看不能碰,这不诚心折磨人吗?

  我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登上陌陌,一看秦老师也在线,便应景地说,我在外地出差呢,住旅馆里,隔壁那对情侣可生猛了,都干二十分钟了。

  秦老师很快恢复我说,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情侣?那你是不是也想了?

  我说,忍着呗,就当听猫在叫春。

  旅馆里没有那种服务吗?你怎么不叫一个?

  没想到秦老师说话这么露骨,我在心里骂了句狐狸精,说质量我看了都不行,每一个身材能跟你比的,看我这么悲催的份上,给我发张那种照片安慰我一下吧?

  哪种照片?秦老师故意逗我。

  我说,你懂得,穿这套内衣怎么样?我把从秦老师衣柜里拍的那套连体黑色蕾丝内衣照片贴了上去。

  秦老师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问,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件?还和我买的是同款同颜色,太巧了吧。

  我嘿嘿笑了两声,说这叫心有灵犀,快穿上让我看看。

  秦老师说等下,差不多五分钟后一张照片发过来了,露脸就不要想了,秦老师弯着腰,那对白嫩的**被挤压根本遮挡不住,小腹光滑平坦的没有一点赘肉,那里包的很紧真是一点春光也看不到。

  秦老师紧跟着发了两个打哈欠的表情说,我下了,憋不住的话,就对着我的照片撸吧,哈哈,我明天上午有课呢,拜拜。

  我还来不及说拜拜,秦老师就下线了。我竖起耳朵一听,摇床声总算是停了。

  床就那么大,我要是也挤上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把持住。我心里盘算着就熬个通宵吧,拿起手机玩会游戏。没过多一会,卧槽,隔壁又开始了,这男的是不是吃药了?

  也不知道熬到了多晚,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