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几个谁他妈叫林平?我听见声音,扭头一看,有四个不认识的人走过来,说话的是个短寸男,穿着一花短裤。

  大壮看着我一呲牙,说你刚来就惹事,牛啊,这几个啥来头,要是没背景谈不拢那就干一架。

  我说不认识,大壮直接听愣了,说不认识怎么叫你名字?

  雷子说,这个人很巧我认识叫梁栋,和我初中同校,大我一届是个混子。

  转眼间,那四人走到面前,我们几个也站起来,我看着梁栋说,我是林平,找我什么事?

  以后离宋瑶远点,那是我看上的妞,你要是再往前凑,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哦,就这事啊。宋瑶是我朋友,我和她来不来往关你屁事,你也管太多了吧。

  梁栋说着就要动手。

  栋哥,栋哥,有话好好说!雷子站出来打圆场,说这肯定是误会,我叫赵雷你还记得吗?一个学校的,你见过我的。

  梁栋拽拽地插着口袋,说有点印象,难怪看你有点眼熟,咱们好像还一起抽过烟,你是跟着彭杰那小子混得吧。

  对对!雷子看着我说,宋瑶谁啊?学校女孩那么多,和别人抢女人那多没意思,我看就算了吧。

  我知道雷子是在帮我摆平麻烦,可能我是外省来的缘故,多牛的人我也感觉不出来,所以心里根本也不怕。

  我说宋瑶是我初中时的同桌,人家现在都有男朋友了,我就是想追也没机会啊。

  雷子松了口气,对梁栋陪了个笑脸,说栋哥,你都听见了吧,真的是误会。

  梁栋哼哼说,这次就看你面子上,不过他刚才跟我牛,明天放学后买四条烟送到二年级一班去,我等着,不送后果你自己想。

  我问,宋瑶是不是和你一个班?

  梁栋说,是怎么地,你有话说?我摇摇头说没有,梁栋最后说,记得买好点的烟,说完就带人走了。

  大壮吐了口唾沫,骂了句,说雷子你咋这么怂,见到兄弟被人欺负,还把脸凑上去让人打。

  雷子心里也不爽,直接就火了说,放你妈狗臭屁,我雷子不是怕事的人!人家在学校都混一年了,是个惹事的主,我们才刚来谁都不认识,干起架来肯定吃亏占不到便宜。

  不如就买烟吧,高年级的咱们也惹不起……王浩小声建议。

  本来我不想惹事,可以服个软,但这事儿要是让宋瑶知道了,她会怎么看我?

  老子就是被人打死,也丢不起这个人。

  雷子看我不说话,说知道你爱面子,那我去宋,烟我出,你听哥们的就忍一忍。

  我拍着雷子的肩膀说,是兄弟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雷子说,你是不是准备打一架,算上我!大壮一拍胸脯说也算我一个,王浩低下头没说话。

  小耗子,你是爷们不?是爷们就吱一声。大壮吼道。

  我说,耗子打架不行,去给人当靶子啊。行了,这事儿你们谁都别管,让我自己解决。

  四点,我们几个准时地进了教室。座位都是按照学号安排的,我前面的座位没人,一问才知道这座位是邓嘉佳。

  我心里直骂娘,这运气也太背了吧。课上每个人都要上去做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秦老师全程负责,所以班里男生情绪都很高涨。我坐在后排,心里想着的全是——明天梁栋来找事,我得做些准备,住校躲是躲不过去的,不能把雷子和大壮卷进来。

  林平,林平,发什么呆呢。轮到你了,跟大家介绍下自己吧。秦老师走过来叫我。

  我激灵一下,站起身走到台上,说大家好,我叫林平,性别男,爱好女,我说完了。

  台下一片哄笑,秦老师瞪了我一眼,说你这算是什么正经的介绍,再说一点。

  我忙说,对了,我差点忘了正事,我目前还是单身,可以接受网恋和异地恋,师生恋也没问题。

  下面笑声更大了,雷子带头鼓掌起哄。

  秦老师被我给弄的脸都红了,即可把我给叫下来。

  课下,秦老师突然叫住我,要我去她办公室一趟,说完就先走了。估计是课上的事儿惹她生气了,女人有时候非常小心眼。

  雷子冲我嘿嘿傻笑,说调戏完老师就想走,我看秦老师没准还是头母老虎。

  是不是母老虎我不清楚,狐狸精肯定是。

  我到了办公室,里面没其他人在,秦老师招手让我进来,指着桌上一个大纸箱子说,帮我拿到我住处去。

  我说,秦老师你叫我来不是打算批评教育啊?秦老师哼道,那样你就会听话啦?脑袋里没个正经,我的课,不准无故迟到旷课!

  我笑着说,保证不会,好不容易能见到秦老师一面,我哪儿舍得不来。

  不许油嘴滑舌,我是你老师,你得尊重我。秦老师叉腰生气的样子别说还挺可爱。

  我立即板起脸很认真地说,我很尊重你啊,那天晚上的事儿,我就从未对外人提起过。

  你、你还说……不许说!秦老师一听我说起那晚的事儿,什么严肃、生气全不见了,样子有点慌乱。

  我认识路,直接抱起箱子就走,这玩意还挺沉,我忍不住问说,秦老师,这里面装的什么,这么重!

  小型洗衣机,你要是累就放下来先歇会,不着急。男的送的?我又问。

  看7正p版y章4L节上酷2匠}网_9

  秦老师瞪了我一眼,说你问这个干吗?我说随便问问,一听东西是男人送的,心里还真有点不舒服和妒忌,就这么个小东西怎么也得五六百吧,好点的上千,对我而言这可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甚至更多。

  把东西放地上,我满头是汗,后背衣服也全湿透了。秦老师问我说,你喝什么?

  我说,只要是凉的就成。

  秦老师屋里可没冰箱,她皱了皱眉说,你等下,我去给你买个喝的,可乐行吗?

  罐啤吧,我没一点不好意思,我知道秦老师也不喜欢我假客气。她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们这代年轻人说话做事都直接,如果她是个上年纪的老女人,给你倒杯白开水,爱喝不喝,你帮着拿东西,那是做学生的义务。

  秦老师叮嘱我关好门,老实待一会就出去了。我随意看着,屋子里没什么变化,看着看着目光又落在了墙边的衣柜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